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19章 “做”永远只有一种含义

    好心好意分析病情给coco听,却被他人身攻击,莫双双气的差点掀桌子。

    “你说谁有病呢?”她拿起手里的包包朝coco扔过去,“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姓翁的我告诉你,这个字我不会签!再见!”

    撂下这句话后,莫双双捡起地上的包包,转身夺门而出。

    “喂!站住!莫双双,你给我回来……”coco飞快的追出去,可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这女人是属兔子的吧?跑的那么快!

    呵!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女人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吗?

    她以为自己不签字,他就没办法了吗?这也太小看他了吧?

    Coco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喂,是我,帮我个忙……”

    凭借着coco的人脉,办个出院手续,那还不是要多容易又多容易吗?刚才他只是不想麻烦别人而已。

    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主治医师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Coco挽着齐老太太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薄衍宸和黎欣彤。

    “阿宸,嫂子。”

    齐老太太:“阿宸,好久不见。”

    “奶奶,您好。”薄衍宸有礼貌的颔首。

    “乖!!”齐老太太微笑着,视线停留在旁边的黎欣彤身上,“咦,这位是?”

    “哦。这是我的新婚妻子,黎欣彤。”薄衍宸拉着黎欣彤的手向齐老太太介绍,“彤彤,这位是阿延的奶奶。”

    “奶奶好!”黎欣彤柔柔的叫了句。

    “呦。阿宸,动作挺快的哈。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怎么都没请我喝喜酒?”齐老太太埋怨的口气中带着一丝羡慕。

    “刚领的证,婚礼还在筹备呢!”薄衍宸说,“到时候一定请您喝喜酒。”

    “好!好!”齐老太太连连点头,“我一定来。”

    说完朝coco狠狠的瞪了一眼。她怎么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孙子?

    Coco:“……”他这又是招谁惹谁了?刚才听到要把她接回家去住的时候,老太太高兴的什么似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又翻脸了?

    哎!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无论几岁的女人都一样。

    薄衍宸又和齐老太太寒暄了几句,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奶奶,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齐老太太点头:“嗯。我们这边还有一点手续还没办完,你们先走吧,改天带着媳妇儿来做客哈!”

    “好,一定的。”薄衍宸笑着点头。

    夫妻二人一走,齐老太太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回头指着coco,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看看人家阿宸,先是不声不响有了个儿子,现在又不声不响娶了个美若天仙的媳妇儿,简直是人生的赢家。怎么到了你这边就一穷二白,啥都没有?同样是兄弟,这差距也太大了吧?好好学着点!”

    coco:“……”学什么学?这东西是想学就能学的会吗?

    老太太看他不说话,气不打一处来:“我和你说的话,你到底听见没有?国庆节如果不带个女朋友回来,就别再叫我奶奶了!”

    “什么?国庆节?”coco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您不是说等明年过年的时候吗?怎么提前了?”

    “废话!当然得提前咯!”齐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先前我不知道阿宸已经结婚了的事儿。”

    coco:“……”尼玛!人家结婚管他屁事!这也能成为老太太逼婚的理由?他真是命苦,躺着也中枪——

    车里,黎欣彤呆呆的坐在那儿,神色茫然的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景物。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外婆的异常举动。

    外婆到底是怎么了?即便是老年痴呆症最严重的时候,也只是不认人而已,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过激的行为。

    刚才外婆看薄衍宸的眼神完全像是看到仇人似的憎恨。

    按道理说,薄衍宸的面相也不像坏人的类型,就算外婆真的认错人,也不至于会把他当成十恶不赦的人呀!

    手上突然一暖,黎欣彤低头就看到了男人宽大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

    “在想什么?”薄衍宸用指腹摩挲着她细嫩的掌心,“怎么手那么凉?是不是冷气太低了?”

    “不是。”黎欣彤摇摇头,“我只是在想外婆的事儿。”

    “哦,这个啊……”说起这个事情,薄衍宸也深感无奈,“外婆的事情你也别太担心,我已经联系了西城最好的心理医生,明天就过来为她诊断。相信应该不会有大碍。”

    黎欣彤点点头:“嗯。谢谢你。刚才真的很不好意思。你好心好意陪我来,外婆却那样对你……”

    想到薄衍宸那么高高在上的矜贵男人,被又打又骂,这场景,黎欣彤想想就觉得内疚,更觉得心疼。

    “傻瓜,干吗跟我道歉?”薄衍宸揉了揉她的发顶,“你外婆也是我外婆,我不会介意的。再说了,外婆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脑筋不清楚,认错人了也难免。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出她的病因,然后对症下药。其他的事情都不必太在意。”

    虽然薄衍宸对夏淑芬的态度也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宁愿相信她是认错了人。

    “阿宸。”黎欣彤有些哽咽的声音,“你对我真好。”

    她感谢薄衍宸为她、为外婆做的一切。

    薄衍宸笑了笑,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我说了,我不是对谁都那么好的。对你好,是为了让你对我更好。”

    “那……我需要做什么?”黎欣彤一脸知恩图报的表情。

    薄衍宸一看鱼儿已经上钩,心头大喜,表情却不动声色,“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一切都交给我,我来做。”

    黎欣彤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总觉得这话听上去哪儿哪儿都怪怪的。

    晚上回到家里,黎欣彤一进门就被薄衍宸压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吃了一顿。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抱进了卧室的大床上,男人正分开她的双腿打算来第二波。

    黎欣彤并拢双腿想要起身逃跑,却被薄衍宸的大手捉住脚踝,往自己的肩膀上扛,“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嘛。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一切都交给我,我来做。”

    被撞得飞上云霄的那一刻,黎欣彤这才终于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深层次含义。

    同时也明白了,在他的字典里,“做”永远只有一种含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