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57章 散财童子

    确实不是任何人都能通过造型变美。Coco这话本身并没什么大问题。

    可偏偏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莫双双,明摆着暗示她就是那个不可雕的朽木。

    黎欣彤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这个coco嘴也太毒了吧。莫双双的火爆脾气,不气炸了才怪呢!

    莫双双气的不行,一口鲜血闷在胸口。但又不得不忍耐,因为如果直接跳出来发飙,就证明了自己就是朽木。

    她眨巴着标志性的大眼睛:“coco,我能不能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呢?”

    Coco很意外她竟然没有生气,还一脸求知欲的向他请教,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问吧。”coco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等着她发问。

    莫双双眯着眼睛笑了笑:“coco是你的英文名字吧?我记得台湾歌手李玟好像也叫coco诶。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取一个女性化的英文名字呢?还是说你本身就比较女性化呢?”

    Coco的脸由红变白,再由白变得铁青。他最恨人家拿这个事儿。

    其实coco并非是他的英文名。

    十年前,他的工作室刚成立的时候,还是个穷学生,启动资金不足。是一个叫coco的国外彩妆品牌赞助了他。于是工作室顺理成章的命名为coco工作室。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大家都叫他coco,他觉得顺口又好记,就没有制止。于是,很多人误以为他的英文名字是coco。

    他的工作室接待的顾客百分之九十都是女性,coco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女性化,随着人气越来越旺,外界开始对他的性向有诸多猜测。

    每次他都懒得回应,反而给人以一种默认的错觉。

    平时也就算了,今天在座的都是朋友,coco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他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来:“叫coco怎么啦?小爷我高兴,碍着你了?说我女性化,哼!你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德行?鸡窝头、飞机场,说你是个女人都违心。像你这幅尊荣来我工作室,我直接就拒收!”

    被他这么辱骂,莫双双也火了,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你那个破工作室,谁稀罕去?请我都不去!”

    Coco呵呵的笑着:“还真会在自己脸上贴金。笑死了,谁会请你啊?”

    薄衍宸看不下去了:“阿延,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和个姑娘吵?给我个面子,别吵了。”

    “双双,你也少说两句!”黎欣彤说,“大家开开心心吃饭,不好吗?”

    夫妻俩一出马,两只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回了位置。

    大家一齐碰杯后,晚宴正式开始。

    薄衍宸全程只顾着和黎欣彤说话,吃东西的时候也格外照顾她的口味,一副完全以老婆为中心的妻奴模样。

    黎欣彤只是安安静静的接受着老公的宠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瞿华庆全程眉头紧锁,几乎很少说话,有时候被提问,才偶尔简短的回答几句。一顿饭很少见他动筷子,多数时候都在喝酒,或是观察夫妻俩的亲密互动,眼中怅然若失。

    倒是coco和莫双双两个,虽然唇枪舌战暂时停止了,可眼神的对峙却没有停歇,一顿饭吃的格外热闹。

    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大家开始讨论饭后活动项目。

    运动细胞丰富的Coco建议去打台球。薄衍宸和景浩然建议打牌。瞿华庆心不在焉,说随便。

    黎欣彤对这些项目都不太感兴趣,但既然薄衍宸想打牌,她这个做妻子的自然要夫唱妇随咯。

    莫双双其实特别想去打台球,但她偏偏不愿意响应coco,于是也说要去打牌。

    最后大家决定饭后去打牌。

    于是晚宴过后,一群人转战另一个包间打牌。

    包间很大,里面不仅有牌桌,还有麻将桌和台球桌。

    “你们玩牌吧。我一个人打台球就好。”coco说。

    “打牌的有五个人。要不……四个人打,一个人休息,一圈下来换人,怎么样?”景浩然建议道。

    莫双双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台球桌,手心里奇痒难耐,但她还是忍住了,挽着黎欣彤的胳膊,“不用换人了。欣彤,你打吧,我看着你打就好。”

    “好,那我们开始吧。”景浩然坐下,开始洗牌。

    黎欣彤笑笑说:“其实,我好久没打,怕生疏了。”

    薄衍宸握了握她的手,“不会。你一定打的好。”

    黎欣彤:“……”她都还没开始打的,怎么就能知道打的好不好?

    “欣彤,你很会打牌吗?我怎么不知道?”莫双双好奇的看着她。

    黎欣彤:“一般吧。”

    景浩然突然低低的笑起来,像是爆料一般的凑到黎欣彤耳边:“嫂子,我告诉你哦,其实阿宸每次和我们打牌都输钱。他有个外号叫散财童子。所以,你别担心自己牌技烂。再烂能烂的过你老公?”

    薄衍宸听得一清二楚,黑着脸向景浩然投去警告的目光。

    “不会吧?有那么差吗?”黎欣彤不相信。在她眼里,薄衍宸是无所不能的。

    “骗你干吗?阿宸在外国待了那么多年,最近一年才回国。我们打的牌规则和国外的人打的不一样。他从头开始学,当然打的差咯,不输才怪呢!”景浩然边抓牌边说。

    黎欣彤看了薄衍宸一眼,发现他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牌,似乎抓了一副很烂的牌。

    一局下来,黎欣彤发现景浩然所言非虚,薄衍宸真的不太会打牌。

    虽然打牌的规则都能遵守,但出牌很随意,经常冷不丁的打出一张烂牌。连不太懂打牌的莫双双都嫌弃的直扁嘴。

    景浩然坐在他对面,笑了笑说:“嫂子,我没骗你吧。你看看,你老公这次又要当散财童子了。不过阿宸,你现在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输了也正常,好事总不能都让你一人给占了吧?”

    谁知薄衍宸却淡淡的勾了勾唇,“我输了又怎样?我老婆赢不就行了?咱们是一家人,左口袋进右口袋出。”

    说完伸手揉了揉黎欣彤的发心:“是不是?老婆?”

    黎欣彤:“……”

    景浩然:“……”

    刚吃饱饭就被喂了一嘴狗狼,想撑死他的节奏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