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09章 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嗯。”黎欣彤羞涩的点点头,忙的时候没空想,空下来,确实会想到他。

    一想到他,似乎觉得身体也没那么累了。

    “今天很忙吧?”薄衍宸说,“发布会提前了,很多工作的完结时间也跟着提前。听说今天设计部开了好几个会。累坏了吧?”

    听说?黎欣彤勾了勾唇。他大概是为了她才去打听的吧?

    “确实有些累。”黎欣彤说,“可能是我的适应能力比较差吧。”

    薄衍宸笑了:“怎么那么说自己?你的适应能力已经很强了。”

    “是吗?”黎欣彤撇撇嘴,“你可别安慰我。以前,我一直觉得设计师只要坐在办公室里埋头设计,只要有灵感,能不断地设计出新品就可以了。可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不仅要会画,还要会说。”

    薄衍宸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道:“规模较大的服装品牌公司,设计的流程是个系统性且合作性的工程。其实设计师真正用于设计本身的时间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需要和技术部、样衣部、商品部、生产部来回沟通。很多人都有误区,觉得设计师应该不善言辞,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设计师的表达能力还是很重要的。你才第一天就能悟出这个道理,实属不易。”

    黎欣彤叹了一口气:“可惜口才实在不是我的强项诶。”

    薄衍宸笑了:“你的强项是设计,口才没那么重要,只要能顺利沟通就可以。听说今天你的设计稿两稿就过了,这在新进的设计师里是前所未有的。你已经用事实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相信许多原来对你有这样或者那样质疑的人,已经开始改变看法了。”

    原先黎欣彤最担心的就是,公司里的人会认为她是靠关系空降到设计部,然后对她有所误解,甚至影响工作中的合作关系。

    薄衍宸的这番话,让黎欣彤先前的担忧减少了一大半。

    薄衍宸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设计部是吃技术饭的,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不能说没有,但起码比别的部门少。”

    言下之意,其他部门更加复杂,他又怎么舍得把她放在那样的部门呢?

    顿了顿,薄衍宸接着说:“如果真的有人欺负你,就直接告诉我,别自己扛着,嗯?”

    薄衍宸都这么说了,黎欣彤当然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没那么弱不禁风。没有人欺负我,真的。同事们都对我很好。”

    如果真的有人欺负她,她也会自己应对处理,总不能每次发生事情都躲在他的羽翼底下吧。

    经过了一年的牢狱生涯,她老早就学会如何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了。

    况且,从目前看来,red集团的工作氛围还是非常不错的。比起其他大公司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可见薄衍宸的领导能力有多强。

    “别说我了。”黎欣彤说,“你呢?需要的人挖到了没?”

    薄衍宸嗯了一声:“舞台策划基本已经搞定。浩然那边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最迟到明天就应该有回应了。”

    黎欣彤的心里咯噔一下。薄衍宸这么快就把Susanna搞定了吗?不是说Susanna出了名的高冷吗?

    她好想问一问,薄衍宸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说服Susanna的?可话到嘴边,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说到底,更多的还是害怕。怕说服Susanna的过程是否会不可描述?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宁可选择不知道。

    薄衍宸抬起手腕看了看:“快下班了。今天亿同住校,晚上有什么安排?”

    黎欣彤想了想,“我想去看看外婆。已经好久没去看过她了。”

    “我陪你一起去。”

    “……”黎欣彤犹豫了。

    外婆到现在还以为她和薄景轩是一对呢?

    应该说,外婆压根儿就不知道薄衍宸的存在。

    薄衍宸就这样贸贸然的出现在外婆面前,让她如何解释?

    外婆虽然已经老年痴呆了,可有时候却比谁都清醒。万一知道她和薄景轩分手,又和薄衍宸闪婚了,非得吓出神经病不可。

    “其实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黎欣彤说。

    “为什么不带我去?”薄衍宸像个孩子似的嘟起嘴,“怎么?是不是嫌我太挫了带出去有失你黎大小姐的体面?”

    “不是啦。我不是这个意思!”黎欣彤囧,这高帽子她可不敢带,“这……这从何说起啊?”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你就带我去呗!”薄衍宸完全是耍赖的语气。

    黎欣彤:“……”画风突变,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

    “你不说话我当你同意喽。”薄衍宸继续自说自话。

    “好啦,怕了你了!”黎欣彤拗不过他,“你要去可以。不过,不许在我外婆面前胡说。她年纪大了,不仅患有老年痴呆,还得了晚期肺癌,医生说没有几年光景了。所以……不能让她受到一点点刺激……”

    说到外婆的病,黎欣彤的眼眶止不住的泛红,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

    薄衍宸的表情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放心,我有分寸。我们是夫妻。你的外婆也是我的外婆。”

    黎欣彤被他的这句话暖到了,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薄衍宸,呜呜呜……你……你真讨厌!总是把我弄哭!”

    薄衍宸搂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别哭,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乱了。”

    黎欣彤一听,哭的更凶了。

    薄衍宸有些不知所措,“好了,别哭了。再哭,我就要吻你喽!”

    还没等黎欣彤反应过来,薄衍宸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刚才一进门,他就想吻她了。一天没见面,一见到她觉得浑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只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恩爱一番。

    考虑到她累了一天,一直忍着没动他,到这会儿吻了她,便想要的更多。

    一个深吻结束的时候,黎欣彤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男人的一只手正握着她胸前的一方绵软,另一只手已经钻入了她的裙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