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84章 朋友妻不可欺

    瞿华庆不禁在脑海中幻想着自己婚后的幸福生活,身边如花美眷相伴,膝下儿女成群。

    未来妻子原本模糊的面貌渐渐清晰起来,定睛一看,竟然是黎欣彤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吓得他一个激灵。

    “瞿医生,你怎么了?”黎欣彤的声音将他从遥远的西伯利亚拉回了现实。

    老天,他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大白天意淫这些东西?意淫的对象居然还是自己兄弟的老婆。

    朋友妻不可欺。自己这样实在是……太令人不齿了吧?

    黎欣彤看他面色有些不对劲,关切的问道:“你是不是被雨淋了,所以有些着凉?”

    她的眼神清澈,不带一丝杂质,看的瞿华庆羞愧难当。

    看得出来,黎欣彤是作为朋友发自内心的紧张他的健康,可他呢?却大白天把她当成意淫的对象。相比之下,自己的内心是多么的丑陋。

    如果黎欣彤知道了他内心的肮脏想法,说不定会把他当成流氓吧?

    “没,没有。我是男人,淋了这么点雨不要紧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瞿华庆说完,也不等黎欣彤反应,立即发动汽车,朝医院驶去。

    一路无言。到了医院后,瞿华庆从后备箱里拿了一条干的外套,让黎欣彤披在身上。

    可她一个年轻女人,披着男人的衣服总归不太雅观,于是瞿华庆领着黎欣彤从货运电梯上楼,去到了他的办公室。

    空荡荡的货运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黎欣彤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阿嚏阿嚏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吸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瞿华庆可笑不出来,眉头紧蹙:“你可能感冒了。一会儿我给你开点药。”

    “哦。麻烦你了。”黎欣彤点点头。在医生面前,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比较好。

    “说什么麻烦的话?”瞿华庆不悦道,“你非要和我这么见外吗?”

    黎欣彤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她这是礼貌用语,顺口那么一说而已。

    这人还挺较真的,可能是职业的关系,医生比较严谨固执吧。黎欣彤总觉得和瞿华庆相处挺别扭,具体哪里不舒服,她也说不上来。

    瞿华庆在医院的地位很高,年纪轻轻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单间办公室,不仅面积大,装修也相当上档次,完全不能和莫双双这样的小菜鸟医生的办公室相提并论。

    瞿华庆递上一块干净的毛巾,又指了指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你先进去把湿衣服换下来,里面有吹风机,记得把头发吹干。”

    “好的。”黎欣彤拿着毛巾和衣服袋子,朝里面走去。

    趁着黎欣彤换衣服的间隙,瞿华庆走出办公室,去药房那里拿一些包扎用的东西,顺便再拿点感冒药。

    卫生间里,黎欣彤用热水擦了擦身子,吹干头发,然后换上那件连衣裙。

    真是衣服好不好,穿上才知道。

    即使电脑效果图出来的时候,她都不觉得有多好看。拿在手里,更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可现在穿在真人身上,简直美的让她移不开视线。

    镜子里的她,就像是出落凡间的仙子。

    清新蓝色的小花朵,散发出独特的温柔气息。层叠的荷叶边袖口设计,精致柔美的刺绣分分钟穿出高级感,还有恰到好处的露肩加上侧边开叉,都像是一件艺术品,让她瞬间拥有女神的光圈。

    难怪diana看到后会吵着要穿了,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艳。

    哎呀!黎欣彤捂了一下脸,觉得是不是太自恋了?

    哪有人被自己美呆的?

    黎欣彤收拾了一下心情,刚想走出门去,突然觉得腿上凉飕飕的,低头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光着腿。

    呃!丝袜摔破了,已经不能再穿了。而且膝盖有伤,恐怕这几天都不能穿丝袜,夏天穿长裤又太热,这么说,这几天都得一直光腿了。

    幸好这条裙子的长度刚好过膝,可以盖住膝盖上的伤口,不然岂不是糟践了如此仙的一条裙子。

    黎欣彤吐了吐舌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就在她踏出去的一刹那,整个人愣住了。

    瞿华庆不在办公室里,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宽大的办公桌旁。

    女人显然被突然从里间走出来的黎欣彤给吓到了,“你……是谁?!怎么会在华庆的房间里?”

    女人大约三十多岁,穿着时髦,气质干练,眉宇间长得和瞿华庆有几分相像。黎欣彤听她叫华庆,猜测可能是瞿华庆的亲戚吧。不然也不会用这种质问的口气。

    “我是瞿医生的朋友。请问您是?”黎欣彤觉得还是先问清楚对方的来头比较好。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瞿华庆的亲朋好友,那么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下,为什么会从瞿华庆的休息室里出来,以免让他的亲朋好友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女人皱了皱眉头,高傲的扬了扬下巴:“我是华庆的堂姐,华庆他人呢?”

    堂姐?难怪她长得和瞿华庆有几分相像。

    黎欣彤突然想起莫双双说过,瞿华庆的堂姐是妇保院的院长,难怪气场那么大,女领导就是不一样。

    黎欣彤正在默默感叹着,就听瞿安蓉冷冷的开口道:“我问你他人呢?”

    黎欣彤愣了愣,瞿安蓉的口气听起来不太友善,难不成是对她有所误会?

    看来她确实有必要解释一下了,“哦,我想瞿医生大概是去药房拿药了吧。”

    “拿药?”瞿安蓉诧异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是你病了吗?”

    “哦。也不算病吧。”黎欣彤说,“刚才我摔了一跤,膝盖摔破了,又淋了雨,有些感冒。正好遇到瞿医生,他就说带我来这儿换换湿衣服,顺便帮我包扎一下伤口。”

    瞿安蓉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好奇,“你……和华庆是什么关系?”

    黎欣彤一愣,不知道瞿安蓉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作为普通朋友,借他的地方换套干净的衣服。他是医生,帮着朋友包扎下伤口,不是说多正常有多正常吗?

    难道非得有什么特殊关系才可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