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93章 让他失去最在意的东西

    黎欣彤不知道这些年薄修睿是怎么对待薄衍宸这个儿子的,但从薄衍宸对待父亲的态度上,她也可以猜出个大概来。

    这一刻,她突然好心疼薄衍宸。这些年,他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在面对这样专制的父亲的时候,他的心里一定很苦涩,很伤心吧?

    她觉得自己在父亲这方面还真是和薄衍宸有些同病相怜。不同的是,黎建国是逼着她和薄景轩结婚,而薄修睿是逼着薄衍宸离婚。

    这么奇葩的父亲怎么同时让他们夫妻两个给碰到了?黎欣彤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她很想拍案而起,坚决的告诉薄修睿,她办不到。可面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黎欣彤到底做不出这样的行为来。

    她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问了一句:“薄衍宸的意思呢?他也同意了吗?”

    薄修睿的脸一僵,这事儿薄衍宸要是同意了,还用得着大半夜把她约出来吗?

    “这事儿我还没问过他。”薄修睿说,“不过,如果你同意了,我有信心说服他。”

    噗!黎欣彤真想给他点个赞。

    她还没听说过说服人离婚还扯上有没有信心的。

    没听说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吗?

    劝人离婚是损阴德的事情,怎么到了薄修睿这儿,似乎变得很光荣似的。

    今晚,薄修睿原本正能量的人设在黎欣彤的心目中彻底崩坏了。

    “那我如果不同意呢?”对他的印象变差后,黎欣彤的嘴里也顺带着冒出这么一句挑衅的话来。

    “你敢!”薄修睿火了,狠狠一拍桌子,震翻好几个茶杯,茶水迅速蔓延开来。

    服务员听见声音,立即跑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惊讶的哎呀一声,立即去抽桌上的纸巾。

    “没我的允许,谁准你进来的?滚!”薄修睿一声吼,吓得服务员抱头鼠窜。

    对于这种拍桌发怒,黎欣彤在黎家见识多了,现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你和阿宸离婚后,我不会亏待你。”薄修睿说,“要多少钱,你开个价。”

    钱?黎欣彤笑了。如果为了钱,她直接嫁给薄景轩岂不是更加直接。谁不知道薄景轩是薄老爷子默认的接班人?

    要是为了钱,她何必摆着堂堂薄家孙少爷不嫁,去嫁给薄衍宸这个流落在外的薄家私生子。

    “除非薄衍宸提出要和我离婚,否则,我是不会同意的。”黎欣彤说。

    “你……”除了薄衍宸,薄修睿大概这辈子都没遇到过和自己作对的死硬派,难怪这两人会走到一起。

    看来他不拿出强硬的态度是不行了。

    “你要是不同意,我有千百种方法让你同意。”薄修睿的眼中露出凶狠的表情。

    “您这是威胁吗?”黎欣彤冷笑着,“不过,我现在孑然一身,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您威胁的地方。”

    薄修睿低低的笑了,那笑声仿佛能穿透耳膜,在夜晚格外的阴森恐怖,“只要是人,都会有软肋。你还年轻,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和我斗,你会吃亏的!我再说一次,离开阿宸,在我还没有对你失望之前,离开他!”

    赤果果的威胁!吃亏?她倒是真想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会吃到什么亏?

    大概薄衍宸也曾经受到过父亲的类似威胁吧?

    “那么我也再说一次,在阿宸没有不要我之前,我不会离开他!”黎欣彤从椅子上站起来,“薄老先生,很抱歉,今天晚了,我得回去了,要不然,阿宸会担心我。”

    “站住!”薄修睿叫住她,“如果你继续和阿宸在一起,你会害了他的!”

    黎欣彤猛地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薄修睿冷笑着勾了勾唇,露出阴鸷的目光:“如果你继续和他在一起,我会让他失去他最在意的东西。”

    黎欣彤浑身一颤,脸色都变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一个父亲之口。让自己的儿子失去最在意的东西,这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儿来。

    薄修睿看出了黎欣彤眼中的恐惧,心头升起一股胜利的快感:“知道他最在意什么吗?”

    黎欣彤还真不知道薄衍宸最在意的是什么。

    “red!他最在意的就是他一手打造的red集团。这些年,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这上面了。你说,如果他失去了red,会怎么样?”薄修睿的表情似笑非笑,十分诡异。

    黎欣彤心头一颤。薄修睿的意思是,如果她不愿意离开薄衍宸,他就要把red弄破产吗?

    事实上,他似乎已经有所行动了。月底的时装发布会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沉默半晌,黎欣彤突然笑起来,“薄老先生,我很同情您。”

    “同情?什么意思?”薄修睿没想到小丫头一开口会是这样一句话。他还以为自己刚才的一番话吓到她了呢。

    “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了解,当然值得同情咯。”黎欣彤说,“你以为薄衍宸最在意的真的是red集团吗?”

    薄修睿被她问住了。难道不是吗?

    薄衍宸平时总是一副刀枪不入的死样子,好像除了公司的事情,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

    所以,除了red集团,他实在想不出薄衍宸有在意的东西。

    “阿宸最在意的从来都不是没有生命的东西。”黎欣彤说,“过去,他最在意的是他的母亲。母亲去世后,我想,他最在意的应该就是忆同了吧。你真的忍心让他失去吗?”

    说完,她转身就走,再不作任何停留。只留下薄修睿一个人坐在原地,望着桌子上打翻的茶杯发呆。

    半晌,他突然拿起茶杯用力朝对面掷了过去,杯子砸在墙壁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从茶楼出来,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半。这个地方太偏僻,来的人又大多有私家车。这个点根本打不到车。

    正当她打开手机,准备研究打车软件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薄衍宸的号码跃然于屏幕上,吓得她手机都差点脱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