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初婚老公,宠太深

第189章 他喂我,撩起了火

    只见屏幕中文字的排版很精致,还有好几处是红色加粗字体。

    可见傅思瑶当时已预料到不测,遂用心地写下这些秘密。

    我逐字逐句地念过去,心中的震惊到达极点,连带着嗓音也变得颤抖起来:“厉靳寒和楚玥勾搭已久,当初也是他唆使楚玥假车祸离开我哥的,因为他就想看到我哥悲痛欲绝。”

    “当楚玥酒后吐真言,告诉我厉靳寒竟然是这种人的时候,我惊呆了。我想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可以表面上和我哥称兄道弟,背后却藏了那么多阴险的心思!”

    “楚玥告诉我,傅司明之所以对秦歌起了邪念,囚禁在老宅子十日十夜、逼迫秦歌给他口,也是厉靳寒煽动的,目的同样是想让傅言殇痛苦,面对父亲染指自己媳妇这种丑事左右为难,忍不了,可又下不了狠手。”

    “我知道这些之后,真是太气愤了,刚才厉靳寒打电话问我行踪,我没来由的感到害怕,他这么歹毒,怕是要杀我灭口的吧?”

    ……

    ……

    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日记的最后还写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眼泪将视线浸染得一片模糊,只知道在我心里脑里盘桓的,都是加粗的红色字体。

    厉靳寒才是那个心理扭曲的大变态!

    厉靳寒阴险狡诈,很可怕!

    厉靳寒的阴谋诡计藏得太深,简直就是斯文败类!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一时之间,竟觉得自己无法接受傅思瑶日记里写的这些,垂死挣扎般低吼:“楚玥说的话,根本没有可信度!傅言殇,萧禹,你们相信厉靳寒是这种丧心病狂的败类吗?!”

    傅言殇薄唇一抿,笑得有点苦:“我很想相信一切都是假的,但思瑶断气之前望向急救室外那种绝望又恐惧的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恰好是厉靳寒所站的位置。”

    萧禹叹了口气,“当时我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傅思瑶咽气的一刹那,厉靳寒会摊开手掌插入裤兜,这个动作,是他心情愉悦时才会不自觉做的啊。”

    我心乱如麻。

    一个是我想共度余生的男人;而另一个,是一直以来无条件支持我的朋友。

    我不想割舍掉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

    之后萧禹很自觉的闪人,关上门的同时还说了一句:“嫂子,你一定要好好享受今晚啊,这可是傅言殇的第一次烛光晚餐!”

    烛光晚餐?

    我愣了几秒,这个最不善于甜言蜜语和浪漫的男人,竟为我去做浪漫的事?

    “傅言殇,我其实不需要这些,我想要的从来都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傅言殇点点头,“知道你不在乎形式,可我就是想给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老婆。”

    我在他霸道的宠溺下节节败退,红着眼睛说:“只要你给的,我就要。”

    “行,就这样愉快地说定了。”傅言殇抬眸看着我,用特别认真地说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离开我。”

    我吸了吸鼻子,用同样认真的语气说:“知道了,除非有一天,你亲手用刀子捅我的心,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你。”

    他一听,心满意足地笑了下,亲自将牛排切成可口的一小块,然后喂我。

    我享受着傅言殇对我的好。

    摇曳的烛光很暖,他的一言一行也很暖,以至于我暂时忘却了所有难过的事,。

    “怎么光顾着喂我,我吃饱了,你不吃吗?”我舔了舔嘴角的酱汁,问他。

    傅言殇手臂一挥,把刀叉递给我:“我在等你喂我。”

    我感到脸上蹿起一阵热浪,讲真,我还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的互动,心里总觉得有点羞怯,便闷头切了牛排,送到他的嘴边。

    傅言殇薄唇轻启,自然而然地咬住牛排,一番细嚼慢咽过后,皱着眉说:“太大块了,切小一点。”

    我“噢”了一声,又切了一块送到他嘴边。

    可这个男人还是嫌太大,来来去去切了又切,一份牛排我整整喂了他半个小时。

    一顿烛光晚餐吃下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为什么每样餐点都要我喂你?”

    “因为我喜欢这种感觉。”他起身,拉着我走到落地窗边,“你呢,喜不喜欢今晚这种感觉?”

    “我……不喜欢。”我撇撇嘴,违心地嘀咕道:“总是我喂你,不公平。”

    傅言殇拥我入怀,唇瓣轻轻贴在我的嘴角,“公平起见,我决定好好地喂你。”

    话音还未落,他温软的舌尖已经滑进我口中,细腻地辗转、厮磨着。

    我禁不住颤了一下,自然知道他说的喂我,是用什么来喂。

    可我不想矫情地推开傅言殇,我不是一个毫无感觉的木头人,我也会有情欲涌动、渴望被爱的时候。

    何况,这个男人是要和我共度余生的老公啊……

    怔神间,他的手指已经挑开我的衣服,与我胸前的肌肤紧密贴合。

    我呼吸一窒,浑身上下像是有一股酥麻的电流在游走,灼得我情不自禁地搂紧他的腰,喘息着问他:“傅言殇,那时你从精神病院带我回家,你问我,坐上来,自己动会不会。其实,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样做?”

    傅言殇扣住我不断瘫软下去的腰,一字一句道:“不是。我更喜欢我在上。”

    我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羞红得不成样子,可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窘迫和难为情,反而感觉无比甜蜜和幸福。

    我想,我一定是被他彻底撩起了欲火,再也不是最开始那个畏惧床第之欢的女人了。

    “傅言殇……”

    我在身体被他填满的瞬间吟哦出声,断断续续地说:“我,爱你。”

    他腰身一顿,片刻后进入得更深,“秦歌,我喜欢你。”

    喜欢我?

    所以,还不是爱吗?

    我的失落难以言表,也许爱情会让人变得失控和贪心,我下意识地问道:“你说过,你爱楚玥,但你从来没有说过,秦歌,我爱你。”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一个口头上的‘爱’字,就真的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因为我没有李寂桐的学识,我也没有楚玥的主动大胆,我害怕再经历一次凄惨收场的婚姻……”

    他一怔,“你知道baby的名字?”

    我点点头,“是啊。今天早上,我还见了她和宇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