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07章 脱离父女关系

    黎欣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眼睛盯着邱爱华皮笑肉不笑的嘴脸,控制不住的上前一步:"你凭什么处理掉?首饰盒和相册呢?那可是我妈的遗物啊!"

    邱爱华一把将她推开好几步,"死丫头,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那个死鬼老妈的首饰还不是你爸买的,她死了以后,理应还给你爸。至于那本相册嘛,我让人烧了。死人的相片留在家里,实在晦气!"

    黎欣彤的眸光猛地一缩,母亲的首饰是外婆给她的陪嫁,根本就不是父亲买的。邱爱华占为己有已经很过分了,现在居然连母亲留给她的唯一有纪念意义的相册都毁掉。

    如果这个时候她还忍气吞声的话,就不配为人了。

    "你这个坏女人!"她发疯似的冲上去掐住邱爱华的脖子,"把我妈的东西还给我!听见没有?不然我掐死你!掐死你!"

    邱爱华显然没想到一直以来都选择隐忍的黎欣彤会突然发飙。

    死命的想掰开她的手,可根本无济于事。脖子被死死卡住,只能"呜呜"的从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呼救声。

    "死丫头,赶紧放手!"黎建国厉声喝道。

    黎欣彤气疯了,哪里听得进去,愤怒激发了她的潜能,黎建国过来拉了她好几次都没能把她给拉开。

    就在邱爱华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亡的时候,只听啊的一声,黎欣彤的头发被黎建国扯住,狠狠地往后拉。

    邱爱华的脖子得到了解放,她毫不犹豫的一脚踹过去,直接将黎欣彤踹倒在地。

    紧接着,啪的一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还没等黎欣彤回过神来,雨点般的拳头便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

    "小贱人!敢掐我脖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邱爱华使出浑身的力气,简直是把她往死里打。

    打了一阵干脆骑到她的身上,抓起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往地面上磕。黎欣彤被打了一巴掌,头还晕晕的,又被她踹在胸口,疼得爬不起来,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黎建国冷血的站在一边,全程观看。直到邱爱华打累了,他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够了。别闹出人命来。留着她还有用呢。"

    邱爱华这才停下手,这还觉得不解气,又在她身上狠狠掐了几把才作罢。

    看到黎欣彤还躺在地上不起来,邱爱华气不打一处来,上前踢了她几脚:"和你妈一样,天生贱骨头!别给我躺在这儿装死!赶紧滚出去!"

    黎欣彤忍着全身的剧痛,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就听黎建国说:"这桩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如果你敢给我耍花样,像今天这样的皮肉之苦只是个开始。你要是还想拿到那笔提成,就给我乖乖听话,否则,我就和你脱离父女关系。到时候,你就带着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外婆流落街头吧!"

    黎欣彤气的五脏六腑都快炸了。

    今天回这一趟家,她算是真正见识了父亲的嘴脸,也彻底明白了,在他心中,自己只是一颗棋子。稍有不称心不如意,便毫不犹豫的舍弃。

    黎欣彤没有哭,冷笑着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好啊!那就脱离父女关系吧。反正你也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儿过。至于婚事,你就死了这条心。想让薄景轩当你的女婿,做梦去吧!"

    说完,不等黎建国开口,她便拖着行李,朝门外走去。

    她不仅不会和薄景轩结婚,她也不会让黎筱筱得逞。薄景轩也好,黎筱筱也好,还有眼前这两个人,她发誓会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为她自己,也为了她可怜的母亲。

    "有本事你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黎建国的怒吼声在她身后响起。

    黎欣彤连头都不回。呵!事到如今,这个家还值得她留恋吗?

    走出黎家别墅后,黎欣彤去银行的ATM机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卡里的余额显示只有12000元。

    她现在无家可归,得租房子住,去找工作的话,还得买身像样的衣服,这笔花销下来,卡里的钱大概所剩无几了。

    外婆的费用怎么办?

    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莫双双的名字映入眼帘。这是她最好的闺蜜,在她坐牢的时候唯一来探监的朋友。

    她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激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欣彤!今天我去监狱看你,他们说你已经提前释放了。怎么没事先通知我啊?你现在在哪儿?"

    听到莫双双的声音,黎欣彤百感交集。谁说血浓于水?谁说爱定胜天?真是天大的讽刺!

    她出狱后,爸爸、妹妹和未婚夫又是怎么对她的?而这个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朋友,却是最最关心她的人。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说完这句话,黎欣彤又觉得不对,"哦,不行,我还得去一趟福山养老院看我外婆。要不,咱们晚点再约?"

    "福山养老院?我就在那儿工作呀!"莫双双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跳槽了,在那儿当医生。你外婆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认识哦。"

    "……"这也太巧了吧,黎欣彤愣了两秒,"我外婆叫夏淑芬。"

    "哦,好像有点印象。我现在就去看看她。"莫双双说,"你赶紧过来啊!"

    黎欣彤:"好。我这就过来。"

    挂了电话,黎欣彤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

    莫双双在养老院工作,或许可以通过她向院方求求情,将缴费的时间宽限几天,好歹让她有时间去借钱。

    另一边,薄衍宸慵懒的陷在办公室的大班椅里,指尖燃着一根香烟,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拿起来放到耳边,"喂,文涛,人送到了吗?"

    芮文涛是薄衍宸的助理兼保镖。

    "嗯。已经把黎小姐送回家了。"

    "路上她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芮文涛说,"不过她接了个电话,好像是打来催缴费用的。黎小姐接完电话后,整个人失魂落魄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