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40章 增进夫妻感情

    薄衍宸多半能猜到薄修睿让他去,肯定是询问有关黎欣彤和他的事情。这样的场合免不了剑拔弩张,小妻子跟在边上,有些话他便不能说了。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薄衍宸说。他的女孩是那么单纯善良。多年来,不管遭遇了什么变故,她始终还能保持那份纯真。他不想把薄家丑陋卑鄙的一面让她看到,那是在亵渎她的灵魂。

    黎欣彤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薄衍宸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你还有工作没完成呢,那篇报告今天可要交的哦。”

    黎欣彤这才如梦初醒,拍了一下脑门,“哎呀,对哦!报告还没写完呢,差点给忘了。”说完笑眯眯的朝薄衍宸吐了吐舌头,“多谢提醒哈!”

    薄衍宸看着她俏皮可爱的模样,眸光都变得温柔起来。

    到了公司,薄衍宸没有下车,直接让司机载去薄家老宅。

    黎欣彤站在那里,望着远去的汽车,久久没有移动脚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些不放心。早就听闻薄老爷子的脾气火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感觉到薄衍宸的脾气也不见得好。

    刚才在电话里已经闻到了些许火药味,这一见面,两强相遇,那场面让她都不敢去想!

    “夫人,夫人……”直到一旁的芮文涛喊了她好几回,她才反应过来。

    “薄总去见他父亲,该不会……”黎欣彤担忧的口气。

    芮文涛却显得很淡定,安慰她道:“夫人不必担心,薄少会有分寸的。”

    听他这么说,黎欣彤紧张的情绪有所缓和。

    “是吗?呵呵!”黎欣彤笑着说,“你跟着薄总很多年了吧?我看你好像很了解他的样子。”

    芮文涛不好意思的骚了骚头皮:“我只跟了薄少三年多,要说很了解,真谈不上。”

    “三年多也不短了。”黎欣彤说,“我才和他认识不到三天,你总比我了解他吧。芮特助,你能和我说说,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吗?”

    “这……”芮文涛犹豫的看着她。跟在薄衍宸身边,他早就练就了少说多做的本领。没事尽量少开口,尤其不能私下议论主子的事情,这是禁忌。

    可黎欣彤的身份不同于别人,她是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虽然芮文涛不知道主子娶这位刚认识不过才几天的黎欣彤小姐是什么用意。但凭借敏锐的观察力,他看得出主子对黎欣彤绝对不是简单的利用,那里头包含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黎欣彤看他纠结的样子,哀求的口气道,“拜托啦,你就和我说说吧。作为妻子,我想多了解下丈夫的性格,有利于增进夫妻感情。你可别小看这点哦,如果我们夫妻和睦,薄总心情一好,对你们也有利哦。”

    芮文涛嘴角抽了抽。真没看出来,这丫头还挺会蛊惑人心的。

    这都能联系在一起,实在拗不过,他妥协道:“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我就说说吧。额……怎么说呢?薄少,他真的是我见过最有魄力的人,做任何事儿都有条不紊,遇到任何困难都从容不迫。他平时话不多,有时很严厉,让人望而生畏。说实话,我和他朝夕相处,有时候还是捉摸不透他。不过,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你相处久了就会慢慢了解。”

    黎欣彤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芮文涛说的这些,基本上和黎欣彤这两天了解到的差不多。

    从薄衍宸和她闪婚这件事,就足够体现出他的雷厉风行,从容淡定。至于他是不是个好人,她不敢这么快下定论。不过,和他在一起,她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好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其他的我不便多说。”今天他已经破例说了很多了。芮文涛看了她一眼,“今天我说的这些,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黎欣彤点头如捣蒜,“谢谢你告诉我那么多。放心吧,我不会到处乱说。”——

    薄衍宸的车还没到薄家老宅门口,就看到管家季叔站在通往大门的林荫道旁边等候了。

    薄衍宸让阿斌停下车来,摇下车窗,“季叔,那么大的太阳,你站在这儿干吗?”

    季叔看到薄衍宸,激动的上前,“少爷,我在这儿等您啊!”

    薄衍宸皱了皱眉头:“等我干吗?赶紧上车,天这么热,别晒中暑了。”

    林荫道离老宅门口还有几百米的距离,就算要等他,也不需要在路口等吧。

    季叔摆摆手:“多谢少爷关心。我就不上车了。这点路,走走几分钟就到了。我在这儿等您,是想提醒您。一会儿您进去的时候,和老爷说话注意着点。”

    季叔是薄家唯一一个让薄衍宸尊敬的人。

    当年薄衍宸的母亲怀着他的时候,薄修睿执意要她打掉孩子。母亲大着肚子躲在外面,没有生活来源,根本没法生存。季叔可怜母亲,背着薄修睿偷偷资助她,这才让母亲能安心养胎,平安地生下他来。

    薄衍宸感念季叔当年的恩情,对他还是卖几分薄面。回国后,也曾悄悄看望过他。

    但对于薄修睿,他至今连一声爸爸都没喊过。薄家,他也始终未踏足一步。

    薄衍宸虽然心里对薄修睿气恼,可却不忍心拒绝季叔的一番好意:“季叔,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该怎么做。”

    季叔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朝四周看了看,凑上前在薄衍宸耳边说道:“昨晚孙少爷和老爷说了很多关于您和欣彤小姐的事情。老爷听后很生气。如果待会儿说的话不中听,您可多多担待着些。如果心平气和的解释,老爷兴许听得进去。”

    季叔的话说的很隐晦。可薄衍宸却听得很明白。想想也知道,薄景轩昨晚一定说了许多他的坏话,说不定来了个猪八戒倒打一耙,然后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顺利把矛头指到他的身上。

    否则,刚才在电话里,薄修睿的态度怎么会如此暴怒?

    呵!听信谗言的老家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