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74章 取这个丫头的性命

    黎欣彤只看了一眼,脑袋便嗡的一声炸开了。

    薄衍宸的脸上、下巴上竟然沾满了属于她的……甚至慢慢的往下淌,那模样尽显暧昧诱惑的气息。

    “真好吃!”薄衍宸突然说了一句。

    轰!黎欣彤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那里是她最最私密的地方,平时洗澡的时候,她都不太愿意去过多的触碰。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吃她那儿呢?

    他是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愿意用这样的方法取悦她。

    黎欣彤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男女之间可以做这么亲密的事情。

    不过,这种滋味真的……美妙到难以形容。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她彻底舒爽了,可薄衍宸却难受的快死,对准她微张的嫣红小嘴吻了下去,她第一次尝到了自己的味道,那滋味真叫一个酸爽。

    男人一个挺身,她的身子陡然被填满,“唔……”黎欣彤止不住的颤栗,却又满足的想要喟叹。

    薄衍宸将她抱起来,维持着最初跨坐在他腿上的姿势,就这样扶着她的腰肢,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抵深处。

    他将她抱得那么紧,彼此的肌肤磨蹭着,磨蹭的身子更加火热。

    他突然一个用力,撞击到她的最敏感处,黎欣彤忍不住埋头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来缓解这份冲击带来的快感。

    薄衍宸吃痛,但偏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身下的节奏,像是一只不知餍足的野兽,更加猛烈的进攻起来。

    “呜呜呜……”猛烈的冲撞让黎欣彤柔弱的身体像是要散架,她哭着又咬住他的肩头,刚好咬到了先前咬过的地方。

    “嘶!”薄衍宸倒吸一口凉气,身下突然用力一顶。

    “啊……”黎欣彤尖叫一声,那一下几乎将她顶穿。

    薄衍宸的眸子一亮,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连续不断的朝着刚才的方向撞击。黎欣彤终于承受不住,房间里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黎欣彤已经累得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男人身上,双眼迷离的看着他肩膀上的齿痕,有隐隐的血丝渗出。

    她刚才下嘴是不是太狠了?可谁让他这么坏,弄得她这么累,活该被咬。

    黎欣彤疲惫不堪的被他抱着,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薄衍宸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躺好。看着黎欣彤沉沉的睡脸,红扑扑的,带着欢爱过的餍足,睫毛轻颤,睡梦中还微微开启红唇,伸出粉色舔了舔。

    女人这样的举动让薄衍宸刚刚退却的欲望又有了抬头的趋势,“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她的身子似乎比五年前更加敏感,许是多年未有人开发,她在那方面生涩的像是处子。那种美好紧致的感觉一如十八岁的少女,每次都让他欲仙欲死。

    不敢再看下去,薄衍宸帮她盖好被子,扭头去了浴室。

    睡梦中。

    黎欣彤坐在写字台前画着图,薄衍宸走过来,俯下身子看着她还没有画完的图,赞叹道,“彤彤,你真是个天才!”

    黎欣彤转过头,不确信的眼神看着他:“我设计的内衣真的会有市场吗?”

    “我说有就有。”薄衍宸笃定的口吻,“彤彤,我连品牌的名称都想好了。就叫……red!”

    “red?”黎欣彤眨了眨天真无害的眼睛,“怎么会起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是你的名字给了我灵感。”薄衍宸说。

    “我的名字?”黎欣彤一脸懵逼。

    “小笨蛋!”薄衍宸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我问你,red翻译成中文是什么意思?”

    “红色。”

    “你名字里的彤字是什么意思?”

    黎欣彤愣了愣,恍然大悟,“也是红色的意思。”

    “嗯。我打算以red作为名称,注册商标。”薄衍宸说,“以后我成立公司了,也会命名为red。”

    他竟然会想到用自己的名字。

    “阿宸,谢谢你。”除了说感谢,她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动。

    “傻丫头,要说感谢的人应该是我。”薄衍宸将她搂进怀里,“在没有认识你之前,我的人生是灰暗的。你就是我生命中的red。”

    画面一转,外婆出现在她眼前。

    “彤彤,快跟外婆回去。”

    “不,阿宸去出差了,马上就要回来了,我要在这儿等他!”黎欣彤说。

    “他不会回来了,那个男人骗了你,抛弃了你。赶紧跟我走!”外婆伸手去拉她。

    “不,我不走!不可能的,阿宸说会爱我一生一世。我不走,我要亲口听他说。”

    拉扯间,从门外冲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人:“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们是谁?想干吗?”外婆将黎欣彤护在怀里。

    “有人派我们来取这个丫头的性命!老太婆,不想死的就快滚!”

    外婆突然死死的抱住两个黑衣人的大腿:“彤彤,快走。”

    “外婆,不,我不能丢下你!”黎欣彤哭的声嘶力竭。

    正在这时,有个年轻男人跑了进来,拉起黎欣彤就往外跑,“彤彤,赶紧跟我走!”

    “不!少谦,我死都不走!”黎欣彤死死的抓着门框。

    年轻男人无奈,一掌劈下,黎欣彤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啊……”黎欣彤猛地惊醒过来,一身的冷汗。

    黎欣彤睁开眼,正对上薄衍宸关切的双眸,“彤彤,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老天!原来是个梦。

    黎欣彤想不通,为什么她会做那么奇怪的梦。

    可是梦里的情景又是那样的真实。

    竟然会梦到有人要追杀自己,那个救她的男人又是谁?少谦?她的记忆中怎么从来没有这号人的名字。

    黎欣彤甩了甩头,想把刚才梦境中的那些画面都剔除掉,却悲催的发现那些画面更加清晰。

    满脑子都是外婆说的那句话:那个男人骗了你,抛弃了你。

    “彤彤,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是不是不舒服?”薄衍宸伸手去探她的额头,却被她偏头躲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