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95章 这里只有我能咬

    黎欣彤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说:“去见一个很久没见的大学同学。”

    薄衍宸剑眉深锁,眸子里的光一点点的暗淡下去,“哦?是吗?什么同学需要大半夜急着出来见面?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黎欣彤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懵,“女……女同学啦。她来西城出差,前几天特别忙,没时间约我。明天她就要离开西城了,所以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和我见一面。”

    黎欣彤觉得自己变坏了,怎么谎话能编的那么顺溜。

    不过听上去好像挺合情合理的,希望薄衍宸没有听出破绽来才好。

    薄衍宸幽深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所以,你就忍心丢下忆同一个人在家里?”

    男人冰凉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黎欣彤眉头拧紧,刚想开口解释,薄衍宸突然冷笑起来,“我刚才说了,我不喜欢被欺骗。你是听不懂,还是故意装作没听见?嗯?”

    黎欣彤浑身一怔。谎言那么快就被戳穿了吗?

    哎!看来自己真的不适合说谎。

    “我……”

    “黎欣彤!你能耐了哈!”薄衍宸猛地拽过她的手腕带向自己,黎欣彤没有防备,一下子撞进他的怀里,鼻子生疼,眼泪差点掉下来。

    “编起谎话来不打草稿。这本事哪儿学的?”薄衍宸用力捏住她的下巴,警告的口吻道:“不要试图在我面前撒谎,谎话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黎欣彤咬着唇,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我刚才是去和你父亲见面。”

    以为薄衍宸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没有父亲。以后不准和他见面。”

    黎欣彤一阵胸闷。这人怎么不安排理出牌。一般的人至少应该问一下,刚才她和薄修睿谈话的内容什么的。

    可薄衍宸却没了下文,一句都没有。始终安静的坐在座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倒是黎欣彤满肚子疑问,想问又不敢开口。整个人有些坐立不安。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下车。

    夜色被灰黑色渲染,天空中繁星点点,还有一弯弦月。

    月上柳梢头的盛夏之夜,适合牵着爱人的手在月色下散步。

    黎欣彤是搞设计出身,骨子里多多少少有些浪漫情节,此情此景,她也想牵着某人的手,花前月下,诉说衷肠。

    可……先前发生的事情,他大概生她的气了吧?

    正当黎欣彤幽幽怨怨的想着,一只温暖的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小手,“陪我到花园里散散步。”

    “啊?”黎欣彤一脸懵逼。

    他不生气了吗?还是说,刚才因为车里有阿斌在不方便说,现在要和她秋后算账?

    “啊什么啊?走吧!”黎欣彤心里正七上八下的想着,人已经被薄衍宸整个搂进了怀里。

    别墅的花园面积挺大,里面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赏心悦目。

    这是黎欣彤第一次在大半夜来花园,一阵晚风吹过,花香扑鼻,蛐蛐儿躲在草丛中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借着月色,那一片红玫瑰散发出滴血的光芒,可她现在忐忑不安,没有心情赏花。

    薄衍宸也似乎注意到了,于是放开她的手,走到那片玫瑰花丛中,弯腰摘了一朵红玫瑰。

    正当黎欣彤不知道他想干吗的时候,薄衍宸已经走回到她面前,“送给你!”

    黎欣彤呆住了。这……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拿着呀!最喜欢的花都不要了?”薄衍宸笑着催促。

    他笑了?!笑得那么好看,黎欣彤第一次发现原来笑容也可以让人迷醉。

    “哦。谢谢!”黎欣彤脑袋晕乎乎的接过花来,“你……为什么突然送我花?”

    薄衍宸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刚才我态度不好,伤你心了吧。”

    黎欣彤:“……”伤心倒没有,就是觉得有些小小的委屈。不过像薄衍宸这样的男人也会那么诚恳的检讨,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去见的人是老头。”薄衍宸突然说。

    黎欣彤眨巴了一下天真无害的大眼睛:“早就?是什么时候?”

    “我来接你的路上。”薄衍宸说,“风雅颂茶楼必须是vip贵宾才能进。恰巧老头平常习惯去那里,我就猜到是他。除了他,还会有谁那么变态深更半夜把人叫出去?正好我和茶楼的老板挺熟,打电话一求证就知道了。”

    黎欣彤的嘴角抽了抽,被儿子骂变态,不知道薄修睿知道后会不会气的吐血身亡。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黎欣彤不满的撅起小嘴。

    “我就是想看看你诚实不诚实。”薄衍宸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夫妻之间什么最重要?信任!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连这样的小事都要瞒着我,还编出那些经不起推敲的谎话来搪塞我。你朋友既然是临时来西城出差的,又如何会有茶楼的贵宾卡?”

    黎欣彤:“……”这个她怎么没想到。

    “另外,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有咬嘴唇的习惯。”

    黎欣彤:“!!”

    正当黎欣彤还在纳闷薄衍宸怎么连她的小习惯都知道的时候,男人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没有像往常吻她那样唇舌并用侵占她的口腔,而是啃咬着她的唇瓣,力道并不温柔。

    “嘶!疼!”黎欣彤忍不住呻吟出声,这男人是属狗的吗?牙齿那么尖锐。

    咬了一会儿,薄衍宸放开她,“以后还敢说谎吗?”

    黎欣彤:“……”感情刚才咬她是为了惩罚她说谎咯?

    “以后不准咬自己的嘴唇。”薄衍宸伸手轻抚着她微肿的唇瓣:“记住,这里只有我能咬。”

    黎欣彤:“……”凭什么,这男人怎么那么霸道?嘴唇是她自己的,难不成她还做不了自己的主了?

    “以后发现你说谎,我就会像刚才那样惩罚你,知道了吗?”薄衍宸扳着脸说。

    黎欣彤朝他翻了翻白眼。真想送他两个字——幼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