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50章 有点把持不住

    “来不及是你的事。”茆煜面无表情道,“设计部是整个公司最忙的部门,加班加点是常态,你最好尽快习惯起来。”

    黎欣彤无奈的朝他看了一眼,认命似的低下了头。

    茆煜看她一副颓丧的模样,皱了皱眉头:“打起精神来,别一副病西施的模样,我们设计部需要的是有朝气的设计师。如果怕辛苦,那就继续留在董事长身边端茶递水,不用动脑子,还能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多舒服!”

    这男人真够毒舌的!分明是拐着弯嘲笑她是花瓶。

    黎欣彤抬眸瞪着他,男人的眼中满是不屑和鄙夷。

    黎欣彤气愤的不行,不卑不亢的开口:“呵!不就是三张设计图嘛,我一定准时交。”

    她发誓就算是彻夜不眠,也会把设计图赶出来,看他还敢不敢再狗眼看人低!

    茆煜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很好!不过得保质保量。如果我不满意,你得重新画,直到我满意为止!”

    说完,抬脚就走,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故意撞了黎欣彤一下。

    “变态!”黎欣彤低咒一声,转身对着他的背影狠狠的挥了挥拳头。

    必须要他满意为止?

    我勒个去!如果他故意说不满意,那她岂不是要一直画下去?

    摊上这么变态的上司,黎欣彤顿时觉得自己今后的职业生涯一片灰暗惨淡。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薄衍宸打来的。

    “黎经理,在哪儿呢?”薄衍宸戏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悠悠传来。

    男人听上去心情似乎好的很,还称呼她为黎经理,简直让黎欣彤哭笑不得,“报告薄总,我在十楼,现在刚刚从人事部出来。”

    “怎么声音有气无力的?是不是累了?”薄衍宸说,“来我办公室一趟,放松放松。”

    黎欣彤“……”

    她怎么觉得放松这个词怪怪的,该不是那种放松吧?

    “我不累。我马上要回办公室画设计图。”黎欣彤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有你这么敬业的员工,red集团进入世界五百强指日可待了。”薄衍宸呵呵的笑了起来:“别那么拼。你明天才正式上岗,今天你还是我的特助。赶紧过来,我找你有正事。”

    薄衍宸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黎欣彤实在没法再推辞:“好,我马上来。”

    董事长办公室里,薄衍宸坐在大班椅上审阅文件,看见黎欣彤进来,他放下文件朝他张开双臂,“过来!”

    黎欣彤无力的抬了抬眼皮,哦了一声,朝薄衍宸走去。

    薄衍宸愣了一下,拉着她的手:“怎么了?升职不开心?”

    黎欣彤摇摇头:“其实升不升职我并不在意,我只是喜欢设计内衣而已。”

    薄衍宸将她抱坐在大腿上:“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的人事任免是公司高层投票决定的,多数人认为你适合在女装部。我虽然是董事长,但也得尊重集体的决定,是不是?”

    黎欣彤呆了呆,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这是薄衍宸临时改的主意呢。

    “嗯。我明白。我不是对人事任免有异议,我只是怕自己能力有限,设计出来的东西达不到red这种大牌的要求。”黎欣彤只说出了一半心里话。

    因为设计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有人存心鸡蛋里挑骨头,说她设计的东西不好,她也没辙。

    薄衍宸将她额前的一撮刘海轻轻别到耳后:“你的能力我最清楚。放心大胆的去干吧。其他一切有我。”

    这样的话好窝心,黎欣彤抬眸望向他深如碧潭的眼底。这样的眸光好熟悉,似乎很久以前见过,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么看着我干吗?”薄衍宸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是不是觉得你老公长的太帅了,有点把持不住?”

    男人的脸和她的小脸贴的很近,磁性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黎欣彤不由的红了脸,“哪有?你少自恋了!”

    她下意识的就想要伸手推开他,可男人却在圈紧她腰际的同时,一并将她的手抓在掌心里。

    “别乱动,一会儿擦枪走火了你负责?”薄衍宸握住她的小手滑向他皮带下方的某处。

    “你干吗?!”黎欣彤的小手被滚烫的坚硬吓住了。

    这男人是吃药了吗?怎么随时随地的发情。她都还没和他怎么样呢,那儿就立起来了。要是她稍微撩拨他一下,那他岂不是要爆炸了?

    当然,黎欣彤还没那么大的胆子主动挑衅他。

    “我不想干吗。我想干你。”薄衍宸咬着她的唇,厚颜无耻的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在办公室开荤后,每次她一进来,他就会想到那天令人血脉喷张的情景。

    “薄!衍!宸”黎欣彤真想一掌劈死他,这男人是精虫上脑了吗?“如果你刚才说的正事就是这个的话,那我立刻就走!”

    看着小女人张牙舞爪的样子,薄衍宸只觉得好笑,却不敢再逗她,“好啦,开玩笑的!别生气!我真的有正事。有个礼物送给你。”

    黎欣彤睫毛颤了颤:“礼物?什么礼物?”

    薄衍宸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从桌子底下捞到一个大礼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看看。”

    盒子包装的相当精美,拆起来却简单。很快,外包装被拆掉,打来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整套的绘图工具。

    “这……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黎欣彤抬眸期待却又不可置信的望着薄衍宸。

    薄衍宸笑了:“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黎欣彤低头看了看盒子,又抬头看了看薄衍宸,然后又低头看着盒子。

    这个牌子的绘图工具是黎欣彤向往已久的,可国内没有卖,网购又贵的吓人。

    大学的时候,她就特别想买,可父亲不给钱。等工作后,好不容易攒到了一些钱,外婆却病了。那些钱付外婆的医药费都不够,根本不可能去买这样的奢侈品。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个牌子?”黎欣彤问。

    “我……猜的。”薄衍宸淡淡的说。

    话音刚落,黎欣彤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滴下来。

    猜的!呵呵!这个理由还能再烂一点吗?

    “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黎欣彤又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