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7章 有些事情晚上回家再做比较好

    “好漂亮,这么短的时间里,你是怎么做到的?”黎欣彤惊叹道。

    Coco扬了扬下巴,那张比女人还要俊美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我做造型的快慢取决于模特儿的素质。嫂子天生丽质,为你做造型简直是一种享受,速度自然就比其他人快很多。”

    黎欣彤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coco的嘴还真是甜,稍微动动手就能把人变美,估计是个女人都得被他给迷住。

    可偏偏coco只专注于他的事业,似乎对女人并不感兴趣,再加上他的长相过于妖孽,外界盛传他是个gay。

    黎欣彤也多少听说过一些关于coco的八卦绯闻。不过今天一接触,彻底打消了她的怀疑。

    coco不仅没有一点儿娘,反而相当的阳刚,说话谈吐不拘小节,甚至有点糙老爷们的样子。反倒是薄衍宸看上去更加温润儒雅。

    “太谢谢你了,coco。”黎欣彤由衷的感谢他。

    “谢什么?应该的。把嫂子变漂亮是小弟应尽的义务。”coco嬉皮笑脸的说。

    明明比她大了五六岁的男人,却左一句嫂子右一句小弟,弄得黎欣彤都不好意思了。

    “等等,差点忘了。”coco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艾米丽,把我珍藏的那款遮瑕膏拿过来。”

    黎欣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容已经相当精致了,还需要遮瑕吗?

    艾米丽很快拿来了一个小罐子:“师傅,是这款遮瑕膏吗?”

    “就是它!我的宝贝儿。”coco夸张的狠狠亲了一口遮瑕膏的罐子。

    黎欣彤:“……”

    Coco打开罐子,用手指蘸取适量的遮瑕膏抹在黎欣彤的一侧脖颈上,边抹开来边摇头叹息:“哎!阿宸这禽兽,下手真是没个轻重。幸好我及时发现,要不然一会儿去了会场,就糗大了!”

    黎欣彤猛然想起下午的时候,男人在她脖颈上亲吻啃噬的情景,脸刷的红到了耳根处。

    那一场情事过后,除了脖颈上,她身上的其他部位还有很多类似的吻痕,只不过被礼服遮住,外人看不到而已。

    幸好Coco只看到了脖颈上的吻痕,要不然,她真的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正当黎欣彤羞愧万分的时候,薄衍宸从外面走了进来,“好了没有?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Coco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本来早就好了,还不都是你害的。”

    薄衍宸不屑的冷哼:“你自己动作慢,关我什么事儿?”

    黎欣彤朝coco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Coco却故意不理会,打定主意要揭兄弟的短,“怎么不关你的事儿了。麻烦你过来看看,别和我说嫂子脖子上是旺财咬的。”

    黎欣彤简直被coco的毒舌弄的哭笑不得。

    薄衍宸走了过来,瞥了一眼那个已经淡的看不出来的痕迹,满不在乎的开口:“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我们小两口闺房之乐,是你这种单身狗不能体会的。”

    黎欣彤:“……”看来在毒舌这个技能上,薄衍宸显然更胜一筹。

    “卧槽!薄衍宸,你这家伙忒不地道了!老子在这儿累死累活,把你媳妇儿捯饬的和个天仙似的,你特么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

    “我媳妇儿本来就是天仙。”薄衍宸看着镜子里美的不似真人的黎欣彤。凝脂般的肌肤,勾人射魄的秋水剪眸,嫣红饱满的唇瓣,挺翘的高耸,盈盈一握的纤腰……

    薄衍宸的目光越看越深邃,恨不能立即拉开她贴身的礼服,搂到怀里好好的恩爱一番。

    许是他眼中的欲望过于直白,coco看不下去了,“好了,阿宸,你好歹收敛点,有些事情晚上回家再做比较好。”

    黎欣彤:“……”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冒烟了。

    薄衍宸缓缓收回视线,不悦的看了他一眼,牵起黎欣彤的手,“老婆,我们走吧。”

    “喂……阿宸!就这么着走了?不谢谢我?”coco在后面喊着,“别忘了改天再聚哈!”

    薄衍宸懒得理会他,搂着媳妇的小蛮腰走了出去。

    上了车,黎欣彤拿出包包里的小镜子,左照右照。今天是她第一次以女伴的身份陪薄衍宸出席晚宴,虽然不是以妻子的身份,但她还是很紧张,生怕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合体,让薄衍宸丢脸。

    突然,手中的镜子被抽走,黎欣彤转头对上了薄衍宸笑盈盈的脸:“别照了,已经很美了。”

    黎欣彤不自信的看了他一眼:“真的……美吗?”

    薄衍宸低头在她唇上印了一下,“我的女人一定是最美的。”

    黎欣彤眼见他的唇上染上了唇膏,抬手替他擦拭着,“哎呀,我化了妆,你别乱亲我。”

    薄衍宸一下抓住她的小手:“不生我的气了?”

    “啊?”黎欣彤不解的看着他。生气?生什么气?

    “今天下午,我让你下班前完成报告的事情。你不生气?”他是故意刁难她,难道她会不知道?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黎欣彤莞尔一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事儿我正想和你汇报呢。今天时间来不及,我没完成,待会儿晚上回去加个班,明早交给你,可以吗?”

    薄衍宸望着她,眼中满是心疼怜惜,“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逆来顺受的吗?”

    黎欣彤被他问的愣了愣,“逆来顺受?也许吧!我十二岁那年,妈妈去世了,外婆又没有经济能力养活我,只好把我送到父亲那里,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那时候我还没有成年,除了装成乖乖女小绵羊,还能怎么样?”

    薄衍宸阴沉着脸,一想到她这些年来在黎家吃的那些苦,他的心里就像是针扎般的疼。

    他突然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以后不会了。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装成小绵羊。你就是你,一个完全真实的自我,不需要任何伪装。知道吗?”

    黎欣彤心里暖暖的,把头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坚强有力的心跳声,低喃道:“包括对你任性撒娇,都可以吗?”

    薄衍宸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些你今天不是都对我做过了吗?现在才来问我可不可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