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94章 我不喜欢被欺骗

    刚才在见薄修睿的时候都没那么紧张,现在只不过是薄衍宸的一个电话就把她给吓得什么似的。

    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至于慌成这样吗?还是说,她在潜意识里对薄衍宸很惧怕呢?

    切!这也太没出息了吧?

    黎欣彤在心里狠狠的腹诽了一下自己。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迅速平复心情,这才按下接听键。

    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薄衍宸低沉浑厚的声音,“说!人在哪儿?”

    黎欣彤心里咯噔一下,他会这么问,铁定是知道自己不在家里。难不成他已经回家了,发现自己不在,所以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的吗?

    嗯!一定是这样的!

    可……她该怎么回答呢?

    老实告诉他自己是去和薄修睿见面?不行!

    那样薄衍宸肯定会猜到薄修睿是为了反对他们在一起才找的她。

    按照薄衍宸的性格,说不定会去找薄修睿理论,到时候免不了剑拔弩张的场面。

    这样一来,原本关系就僵持的父子俩岂不是更加仇视了?

    “为什么不说话?”薄衍宸催促的口气已经明显不耐烦,“黎欣彤,你长本事了哈!一个女人,这么晚了不在家好好待着,去外面闲逛,像话吗?”

    黎欣彤:“……”这口气怎么听着那么像父亲训斥未成年女儿。她都几岁的人了?偶尔晚一点回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马上回家。不过现在打不到车,可能要晚一点。”黎欣彤说。

    “你不用打车了,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就到。”

    “啊?”黎欣彤惊讶的差点拿不住手机,结结巴巴道:“你……你知道我在哪儿?”

    “废话!”薄衍宸说,“如果我不知道,怎么来接你?”

    黎欣彤:“……”她想了半天,才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是在我的手机里装了定位或者监听吧?”

    “嗯,差不多吧。”薄衍宸大方的承认,“自从上次在月亮岛酒店,你差点被薄景轩侵犯之后,我就让人在你手机里装了定位。你现在应该在风雅颂茶楼吧?”

    黎欣彤嘴角抽了抽。这定位未免也太精准了吧?

    本来如果夫妻之间在另一半的手机里装这种东西,她是很反感的。感觉就像是为了防出轨似的,是一种对配偶的极度不信任。

    可薄衍宸这么做,她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心底深处蔓延开来。

    “嗯。”黎欣彤说,“我在茶楼门口等你。”

    刚挂掉电话,就听见茶楼的服务员送客的声音:“薄先生,您慢走!欢迎再次光临。”

    她抬眸看去,薄修睿正阴沉着脸从里头走出来,看到她的一瞬间,眸色似乎又暗沉了不少。

    黎欣彤觉得既然看到了,总不能你装作没看见吧。

    于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薄老先生,您慢走!”

    薄修睿没有搭理她,就像是陌生人似的和她擦肩而过。

    黎欣彤苦笑了一下。

    呵!作为长辈,他还真是有风度!

    薄修睿离开后不到一刻钟,薄衍宸的车就到了。

    西城的空气质量很好。盛夏的夜晚,天空中繁星点点。

    男人就这样披星戴月的向她走来。身材颀长挺拔,步伐从容有力,黎欣彤不禁联想到了时下流行的一句网络语:这男人好比是行走中的荷尔蒙。

    过去,她曾经听到大学里的室友说过这话,每次她都嗤之以鼻,在心里暗暗笑她们是花痴。

    可现在的她,眼睛锁定在薄衍宸的身上,怎么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随着他越走越近,她的心也越跳越快。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热还是什么,她觉得身上的温度迅速升高,连呼气吐气都灼热不堪。

    “发什么呆?”薄衍宸漆黑如黑曜石般的双眸看着她。黎欣彤的心跳漏了一拍。

    不等她开口,薄衍宸就牵起她的手:“上车。”

    “阿宸。”黎欣彤想试图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我……”

    “你想让我站在这儿喂蚊子?”薄衍宸似笑非笑的表情。

    黎欣彤:“……”这个罪名扣的有些大了。

    “怎么这幅表情?”薄衍宸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

    黎欣彤被他宠溺的小动作暖到了,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娇嗔道:“讨厌!才没有呢!我这不是想马上向你解释嘛。”

    甜腻的声音一出口,黎欣彤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都说女人是需要男人调教的。再理性高冷的女人,遇到了对的人,都会化身为柔情似水的妖精。

    “有什么话上车再说!”薄衍宸的脸部表情虽然没有改变太多,但嘴角的笑容似乎扩大了。

    车里的冷气没有关,黎欣彤有些不适应,全身的毛孔陡然收缩。

    “阿斌,冷气关小点。”

    黎欣彤偏头看了薄衍宸一眼,这个男人总是能迅速捕捉到她的一举一动。

    阿斌很快关小了冷气。

    “舒服些了吗?”薄衍宸问。

    “嗯。谢谢。”黎欣彤眉眼弯弯。

    “再和我这么客气,小心回家收拾你!”薄衍宸佯装生气的捏了捏她的脸颊。

    黎欣彤的小脸腾地热了。她当然知道薄衍宸所谓的收拾是什么意思。一想到他在某方面惊人的体力,黎欣彤顿时觉得自己的两条腿都软了。

    阿斌实在受不了这夫妻二人深更半夜秀恩爱撒狗粮。刚才还在犯困的他,立马精神抖擞起来:“薄少,现在去哪儿?”

    “回绿城花园。”

    “是!”

    汽车启动了,黎欣彤正想着该怎么和薄衍宸解释晚上出门的事情,就听薄衍宸问:“刚才去见谁了?”

    黎欣彤抬眸看着他,男人深如碧潭的眸子让人看不出情绪。

    他这么问是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还是等着她来坦白。

    “我……”黎欣彤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照实说,我不喜欢被欺骗。”薄衍宸说。

    黎欣彤心尖颤了颤。他不喜欢被欺骗,她何尝想去欺骗?

    可她并不觉得善意的谎言是欺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