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41章 做坏事还需要理由吗

    薄衍宸在心底对薄修睿的鄙视又多了几分。

    “季叔,谢谢提醒。”

    季叔点点头,又朝薄衍宸挥了挥手。

    车窗缓缓上升,汽车重新启动。眼看着离薄家老宅的大门越来越近,薄衍宸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当年,他为了母亲,曾发誓永不踏足薄家一步。今天他为了妻子,来到了这里。

    母亲和妻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已经失去一个了,为了保护另一个,他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誓言。

    客厅里,薄修睿坐在那里已经等候多时,看到薄衍宸走进来,他拿起手里的怀表看了一眼:“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准时,刚好半小时。”

    薄衍宸勾唇冷笑:“我答应了就一定会来。”

    薄修睿把玩着怀表,玩味的看着他:“不是发誓永不踏足薄家一步的吗?”

    用黎欣彤来威胁薄衍宸,虽然这种方式并非光明磊落之举,可只要能用来牵制住薄衍宸,又有何不可?

    看来薄景轩所言非虚。薄衍宸对黎欣彤这丫头还真在意,居然为了她破了自己的誓言。

    这小子平时不是硬气的很吗?哼!没想到也有向他低头的一天。

    薄修睿的脸上挂着不屑的笑容,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薄衍宸对于父亲的挑衅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继续面无表情道:“废话少说。找我什么事儿?”

    他身高很高,站在那里,双手插兜,气场强大的让薄修睿觉得自己倒像是被审问的那一个。

    “坐下。我不习惯对着别人的鼻孔说话。”薄修睿用眼神瞥了一眼对面的沙发,示意他坐下。

    薄衍宸估摸着今天的谈话不是几句话就能结束,何必一直站着累坏自己。于是就选了个离薄修睿最远的座位坐了下来。

    “昨晚,你动手打景轩,是因为欣彤吗?”薄修睿也不绕弯,直接切入了正题。

    “不错。”薄衍宸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脸上没有半点歉意和尴尬。

    这样的态度让薄修睿大为火光,“昨晚你打了景轩,是不是?叔侄俩在那么重要的宴会上大打出手,在场还有那么多宾客,甚至还有媒体记者,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会对薄家造成什么严重的影响吗?”

    薄衍宸闻言,原本就冷厉的眸光更加冷了几分。看来在薄修睿的眼里,永远都把薄家的声誉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先去探究事情的真相。

    “依我看,这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影响不影响的问题。要不是欣彤拦着,我早就掐死这个畜生了!”要不是怕事情一曝光,会连累到黎欣彤,他杀了薄景轩的心都有。

    薄修睿没想到他不仅不认错,还说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来,气的拿起手里的拐棍就朝他招呼过去,“混账!景轩是你的侄子,你……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要杀他!你还是不是人?”

    薄衍宸轻松的躲开袭击,一把握住拐棍的末端,轻轻推了一把,薄修睿整个人往后一仰,差点被他推倒在沙发上。

    “混账东西,反了你了!竟然敢和我动手!我是你爹!你这个不孝子!”薄修睿气的拿起手边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

    薄衍宸一偏头,又躲过了袭击,烟灰缸砰地一声砸在地面上,粉身碎骨。

    “老头,你省省吧!你以为我还是小时候那个任你打任你骂,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薄衍宸吗?刚才我只是防御,如果真的动手,我怕你承受不住。”薄衍宸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薄修睿,表情淡定,语气平静,“你不用一直提醒我们之前的关系,不过我告诉你,那是白费力气。我这辈子都不会承认你,不会承认薄家的每一个人,更不会承认薄家。要不是我妈临死前让我起誓不能改姓,我就是姓猪姓狗,也好过姓薄!”

    薄修睿没有想到薄衍宸会对他有这么深的怨气。

    原本,他以为薄衍宸只是为了母亲的事情在赌气,小孩子气够了,总归会回到他身边来的。可是十几年过去了,这种怨气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是让薄修睿始料未及的,他瞪着薄衍宸,第一次发现自己似乎根本不了解这个儿子。

    “今天之所以我会踏入薄家,全都是被你逼的。要不是为了欣彤,我不会破这个例。”薄衍宸继续说,“昨晚的事情,我没有错。错在你的好孙子薄景轩身上。你根本没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就妄下结论,怪我打他?哼!如果我不出手,难道眼睁睁看着欣彤被他强暴吗?”

    薄修睿整个人怔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强暴?这怎么可能呢?欣彤不是他的未婚妻吗?”

    “未婚妻?”薄衍宸低低的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带着凄凉,“欣彤不仅是他的未婚妻,还是救命恩人呢!”

    薄修睿惊讶的看了薄衍宸一眼,这事儿居然他也知道。

    “是啊!欣彤为景轩顶过罪!那他就更没理由这么对欣彤了啊!”薄修睿说。

    “做坏事还需要理由吗?”薄衍宸不屑的开口,“欣彤在牢里受苦受难,这个畜生却在外面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还把自己的小姨子搞上了床。恩将仇报说的就是薄景轩这种人。”

    薄修睿的脸部表情僵了僵,“额……这个昨晚景轩都和我说了。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都是黎家那个小妖精先勾引的他,后来还威胁要告他强jian。景轩也是骑虎难下!昨晚他是想和欣彤道歉求复合,可欣彤不肯听他解释,拉拉扯扯中难免有肢体接触,你是不是太紧张欣彤了,所以……看错了呢?”

    薄衍宸听了这番话就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想吐。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能这样颠倒黑白也是没谁了。不过薄修睿能相信,更是糊涂到家了。

    “看错了?你当我瞎啊?”薄衍宸犀利的目光射了过去,“如果连强jian和一般的肢体接触都分不清的话,那就不仅是眼瞎,还是智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