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34章 我会很温柔的

    黎欣彤慌乱的将手抵在胸口,限制他的进一步攻陷,却被他用手抓牢,拉高至头顶。

    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黎欣彤的身体越来越热,神志渐渐模糊起来,只感觉到他的大手和唇舌无处不在,所到之处燃起一簇簇火苗。

    黎欣彤睁开眼睛,对上他深邃清澈的双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深情。

    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她情不自禁的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抬起身子送上自己嫣红的唇瓣。

    薄衍宸猛地一僵,反客为主吻住她的同时挺身进入,将她的低呼一同融化在彼此的唇舌间。

    女人一如既往的紧致让薄衍宸差点崩溃,黎欣彤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太大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她却还是无法承受。

    黎欣彤眉头紧皱咬牙隐忍的样子让薄衍宸心疼,“别怕,放轻松点,我会很温柔的。”

    薄衍宸温柔的捧起她的小脸,低头深深的吻着她,一遍又一遍。让她害怕的小心脏渐渐平静下来,默默的享受着他的亲吻。

    他的身体轻轻的移动,黎欣彤有些按耐不住的扭了扭腰肢,这样的小动作怎么能逃过男人的眼睛,“想要了?”

    “我没有!”黎欣彤咬着唇不承认。

    薄衍宸挑了挑眉,并不拆穿她,轻笑一声,猛地沉下劲腰,一下一下撞向她的最深处。

    低沉的喘息声夹杂着沙哑的呢喃,一室旖旎。

    一对璧人你侬我侬的时候,薄家老宅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畜生!给我跪下!”薄修睿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击着地面。

    薄景轩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屈下膝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上的伤被扯痛,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薄景轩的母亲吴美姿站在一旁,眼泪汪汪的看着儿子,又不敢出声。

    薄修睿对站在一旁的管家道:“老季,去把家法拿来,我要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

    今晚他简直气炸了。

    薄修睿喜欢早起早睡,晚上十点多,他被电话铃声惊醒。是警局打来的,让他去一趟。说是薄景轩被扣在那里,要他本人签字才能保释。

    一问才知道原来薄景轩和黎家小女儿偷情被记者拍了,这还不算,竟然把几个记者给打伤,顺带着砸了好几架摄像机。

    记者联名要告薄景轩,声称要让他坐牢。

    薄修睿动用了一切社会关系,又是赔钱又是赔礼,这才终于把事情给压下来。

    记者同意不起诉,但表示新闻照旧发。

    本来薄修睿还想努力一下,尽力把丑闻的影响降到最低,能不发新闻是最好的。毕竟这样的丑闻如果传出去,明天薄氏集团的股价跌停都是有可能的。

    可人家记者不依不饶,一句:公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媒体有揭露真相的义务。

    说的薄修睿一句都反驳不出。

    警察也劝说:做人不能得寸进尺,要见好就收。记者同意不起诉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别到时候真把事情闹大,就麻烦了。

    薄修睿只好作罢,签下了大名,领回了薄景轩,灰溜溜的走出了警局。

    薄修睿这一辈子都没那么丢脸过。一路上,他一言不发,将所有的怒气都带回了家。

    吴美姿在听到老爷子要家法处置薄景轩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跳出来跪在薄修睿面前:“爸!景轩身上有伤,能不能先别罚他了?您先听他解释好不好?他可能有苦衷也说不定。”

    吴美姿的丈夫死的早,薄景轩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希望。看到儿子满身是伤的回来,她心疼的快要死掉。才不管薄景轩到底犯了什么错,她就是见不得儿子受到一点点伤害。

    薄修睿冷哼一声:“呵!苦衷?他有什么苦衷?都是你这个做妈的平日里太惯着他了,把他给惯得无法无天。这些年,他捅了多少娄子?撞死亲大哥,让自己的女人顶罪。今天又……我都说不出口!你让他自己说吧,今天他到底干了些什么?”

    吴美姿的脸色煞白,不知道儿子到底闯了什么大祸,气的老爷子连薄景轩酒驾撞死自己大哥的事情都搬出来了。

    “景轩,你到底做了什么?让爷爷那么生气?啊?”吴美姿问。

    薄景轩看了母亲一眼,羞愧的低下头,这事儿,他也说不出口。

    “你看看,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吧。”薄修睿嘲弄的语气,“欣彤为你顶罪,在牢里受苦受难,你倒好,在外面逍遥法外,逍遥的把人家妹妹都给搞上床了。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吗?你这么做对得起欣彤吗?”

    吴美姿震惊的望着薄景轩。

    对于当初她说服黎欣彤顶罪的事情,她觉得薄家已经给了黎家两千万当做赔偿,该还得已经还了,再没有什么愧疚了。

    薄景轩心思野,她是知道的,也不干涉。男人嘛,在外面逢场作戏正常的很。

    可如果对象是黎筱筱的话,吴美姿是不赞成的。这天底下的女人又不是都死光了,她儿子那么优秀,至于吊死在他们黎家这颗小树上吗?

    “爸!我不相信景轩会那么糊涂,肯定是黎家那个小丫头勾引咱们家景轩在先。欣彤这一年不是都关着吗?景轩肯定是一时寂寞,受不了诱惑才会铸成大错。这事儿请您明察!”

    薄修睿被吴美姿一番狡辩怔住了。想想看,黎欣彤无论相貌学识都要远胜于黎筱筱,照理说薄景轩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吧。

    如果真如吴美姿所言,那么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薄景轩。

    薄修睿盯着跪在地上的孙子:“景轩,是这样吗?”

    薄景轩正想不出怎么狡辩的话来,幸好母亲为自己解了围,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是啊!爷爷,我爱的是欣彤,想娶的也是欣彤。这一年来,她不在我身边,我天天都在想她。可能是我太想她了,一次喝醉酒的时候,把筱筱当成了欣彤,结果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