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8章 在家里叫我老公

    黎欣彤不相信这是薄衍宸定下的规矩,他不是这么迂腐的人。

    虽然和他接触的次数不过才两次,但不知为什么,她对薄衍宸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吃完午饭,黎欣彤去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一点钟左右,司机就来接她了。

    车子开出一段路后,黎欣彤发现有些不对劲:"阿斌师傅,这好像不是去red集团的路吧?"

    "是的,黎小姐。"阿斌目不斜视的回答,"薄少让我直接送您去民政局。"

    "民政局?"黎欣彤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这是要马上和他领证的节奏吗?

    阿斌显得很淡定,"是的。薄少现在人已经在那里了。"

    黎欣彤:"……"

    她怎么感觉这是羊入虎口呢。她就是那只温顺的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而薄衍宸则是那头凶猛的老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很快就到了民政局,芮文涛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黎小姐,这是您的户籍证明。"芮文涛递给她一张纸。

    黎欣彤看着手中那张加盖着红印章的户籍证明,瞪大了眼睛。

    这男人够神的,连户籍证明都搞定了。她刚才还在想,户口本在黎建国手里,要怎么办结婚登记。

    "快进去吧,别让薄少久等了。"芮文涛催促道。

    民政局的大厅里空空荡荡,黎欣彤一进门就看到坐在婚姻登记窗口边的男人,正垂眸把玩着手机。

    像是有心灵感应,就在黎欣彤走近时,他蓦的抬起了头,目光牢牢锁定在她的身上。

    黎欣彤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呵呵。今天怎么那么清净?一个人都没有?"

    "我包场了。"薄衍宸淡淡的开口。

    黎欣彤:"……"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办理结婚登记还可以包场。

    薄衍宸看了她一眼:"证件都带了吗?"

    黎欣彤怔怔的看着她:"嗯,都带了。"

    薄衍宸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对着窗口的工作人员说:"可以开始了。"

    因为包场的关系,领证的过程异常迅速。不到二十分钟,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就到了两人的手中。

    黎欣彤看着手中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唏嘘不已。她居然和见了两次面的男人领证了,这……实在是她从小到大做过的最离谱的事儿了。

    薄衍宸走过来,牵起他的手:"发什么呆?走吧。"

    他的手很暖,黎欣彤像个木偶似的被他牵着往外走。

    大门外,芮文涛还在外面等着,看到两人手牵手从里面走出来,连忙迎上前:"薄少、夫人,恭喜!"

    "夫人"两个字把黎欣彤的思绪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啪的一下拍回了现实。

    他们领证了,现在她已经成了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了。夫人这声称呼并没有什么不妥。可黎欣彤却总觉得哪儿哪儿都别扭。

    "芮特助,以后在公司能不能不要叫我夫人?"

    "这……"芮文涛将视线移到薄衍宸身上。

    "在公司就叫她黎特助吧。"薄衍宸说。

    "是!"芮文涛转身打开车门,"二位请上车吧。"

    直到坐进了车里,黎欣彤才发现两人的手依然握在一起。她下意识的想抽回手,却被薄衍宸握的更紧。

    黎欣彤抬眸望向他,男人的眸底一片深沉,"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但还不适合公开。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公开。你能理解吗?"

    黎欣彤忙不迭的点头:"嗯,这事儿你做主!"

    这事儿越晚公开越好。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认识她的人解释呢!

    尤其是外婆,昨天见到她的时候还一个劲的问,为什么薄景轩好久都没来看过她了。如果她突然知道外孙女的结婚对象换人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出病来。

    薄衍宸看着她,眼底闪过一缕难以察觉的暗芒。

    黎欣彤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继续说道:"那个……薄先生,谢谢您。"

    "谢什么?"

    "我外婆的医药费……"

    "哦,这是合同里明确写着的,你应得的数字。"薄衍宸语气疏离冷淡。

    黎欣彤酝酿了半天感谢的话突然说不出口:"薄先生,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您……"

    "以后不要叫我薄先生。"薄衍宸的眉头紧蹙,"我不习惯别人那么叫我。以后你在公司叫我薄总,在家里叫我老公。"

    "老公"这个称呼差点把黎欣彤给噎住,打死她都叫不出这么肉麻的称呼来。

    "薄总,接下来我的工作安排是什么?"她觉得还是叫薄总比较自然。

    "先让文涛带你到公司各个部门熟悉一下,以后你需要经常和每个部门打交道,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晚宴。"

    黎欣彤一听晚宴,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当初黎家大小姐锒铛入狱,几乎震惊了整个西城上流社会。薄衍宸出席的晚宴,逼格肯定很高。到时候恐怕光是应付解释都来不及。

    薄衍宸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黎欣彤慌忙摇头:"没……没有。"

    陪同出席晚宴是协议里的一项内容,既然签了约就该遵守,这是做人的起码底线。就算再怎么不愿意,她也会硬着头皮去做。

    "哦,对了。"她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儿。"薄总,今天我不需要去接您儿子吗?"

    "忆同的学校组织夏令营,这几天不需要你去接。等周末他回来了,我们一起带他去吃大餐。"提起儿子,薄衍宸的眼中闪着慈爱的目光。

    这是父爱的光芒,他一定很爱自己的儿子吧。

    她突然有些忧伤。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在自己父亲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目光,哪怕一次都没有。

    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黎欣彤抬起氤氲着水汽的双眸。

    "怎么了?"薄衍宸显然看出了她眼底的失落。

    黎欣彤摇摇头,"没事。我只是在想,你儿子一定很幸福吧。因为有你这样的好父亲。"

    薄衍宸握着她的手突然紧了紧,眼中流动着异样的情绪,"如果他有一个好母亲的话,会更幸福!"

    "他的母亲呢?"黎欣彤脱口而出。

    薄衍宸的目光一寸一寸的变凉,握着她的手突然松开,冷声:"我说过,他没有母亲。类似问题以后不许再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