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86章 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得昏了头

    瞿华庆真觉得自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姐,我再和你说一遍,我和欣彤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另外,就算她曾经生过孩子,也不能表明她就是不正经的女人。你都不了解人家,就给人下这种定论,是不是太武断了?”

    瞿安蓉怒了,瞿华庆从来都不曾顶撞她,今天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竟然敢当面指责她武断。这让她简直没法忍。

    “华庆!我看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得昏了头!”瞿安蓉开始口不择言起来,“我不管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总之,以后不许和她来往!”

    “姐,你有没有搞错?”瞿华庆也生气了,“我已经成年了,有结交朋友的权力,你没有资格干涉!况且欣彤也不是什么狐狸精,她是个好女孩!”

    “我呸!”瞿安蓉朝地下啐了一口,“你口口声声说她是好女孩。你对好女孩的标准就那么低?我劝你尽早和那个女人分手。否则,你以为过得了我爸妈的关?他们要是知道你和这样的女人来往,不气死才怪。”

    大伯和伯母对他有养育之恩,他当然不敢怠慢。瞿安蓉这么说,无非是拿他的软肋相要挟。

    瞿华庆压住火气道:“姐,你别在伯伯和伯母面前胡说。他们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遇到事情容易多想,我不想让他们为了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烦恼。”

    瞿安蓉拿准了他的软肋,得意的笑道:“现在知道怕了?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如果你说不出口,我出去和她说!”

    她说完就要往外走,却被瞿华庆一把拉住:“站住!你是不是疯了?!人家对我根本就没那个意思,你出去和她说,算是怎么回事?”

    瞿安蓉愣了愣,半晌,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哦,我知道了,难不成是你单相思?那个女人对你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瞿华庆动了动嘴,没有直接否认。薄衍宸曾经嘱咐过他、景浩然还有coco,不要把他和黎欣彤领证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他不能告诉瞿安蓉,黎欣彤的真实身份。

    “我只能告诉你,欣彤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关于她的私生活,我不想做过多的探究,请你也不要再妄加揣测。她在你医院所做的检查,涉及她的个人隐私,如果泄露出去,造成什么影响,恐怕你也难辞其咎吧。”

    为了不让瞿安蓉再纠缠不清,他只能使出杀手锏来了。

    瞿安蓉震惊的往后退了一步,颤抖的手指着他:“你……你竟然敢拿这个威胁我?你这个恩将仇报的东西,你别忘了,当初是你求我去查的诶!”

    瞿华庆知道自己这么做很不地道,但他也是被逼急了。如果瞿安蓉再这么没玩没了的闹下去,说不定会惊动外面的黎欣彤。到时候,大家都撕破了脸,一定会闹得不可收拾。

    这次,他只能当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了。

    “只要你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说,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瞿华庆面无表情的说,“欣彤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因为她的过去而和她断交。姐,希望你能理解。还有,今天的事儿,我很抱歉。”

    “你……”瞿安蓉气的脸都绿了,“你等着!以后有事儿别来求我!”

    说完,她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黎欣彤在门外,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似乎有争吵的声音,具体在吵些什么,她听不清。但她猜得到,争吵一定很激烈。

    这从出来的瞿安蓉脸上就能看得出来。

    瞿安蓉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黎欣彤,气不打一处来,但又不能当面骂她,只好恶狠狠的朝她瞪了一眼,一跺脚,夺门而出。

    砰地一声,门被摔的震天响。

    黎欣彤:“……”

    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

    黎欣彤不禁感叹道:当医生的手劲就是大!

    刚才瞿安蓉临走的时候,留下的这个充满仇恨的眼神让黎欣彤彻底懵逼。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这位大姐了,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像是和她前世有仇似的。

    这位大姐哪来这么大的戾气?莫不是工作压力太大,导致内分泌失调?更年期提前到来?

    黎欣彤正腹诽着,瞿华庆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上了白大褂。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瞿华庆朝黎欣彤微微颔首致歉,神情淡漠,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那场争吵。

    倒是黎欣彤有些讶异的扯了扯唇角:“没关系。你……和你堂姐……没事儿吧?”

    “一点家务事。不打紧。她就是这脾气,两句话说不拢就……呵呵,让你见笑了。”瞿华庆淡淡的说,似乎对瞿安蓉甩脸走人的行为习以为常。

    虽然瞿安蓉的脾气不大好,但看得出她是真心实意关心自己的堂弟。

    这和黎欣彤家里的情况完全不同。黎筱筱和她流着同样的血,却是恨不得她死。

    相比之下,瞿华庆要幸福的多了。

    黎欣彤苦笑着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瞿华庆拿出包扎用具,“你把腿放平,我先消毒,可能会有点疼。”

    黎欣彤咬着牙点点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瞿华庆笑了笑:“别那么紧张,我的包扎技术很好,尽量会减少你的疼痛。”

    其实包扎这种小事儿,护校毕业的实习护士就能完成。要是院长知道他一个堂堂肿瘤科的专家,在这儿帮助病人包扎小小的擦伤,肯定会气的直跳脚,大呼:“浪费医疗资源!”

    “嘶!!”瞿华庆一分神,碘酒棉花碰到了伤口的中心,痛的黎欣彤龇牙咧嘴。

    “对不起,弄痛你了吧?”瞿华庆抱歉的说。

    “没事没事。我能忍。”黎欣彤咬了咬牙。

    瞿华庆不再胡思乱想,用最快的速度包扎完毕,“好了。伤口暂时包扎好了。注意这几天洗澡的时候尽量避开,如果伤口有发炎的现象,一定要马上到医院来就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