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80章 几乎每天都要做

    耳边都是黎筱筱的嘲笑声,黎欣彤拽紧拳头,膝盖上的伤让她疼的站不起来,无法做到和黎筱筱平视,但她也绝对不会低下高贵的头,在气场上得压住对方才行。

    黎欣彤冷哼一声,“黎筱筱,你就会这点雕虫小技?幼稚!”说完她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你给谁打电话?”黎筱筱突然紧张起来。

    黎欣彤不搭理她,拨通电话后,不紧不慢的开口:“喂,是110吗?我要报案。有人故意开车撞我。在龙阳路鑫辉广场附近,车牌号是:西A97778,我姓黎……”

    砰地一声,黎欣彤还没有说完,手机就被黎筱筱一把夺过了过去,重重砸在了地上,瞬间分崩离折。

    “贱人!你居然敢报警!”黎筱筱气急败坏的吼道。

    以前,自己不管怎么欺负黎欣彤,她都默默忍受,从来不会反抗。可今天,她只不过是恶作剧,开车吓吓她,没想到黎欣彤居然会不动声色的选择报警。

    原本她以为,一年的牢狱生涯会让黎欣彤变得更加的怯懦。现在她才发现,自己似乎估计错了。

    黎欣彤变了,变得强大了。

    “我为什么不敢报警?你这是危险驾驶,我会保留起诉你的权力!”黎欣彤冷冷的说。

    “呵!危险驾驶?”黎筱筱冷笑道,“没想到你坐完牢出来,其他的没长进,法律知识倒是懂了不少。”

    黎欣彤笑了笑:“谢谢夸奖,自然比你这个法盲懂得多。”

    黎筱筱嘴角抽了抽,本来想挖苦她,没想到却自己讨了个没趣。

    “黎欣彤,你别嘴硬。”黎筱筱冷笑道,“你是黎家的大女儿,却没有我这个二女儿混的好。我在黎家吃好穿好住好,出门还有豪车代步。而你呢?硬生生被爸爸赶了出来,无家可归,连你的卧室现在都变成了我的杂物房。大热天出门连个车都舍不得打,冒着大雨在街上狂奔,弄了一身泥,我看着都觉得辣眼睛。你长的比我漂亮,读书比我读的多,有什么用?不还是得不到爸爸的宠爱吗?”

    黎欣彤瞪着黎筱筱,没有回话。

    她说的都是事实。当年,父亲带着邱爱华和黎筱筱登堂入室,气走了母亲。

    年幼的黎欣彤跟着母亲回了外婆家。

    外公早就去世,外婆身体不好,一直靠着外公留下的积蓄,勉强过活。

    家里突然多了两张嘴,生活负担陡然加重。母亲只好出去工作,外婆在家里带着她。从此三个女人相依为命。

    十二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外婆没有能力独自抚养她,只好把她送回了黎家。

    之后的日子便是度日如年,在黎家,她始终都是个外人。

    上了高中,她干脆住在了学校里,有时候甚至连节假日都不回家,为的就是避开那丑陋的一家人。

    终于等她上了大学,和薄景轩恋爱之后,父亲才似乎慢慢对她好起来。

    这个时候,外婆却突然得了老年痴呆,幸好得到薄景轩的帮助才能支付得起昂贵的费用。在这点上,她还是从心里感谢薄景轩的。

    可这个男人却始终不是她的良人。

    黎筱筱看她不说话,更加得瑟了:“哦,对了,连你的未婚夫现在都是我的。呵呵!黎欣彤,你注定就是个失败者!”

    “你妈喜欢抢别人的男人,你也学会了她那一套,看来做小三也是会遗传的。”黎欣彤冷笑道,“黎筱筱,你现在成了网红,所以才那么得瑟,是不是?”

    黎筱筱闻言,脸色蓦的一僵。

    上次她和薄景轩在酒店偷情被记者拍到后,她就彻底火了。各种报道铺天盖地,多半都是骂她的。后来,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把她过去和男人鬼混的大尺度照片挖出来,挂在了网上。

    于是乎,那一阵子,她都不敢出门。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

    这件事甚至波及到黎建国公司的生意。许多大客户纷纷撤单,公司损失惨重,黎建国为此气的差点进医院。

    最让黎筱筱更郁闷的是,这件事情后,薄景轩对她也开始不耐烦起来。

    最近,约他好几次都说没空,似乎是故意躲着她。大概是因为网上的照片,觉得她是不正经的女人。

    以前,两人几乎天天黏在一起,在一起就是做那档子事儿,疯狂的狠。

    现在,两人就算偶尔碰面,薄景轩对她也似乎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你那些照片我可是都有欣赏过哦。只能说拍照的技术不错,只是模特儿嘛……差了点儿。不管是身材、颜值还是姿势,都没法和专业的岛国片女主角相比。”黎欣彤嘲笑说,“不知道薄瑾轩看了这些照片后,有何反应呢?”

    “你!!”黎筱筱气的鼻子都歪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那个说话轻声轻气,温文尔雅的黎欣彤。她……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毒舌了?

    黎筱筱当然不会认输,“景轩对我好得很。才不会为了区区几张电脑合成的照片嫌弃我。我们恩爱的很,几乎每天都要做。景轩在那方面真的很厉害,每次都让我特别满足。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你一定没有体会过。”

    黎筱筱恬不知耻的诉说着,那露骨的话语,让黎欣彤都替她觉得害臊。

    她那陶醉的表情,似乎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似的。看的黎欣彤一阵恶寒。

    “只可惜你和景轩在一起那么久,他连碰都不愿意碰你。哎!!真是可怜啊!”黎筱筱扼腕叹息。

    黎欣彤朝她翻了翻白眼,明明是她不想让薄景轩碰好吗?猪八戒倒打一耙。

    黎欣彤点点头:“嗯,可能那段时间我正好不在他身边吧,久不开荤的男人容易饥不择食。就像是人饿急了,什么臭的烂的都往嘴里塞。这都是一个道理,没什么毛病。”

    她这么说,并不是要为薄景轩出轨开拓,而是不想让黎筱筱太嘚瑟。

    黎筱筱这下真的火了,敢把她形容成臭的烂的。

    “黎欣彤!你欺人太甚!”黎筱筱举起手掌就要往她脸上扇,却被一只大手扣住了手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