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31章 要败家也好歹等我死了以后

    直到手机铃声自动消失,薄景轩仍然不敢接起来。

    手中的手机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烙的他的手心生疼,可扔掉又不现实。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薄修睿打来的。看来老爷子这次是不打通电话不罢休了。

    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该来的终究会来。

    又纠结了半晌,薄景轩才叹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薄景轩!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果然电话那头传来薄修睿近乎咆哮的声音,幸亏他有先见之明,将手机离开耳朵半个手臂的距离,要不然他那可怜的耳朵现在大概已经报废了。

    薄景轩等电话里的怒吼声平息后,才将手机放在耳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忐忑不已的心情:“爷爷,是这样的。刚才在会场,我的手机调成了静音,所以没听见。真对不起!”

    “对不起?你还有脸说对不起?”薄景轩良好的认错态度并没有平息薄修睿心头的怒火,反而让他更加的愤怒,“那块地为什么没有拿下,你给我解释清楚!”

    “是……是小叔他一直加价,所以……”薄景轩知道自己这个解释弱爆了,可似乎除了这么说,别无他法。

    “放屁!你特么忽悠谁呢?”薄修睿忍不住爆粗,“地皮的成交价格是6.57亿。我给你的权限是7亿,你还有4000多万可以加价,为什么放弃?还和我说什么阿宸一直加价,就算他真的加到7亿,超过了你的权限,你还是可以打电话来向我请示。可你做了什么?莫名其妙放弃了,连招呼都不打,你当我是死的吗?”

    薄景轩吓得大气不敢喘,任凭老爷子训斥。这事儿本来就错在他,这会儿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这块地对我们薄氏有多重要?啊?你小子就算是要败家也好歹等我死了以后再败!往我枉我那么信任你,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去做。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你……你简直气死我……”

    薄修睿越骂越凶,越骂情绪越激动,到最后,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喘气声。

    “老爷子,老爷子……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啊……来人啊!来人啊!”电话那头传来老夫人安惠瑛焦急的叫喊声,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电话在各种嘈杂声中自动挂断了。

    薄景轩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老爷子一直以来都有心脏病,情绪一激动就容易犯病。

    记得上次犯病是一年前,他开车撞死哥哥薄景荣死的那次。

    老爷子知道后,伤心过度,心脏病发,抢救了一天一夜才脱离危险。

    说到底,那次老爷子差点被气死,他是间接的罪魁祸首。

    而这次,他成了直接的罪魁祸首,因为那块地原本是可以拿下的。

    薄景轩心里发怵。

    老爷子两次心脏病发,两次都是被他给气的。

    上次酒驾撞死人,虽然罪过大,可他不是故意的,情有可原。

    而这次的事情恐怕老爷子不会原谅自己,搞不好自己的总裁位置都不保。

    想想看,总裁的位置其实原本就不属于他。

    要不是薄景荣死的早,哪里会轮到他呢?

    薄景荣是薄景轩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人忠厚,德才兼备,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薄氏的总裁,是老爷子默认的接班人。

    薄景轩一直很嫉妒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嫉妒他比自己聪明,嫉妒他比自己受宠,也不止一次在心里抱怨老爷子偏心。

    大概是天意,一年前那场车祸,让薄景荣一命呜呼。

    虽然薄景轩不是有意撞死他的,但他却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一切都是天意。

    如果不是天意,为什么他撞死的不是别人,正好是自己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不是天意,为什么车祸的时候正好没有目击者?

    如果不是天意,老爷子又怎么会正好病发?否则,按照老爷子的性格,一定会大义灭亲送他去警局自首。

    如果他因此坐了牢,成了阶下囚,还有什么机会当总裁?还会像现在这么风光?

    说句难听的,幸好他撞死了薄景荣,否则,他哪里会有今天的一切呢?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天意!

    他就是天生的好命,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化险为夷。

    退一万步说,这次的事情老爷子虽然气大了,可说到底只不过是一块地而已,难不成还比他这个亲孙子重要?

    这么想着,薄景轩渐渐释怀了。

    然!那个摆了他一道的人,他也必定不会放过!——

    从拍卖现场出来,芮文涛一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他家boss怎么能那么厉害?居然加了不到一千万的价格就拍得了那块地。

    先前,他还一直以为,以那块地的炙手可热程度,没有7亿是怎么都拿不下来的。

    现在只花了6.57亿,足足节省了4千多万,简直神了!

    “薄少,你怎么能提前料到薄景轩会和罗勇狼狈为奸呢?”这是芮文涛最想不通的地方,难不成boss能未卜先知?“说真的,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您是没看见,薄景轩看到这个视频后,那表情,简直跟吃了翔一样!哈哈哈!”

    芮文涛越说越开心,也顾不得车里还坐着自己的老板,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薄衍宸坐在后座上,低着头,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碰触着,听到芮文涛的笑声,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眸平静的看着他:“这不是什么神来之笔,我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这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芮文涛:“……”boss这是谦虚吗?

    “那……那您为什么让我跟着薄景轩?难道不是您一早就知道他要去收买罗勇?”

    芮文涛说的没错。中场休息的时候,正是薄衍宸派他跟着薄景轩,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拍到了两人狼狈为奸的证据。

    “我让你跟着他,是因为我猜到他肯定会有所行动,至于他是不是去收买罗勇,我并不肯定。”薄衍宸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