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56章 天生的冤家

    不过这个猜测立即被黎欣彤否定了,因为逻辑上根本解释不通。

    如果她真的被迫怀孕,那么为什么要生下孩子呢?直接打掉不就完了吗?

    这么说,自己是自愿怀孕的咯?

    可当时她才十九岁呀!

    她死都不相信才刚刚成年的自己,会做出未婚先孕这种出格的事情来。

    一开始,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脑子里一团乱麻。

    但渐渐地,她想通了,事情已然发生,逃避是最愚蠢的做法,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事实查清楚。她一定要找回那段失去的记忆!

    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查自己的生育记录。

    当时她还不到法定婚龄,准生证一定办不了,去计生办一定查不到。

    那么只能去当初生孩子的医院查了。

    可西城有那么多家医院,查起来难度一定很大,这事儿光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恐怕难以办到,看来这事儿还得找人帮忙。

    她认识的人里面,薄衍宸无疑是能耐最大的人。

    可这事儿恰恰最该瞒着的人就是他。

    哎!这可怎么办呢?愁死她了!

    黎欣彤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莫双双。

    她是医科毕业,同学里几乎都是当医生的,找她帮忙说不定行得通。

    这么想着,黎欣彤蓦的从位置上站起来,拉开门,朝门外走去——

    瞿华庆那头,本以为堂姐这个大忙人起码到下午才会给他回音。没想到,不到半小时,堂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可给出的答复却让他吃了一惊。

    堂姐通过医院的系统查询了黎欣彤当天的就诊记录。她所做的一系列孕前常规检查并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出结果的几个项目情况也较为良好。

    于是堂姐亲自去体检科问了宋医生,因为有时候医生的口头询问事项不一定会记录在病历上。

    不问还好,一问,得知黎欣彤竟然在三到五年前生过孩子。可是西城妇保院却没有任何关于黎欣彤的生育记录。

    这个结果让瞿华庆一时无法接受。

    黎欣彤今年才二十四岁,三到五年前,那才几岁?他怎么看黎欣彤都不像是那么开放大胆的女孩儿。

    就算真的是这样,像薄衍宸这样洁癖的男人怎么会接受得了?

    而且根据堂姐的表述,黎欣彤得知自己曾经生过孩子的消息后,当场吓晕了。这又如何解释呢?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曾经生产过?这怎么可能?

    饶是脑子一直非常好使的瞿华庆,此时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

    他觉得与其坐在这儿一个人乱猜,还不如找莫双双商量商量。毕竟这是小师妹拜托他去查的,知道结果了,也不好瞒着。

    于是他站起身来,朝莫双双的办公室走去。

    瞿华庆快要走到莫双双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定睛一看,居然是黎欣彤。

    “黎小姐。”瞿华庆先叫了她一声。虽然coco和景浩然他们都叫黎欣彤为嫂子,可他却始终叫不出来。

    “瞿医生,你好。来找双双的?”瞿华庆既是养老院的外聘医生,又是莫双双的师兄,在这儿看到他,黎欣彤并不觉得意外。

    “呵呵,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是过来……和她打个招呼。”本来他确实有要紧的事儿找莫双双,可现在黎欣彤过来了,看来这事儿今天是说不成了,“你也来找她?”

    “我……来看我外婆,顺便和双双打个招呼。”黎欣彤没法说明自己的来意,只好编了个借口。

    瞿华庆当然知道黎欣彤没说实话,可也不能说破,微微勾唇,“既然都是来打招呼的,不如……一起进去吧。”

    “好啊!”黎欣彤点点头。反正这事儿也不急,大不了等瞿华庆走了以后再说。

    两人各怀心思,刚想往里走,门突然哗啦一下被打开,院长从里面走了出来。

    瞿华庆:“院长?!”

    “咦?瞿医生,你怎么在这儿?”院长问。

    “哦,坐诊结束了。我来和双双打个招呼。”

    “哦。不巧了,双双刚刚出门。”院长说。

    “嗯?她去哪儿啦?”黎欣彤忍不住问。

    “这位是……”院长这才注意到瞿华庆边上站着的气质美人。

    “这位是双双的朋友,黎小姐。”瞿华庆介绍道。

    “哦。你就是双双的闺蜜,晕倒的那位?看来这丫头还真没说谎。”院长脱口而出。

    黎欣彤:“……”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她晕倒的事情连院长都知道?一定是莫双双这个大嘴巴说的!

    这么一说,瞿华庆岂不是知道刚才她说谎了吗?

    黎欣彤尴尬的瞥了瞿华庆一眼,后者朝她绅士地一笑,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我是双双的闺蜜。”黎欣彤说,“刚才我身体不舒服晕倒了,幸亏有双双来接我。她耽误工作了,是不是?真不好意思。”

    黎欣彤态度太诚恳了,反而弄得院长很不好意思,忙摆摆手,“黎小姐,看您说的。双双她这是……是帮助朋友,应该的,应该的。”

    “院长,双双她人呢?”瞿华庆问。

    “哦,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养老院的一个老人被家属接走了。才没几天的功夫,老人离家出走了,留了个字条说是来找双双了。现在家属找上门,问双双要人来了。哎!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提起这事儿,院长就觉得闹心。

    说完,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哦,对了,那个老太太的家属姓翁,好像还是个知名的造型师。听说家里势力很大。这样的人物,我们养老院可得罪不起!”

    瞿华庆:“……”这人除了coco还会有谁?

    黎欣彤:“……”这两个真是天生的冤家,到哪儿都能碰到。

    “您说的那个人我刚巧认识,他叫翁延,是我的朋友。”瞿华庆觉得这会儿他也不能推脱避嫌,毕竟黎欣彤是知道他和coco的关系的,“院长,您别担心,我估计他也是急了,不会真问你们要人的,毕竟人也不是在养老院走丢的。一会儿我找他问问情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