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92章 你们必须马上分手

    几次三番被拒绝,薄修睿的面子上挂不住了,狠狠的一拍桌子:“胡闹!婚约是何等的大事?你以为你随便说一句不想履行了就可以吗?别忘了,当初你们可是正儿八经举行了订婚典礼的!”

    黎欣彤当然不会忘记。就是在那场订婚典礼的当天,改变了她的命运。

    那天因为宾客众多,她和薄景轩都被灌了不少酒,因为不胜酒力,结束的时候,她基本上已经不省人事,后来连怎么上的车都不记得了。

    她是被一阵剧烈的撞击撞醒过来的。一睁开眼,就看到薄景轩坐在驾驶室里,头破血流,已经陷入了昏迷。

    车头变形很严重。前方被撞的车辆损伤更严重,并且已经起火,不知道里面的人伤的怎么样。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事故的地点位于郊区,四周无人,她很慌也很怕,不敢移动薄景轩,更不敢下车来。

    正在这时,后面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的是薄景轩的母亲吴美姿。她吩咐司机把薄景轩从车里救了出来,马上送去医院。自己则留下来做黎欣彤的思想工作,劝她去警局自首。

    黎欣彤不知道薄景轩撞死了人,被吴美姿又哭又跪的,一心软竟然也傻乎乎的答应了去自首。

    后来……她才知道薄景轩撞死的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想翻供,但吴美姿让律师带话给他。说如果薄景轩撞死大哥这件事的真相被揭露出来,必定会带来轩然大波,薄家的名誉受损不说,顺带着还会怀疑薄景轩是为了争夺财产故意杀人。

    黎欣彤权衡再三,最后决定把罪名一并承担下来。

    没想到,这只是悲剧的开始。后来的事情,黎欣彤不想再去回忆。

    薄景轩的忘恩负义让他心寒,也让她彻底对他死心。

    薄修睿明明知道薄衍宸已经和她领证了,现在却还要把婚约的事情拿出来说事,难道是想让他重新回到薄景轩身边?

    他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薄衍宸的感受?有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订婚仪式并没有法律效力,我已经和薄衍宸领证,现在我是他的合法妻子。”黎欣彤说。

    薄修睿的瞳仁猛地一缩。竟然拿法律说事!这女人确实厉害,以前当真是小看了她!

    薄修睿冷哼一声:“既然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那么阿宸为什么不敢带你来见我?甚至连对外宣布自己已婚都不敢?我看他对你也不见得真心,或者说,他娶你是另有目的。”

    黎欣彤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

    其实,她也不知道薄衍宸为什么要隐瞒他们领证的事实,甚至在公司里都刻意避嫌。

    一开始,她只当是因为他们之间是契约婚姻,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后来,薄衍宸却大张旗鼓的带她去和自己的兄弟们见面,让忆同喊她妈妈,与她夜夜笙歌、水乳交融,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证明了这个男人在无声无息中让她融入自己的生活。

    这样的薄衍宸让她感动,在她最最落魄,最最绝望无助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阿宸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分寸。作为妻子,我不想过多的去干涉,更不想无端的去质疑他,揣测他。既然我决定嫁给他,就该相信他。相信他是因为爱我才娶我,是想给我一个安定温暖的家。其实公开不公开我并不介意。低调点有什么不好?我们在乎的是彼此,而不是那些虚有其表的仪式。曾经,我也经历过一场盛大的订婚仪式,可结果怎么样?还不是镜花水月。”黎欣彤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连气都不带喘。

    薄修睿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故意在自己脸上贴金。

    黎欣彤看着他的表情,勾了勾唇接着说,“另外,我知道您是他的父亲。可我不知道阿宸他到底做了什么,会让您对他有那么大的成见。觉得他连结个婚都会不真心,都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薄衍宸是他在世上唯一健在的儿子呀!作为父亲,竟然质疑自己儿子的人品,也是没谁了。

    黎欣彤似乎有些明白薄衍宸为什么会对薄修睿如此不屑一顾,对薄家如此憎恨的原因了。

    薄修睿一怔,这女人竟然公然质问她,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的脸色陡然变黑,拿起身边的拐杖狠狠的在地板上一剁,厉声道:“放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黎欣彤没有说话,直视着他,眼里丝毫没有畏惧。

    “阿宸作为小叔,竟然娶了侄子的女人,这种丑闻要是被曝光出来,会给薄家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你知不知道?”薄修睿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呵呵!原来是为了保全薄家的声誉。看来在薄老爷子眼里,面子远比儿子的终身幸福重要的多。

    黎欣彤在心里鄙视了一阵,才缓缓开口:“阿宸和我男未婚女未嫁,我们的婚姻受法律保护,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质疑。我和薄景轩已经分手,而且我们交往期间,发乎情止乎礼,清清白白。我并不是他的女人。所以不存在什么丑闻或者负面影响一说。”顿了顿,她又想到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要说丑闻,前段时间薄景轩被记者拍到的那些才算是吧。”

    薄修睿:“……”黎欣彤的一通抢白弄得他一时竟无言以对。

    然,薄修睿这样说一不二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改变自己的初衷呢?

    “你不用再说了!”薄修睿说,“反正我是不会同意你和阿宸在一起的。你们必须马上分手!”

    黎欣彤惊讶的看着他,“分手?什么意思?”

    “这个还用我解释?”薄修睿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分手就是离婚的意思,趁着你们俩的婚事还没有公布,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

    黎欣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儿子刚结婚就逼着离婚,也是没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