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06章 那就只能牺牲你了

    芮文涛有些纳闷。这真的是传闻中高冷的Susanna吗?

    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和高冷完全不搭边。虽然已经将近三十,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明明是温柔娇嗔的模样,却又不失高贵。这样的女人,是最让男人难以抗拒的。

    可偏偏薄衍宸的脸上却始终没有太多的表情,他缓缓拉下女人缠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后:“坐下谈吧,别浪费时间。”

    Susanna佯装生气的嘟着嘴:“呵!浪费时间?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好吗?我可是提前结束了b市的行程赶来见你的耶!两场大型的时装秀诶,我损失有多大,你知道吗?”

    薄衍宸无表情的坐下,朝芮文涛使了个眼色,“打开箱子!”

    芮文涛会意,立即将箱子放在沙发边上的茶几上,打开。

    Susanna看着满满一箱的美金,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虽然爱钱,可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平白无故,她哪敢收那么多钱?更何况是薄衍宸的钱,就更不能随便收了。

    薄衍宸长腿交叠,“你说的损失,我赔偿你。”

    他的声音中透着清冷疏离,“这里是两百万美金。如果觉得不够,尽管开口。”

    “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啊!谁说让你赔偿损失了?”Susanna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再说了,两场秀的酬金也不需要那么多啊!”

    “加上违约金就需要了。”薄衍宸依旧淡淡的语气。

    Susanna一脸懵逼:“违约金?违谁的约?”

    “薄氏集团。”

    Susanna:“……”

    一刻钟后,房间的门开了,薄衍宸和芮文涛走了出来。

    “薄少,您慢走!”艾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直到进入电梯,芮文涛终于忍不住开口:“薄少,Susanna小姐这是同意了吗?”

    薄衍宸像是看白痴的表情:“不同意她敢收那箱子钱?”

    “那倒是。”芮文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可……万一……”

    “万一什么?”

    “万一她除了钱之外还要别的呢?”芮文涛说出了内心的担忧。

    薄衍宸自然知道他的言下之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说的这种万一根本不存在。如果真的有,那就只能牺牲你了。”

    芮文涛:“……”他想说,真的发生了这种万一,如果牺牲他,他求之不得。

    Vip套房里,Susanna斜躺在沙发上,咚咚甩掉两只高跟鞋,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艾伦坐在她旁边,盯着茶几上打开的那箱钱发呆。

    “苏苏,我说你的阿宸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让你帮忙就直说呗。以你们俩的交情,怎么说你也会答应。干吗用钱那么……庸俗!”

    Susanna心情烦躁的抽了几口烟,“他那不是庸俗,而是不想欠我人情。他雇佣我替他工作,我领取报酬,银货两讫,仅此而已。”

    艾伦咬了咬牙:“他这是要和你彻底撇清关系?”

    “撇清关系?”Susanna自嘲的笑了:“我和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呵呵!不过看他今天的样子,似乎连普通朋友都不想和我做。”

    否则,怎么会一上来就用钱说话。

    艾伦纳闷道:“那……你为什么要同意帮他?”

    “是啊!我为什么要同意?”Susanna凄凉的一笑:“可是我如果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们之间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两年来,薄衍宸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和主动她给打过。每次都是她主动联系他,说不上几句,他都以工作忙为由匆匆挂断了。

    她知道,他心里还想着那个女人。

    曾经她以为,只要薄衍宸身边没有了那个女人,她一定能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女人。可现实还是给了她无情的一击。

    为什么他的眼中永远没有她的位置?即便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五年。

    这些年来,无论她用尽任何的手段,依然没法走进他的心里。

    他的心就好似尘封了,冰冻了。

    她傻傻的等了三年,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她放弃了,开始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只要有大型活动,她就接下来,不管在那个国家,她都亲自跑去。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

    凭着天赋和勤奋,终于成就了今天的Susanna。

    所有人都以为她见钱眼开,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为了忘记那个男人。

    可是几天前,当她知道薄衍宸想要约见她的时候,她承认,自己又一次很没出息的心动了。

    推掉了工作,打乱了行程,改签了航班,只为来到西城见薄衍宸一面。

    可见到了又如何?

    悸动的依旧是她的心,而那个男人,还是原先的自己。

    看着Susanna怅然若失的样子,艾伦满眼都是心疼,“帮了他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Susanna淡淡的一笑:“还能怎么办?一切照旧呗。”

    “可……这样你会甘心吗?”艾伦说。

    甘心?她怎么可能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艾伦看了她一眼,凭着多年合作的默契,立即知道了她心里的想法,“如果你想得到他,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哦?什么办法?”Susanna显然来了精神,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你说说看。”

    “那个薄氏集团的董事长不是薄衍宸的父亲嘛?”艾伦说。

    “是啊。那又怎么样?阿宸从来不承认。”Susanna撇撇嘴,“否则也不会让我违约。”

    艾伦笑道:“没错。薄衍宸这次是明摆着和他爹杠上了。我们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薄衍宸对你产生好感。”

    Susanna听得一头雾水:“怎么说?”虽然对艾伦的话抱着不太相信的态度,可如果能焐热薄衍宸这块冰冷的石头,无论什么方法她都愿意试一试。

    “这次你违约,媒体必定会来采访你。”艾伦说,“到时候肯定会问起你和薄衍宸的关系。”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和媒体说……我是阿宸的女朋友之类的话吧?”Susanna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太low了,阿宸一定不会承认,说不定还会把他惹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