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05章 这丫头身上镶金吗?

    黎欣彤在心底冷嗤一声。今天,她算是彻底认清薄景轩这个卑鄙小人的真面目了。

    “黎小姐,黎小姐,您还在吗?”长时间没有回话,电话那头的女人有些焦急的催促着。

    “我在。”黎欣彤回过神来,抿了抿唇问道:“请问一共需要多少费用?”

    “嗯……上半年的费用一共是七万四千元。”

    黎欣彤倒吸一口凉气,那么贵!她刚刚出狱,身上可没带那么多现金,银行卡上的工资每月用于支付外婆的养老院费用已经所剩无几。这一年来她又没工作,哪来的收入?

    这笔钱,她从来没有开口向父亲要过,父母早就离异,父亲怎么可能愿意赡养前妻的母亲?

    她知道这次,自己是非得向父亲开这个口了,否则外婆肯定会被养老院拒收。

    不过,她认为父亲应该不会拒绝。不管怎么样,当初她替薄景轩坐牢,父亲曾经收过薄家给的两千万补偿款。

    现在,她只是让父亲拿出七万多而已,并不过分。

    “我现在马上回去取钱,然后过来缴款。”

    汽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黎欣彤提着行李下了车,走到黎家的别墅门口,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黎家的管家冯妈。这个从来都没拿正眼看过她的下人,在看到她的一刹那,双眼直直的钉在她的身上,仿佛像是大白天见了鬼的表情,结结巴巴道:“大……大小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呵!看到她至于那么大反应吗?她又不是判了终身监禁,永远不能回来了。

    黎欣彤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爸在家吗?”

    “老爷去公司还没回来,夫人也不在家,您要进去吗?”冯妈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把她当成一个外人。

    回自己家,一个下人居然问她进不进去。笑话!

    不过她是来找父亲要钱的,现在他不在家,自己也没有进去的必要,“不进去了。我去公司找我爸。麻烦把行李拿到我的房间。”

    冯妈嫌弃的瞥了一眼黎欣彤那个颜色陈旧的行李箱,“这……恐怕我做不了主吧?”

    黎欣彤被她的态度弄得甚是恼火。放个行李而已,值得那么刁难她吗?

    “既然你觉得为难,那我自己放好了。”黎欣彤说完就要往里面走。

    “哎……等等……”冯妈上前一步拦住她,“大小姐,不是我不肯帮你放行李,而是……您的房间已经被改成杂物间了。”

    黎欣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冯妈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吧,就在你坐牢后。”说坐牢两个字的时候,她特地加重了语气,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是老爷和夫人的意思。”

    把她的房间都给占了?这是要将她逐出家门的节奏吗?黎欣彤暗自苦笑。呵!黎家还真是绝情!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滴滴滴的汽车鸣笛声从她后方传来。

    黎欣彤转身,看到一辆崭新的路虎正朝她这边开过来。

    车子擦着她的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后,下来的是父亲黎建国和继母邱爱华。

    黎建国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愣住了。

    黎欣彤上前一步,“爸,我回来了。”

    “呦,我当是谁来了呢!”邱爱华阴阳怪气的开口,“原来是黎家大小姐刑满释放了啊!咦?不对呀,你不是还有半年才能放出来吗?难道是越狱了?”

    “爱华!小声点!”黎建国皱了皱眉,阻止妻子在大门口嚷嚷,转头看着黎欣彤,满脸的疑惑,“你怎么出来了?”

    黎欣彤从父亲眼中看到了明显的疏离,咬了咬唇道:“爸,我表现良好,所以提前出来了。”

    黎建国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客厅里,黎建国双腿交叠坐在沙发里,指尖燃着一根香烟,严肃的看着她:“提前释放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就一个人跑来了?”

    黎欣彤的心里一阵寒凉。他并没有像一般做父亲的那样,询问女儿在监狱里这一年有没有受苦,或者是将来有什么打算,而是一开口就质问她为什么不打招呼就回来。

    “对啊?你的那个未婚夫薄景轩呢?他没去接你吗?”邱爱华坐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黎欣彤冷冷的看着邱爱华,“他怎么会有空来接我呢?”他忙着和你女儿滚床单呢!只是后半句话她说不出口。

    黎建国自然听出她话里有话:“你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你的未婚夫,你出狱那么重要的日子,他该不会不知道吧?”

    黎欣彤看着黎建国,淡淡的说到:“爸,他已经不是我的未婚夫了。我们分手了!婚约也解除了!”

    “什么!”黎建国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你说什么?分手了?为什么?”

    “老公,别激动,别激动。”邱爱华连忙扶住丈夫,“这还用问吗?我早就和你说过,像薄家这么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接受一个劳改犯当媳妇呢?”

    “可……欣彤是替景轩那小子坐的牢!”黎建国这时候脑子倒是挺清醒。

    “那又如何?”邱爱华冷嗤一声,“薄家当初给了二千万,不就是明摆着把分手费一并给付了吗?要不然替人坐一年牢,也用不着给那么多钱吧?你真当这丫头身上镶金吗?”

    黎建国一听,更加上火:“这婚约是当初薄老爷子定下来的,薄景轩这混账小子说解除就解除,像什么话?我这就打电话找他过来!”说完,伸手去兜里摸手机。

    黎欣彤上前一把摁住黎建国的手:“爸!您别找他了!解除婚约是我提出来的!”

    “是你?”黎建国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开什么玩笑?”

    “是我!”黎欣彤说,“薄景轩,他……他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我不能接受,所以……就和他分手了。”她实在说不出口那个女人就是黎筱筱。

    黎建国愣了两秒钟,突然扬起手,啪的给了黎欣彤一个响亮的耳光,正好打在刚才薄景轩打过的地方,疼得她眼泪直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