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79章 谁让你犯贱

    “薄少,我怀疑red里出了内奸。”芮文涛大胆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薄衍宸的脸色瞬间变得深沉,这个他早就想到了。

    “能接触到设计图的人,除了设计师本人外,还有参加产品线设计初稿讨论会的人。一个一个的排除,应该可以找出内奸。”芮文涛咬牙切齿的说。

    薄衍宸沉思片刻,缓缓抬起头,“内奸的事情一会儿再议。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补救。这几款设计肯定是不能用了,要换新的填补上去。”

    “什么?新的?”芮文涛断定薄衍宸是被气糊涂了,“薄少,这次他们抄袭我们的五款设计都是发布会上的主打款,重新设计恐怕来不及。您看……”

    “去把茆煜叫来。”不等他说完,薄衍宸就打断他道。

    芮文涛愣了一下,看来设计部的人接下去都不要睡觉了。可是boss不心疼其他人,也得心疼自己的媳妇吧?

    难道他忘了黎欣彤也是设计部的人吗?

    “还愣着干吗?赶紧把最后一件事情汇报完。”薄衍宸催促道。

    芮文涛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真的很佩服薄衍宸的处变不惊,前两件事情全部都是让人焦头烂额的事情,他居然还惦记着最后一件事情。

    “那个……”芮文涛吞了一口唾沫,“susanna的经纪人艾伦打了好几次电话给我。说前几天susanna上节目的时候,因为主持人问到您的隐私,她愤然甩脸走人。现在……节目组联合媒体抵制封杀了她,并且建议经纪公司雪藏她。”

    薄衍宸面无表情的开口,“嗯,所以呢?”

    芮文涛噎了一下,“所以,艾伦想请您出面,帮助和媒体沟通一下,能不能撤销对她的封杀。”

    “我为什么要帮她?”薄衍宸反问。

    “……”芮文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怯生生的说:“她是因为帮您保守秘密,拒绝回答主持人关于您和薄老爷子关系的问题,所以才……”

    “这早就不是秘密了。”薄衍宸冷冷的说,“他们想怎么写随意,反正这些都是事实。”

    芮文涛汗颜。

    搞了半天,薄衍宸根本不在意媒体对他身份的妄加揣测。

    我勒个去!感情人家susanna是自作多情了?

    “我听说susanna小姐因为这件事,现在连工作都停了。”芮文涛觉得susanna是为了薄衍宸才弄成这样,基于人道主义考虑,也不能无动于衷吧?

    “怎么?你心疼了?”薄衍宸睨了他一眼,“那你就动用自己的关系去帮她吧,我不介意。”

    芮文涛一口鲜血差点喷浆出来,涨红了脸道,“薄少,您能不能别总消遣我?”上次说让他牺牲,这次又这样说,到底想闹哪样啊?

    “你说她因为这件事,已经全面停工了。那么我问你,月底发布会的舞美设计师是谁?”薄衍宸突然问。

    芮文涛恍然大悟。

    对啊!谁说susanna全面停工了?red集团可从来没有说过不让她工作哦。

    这个艾伦,在他面前胡说八道装可怜,他差点被忽悠了。

    “以后像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要向我汇报,我很忙。”薄衍宸冷声。

    芮文涛又是一头冷汗。好吧。这事儿算他多管闲事了。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这样吧。”薄衍宸说,“前两件事情按照我刚才说的,抓紧时间办。”

    “是!”芮文涛又抹了一把汗,匆匆退出门去——

    黎欣彤和莫双双分开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离下午上班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坐公交车是来不及了。

    黎欣彤一咬牙,奢侈点,打个车吧。她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后,走到路边去等。

    天上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黎欣彤没带伞,正想找个地方躲雨,突然,嘎吱一声,一辆崭新的路虎停在了她的面前。

    旁边正好有一个大水坑,哗啦一声,溅了她一身的水。

    谁那么没公德心?

    “喂!你会不会开车?”黎欣彤上前一步,咚咚敲了两下车窗。

    车窗缓缓降了下来,露出黎筱筱那张盖着厚厚浓妆的僵尸脸。

    “哎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姐姐呀!”黎筱筱朝她露出不怀好意的奸笑,“怎么?没带伞?上哪儿去,要不要妹妹我载你一程?”

    眼前的路虎好生熟悉,黎欣彤这才想起来,这俩车不正是她出狱那天,在黎家大门口看到的那辆么?

    呵!同样是黎家的女儿,黎筱筱可以开着豪车四处溜达,可她却连坐个出租车都觉得奢侈。

    大概连老天都要流泪了,才会下那么大的雨。

    黎筱筱怎么可能那么好心载她,搞不好想找她麻烦都说不定。

    黎欣彤才不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不必!我自己打车!”

    刚往前跑了两步,黎筱筱就开着车追了上来,“姐姐,赶紧上车吧。别死撑。难道你想淋成落汤鸡?”

    她当然不想淋成落汤鸡,但她更不想搭黎筱筱的车。

    黎欣彤不理她,加大脚步往前跑。

    突然轰的一声,黎欣彤下意识转头,看到黎筱筱突然加大油门朝她冲了过来,吓得她连忙往旁边一避让,汽车和她擦身而过。

    黎欣彤不受控制的重重跌倒在地上,膝盖着地,丝袜立即破了一个大洞,鲜血顺着膝盖往下淌,滴在地上迅速化开,然后很快被雨水冲走。

    这一跤摔得很重,黎欣彤只觉得钻心的疼,想要起来却力不从心。

    嘎吱一声,汽车在她前方五十米处停了下来,又迅速倒了回来。车门打开,一双细高跟凉鞋踏了出来,哒哒哒走到她面前。

    “呵呵!姐姐,是不是很疼啊?”黎筱筱带着笑意问道。

    黎欣彤忍着剧痛,抬眸愤恨的瞪着她,“黎筱筱,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是在犯罪,知道吗?”

    “犯罪?呵呵!你可别吓我哦。”黎筱筱居高临下的俯视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好心好意让你搭车,你却不领情。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给你的小小惩罚。谁让你犯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