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96章 有钱就任性

    如果说邱劲松把她当作竞争对手,甚至劲敌,在她背后制造谣言,甚至抹黑她、诽谤她,她都能想得通,可其他的人呢?她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他们,为什么他们会对她有那么大的敌意呢?

    本来她还觉得red集团的工作氛围比其他一些大公司要好,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啊!

    黎欣彤不禁有些失望。幸好,还有倪紫颖这样热心的好人。

    其实……茆煜也还不错。虽然脾气怪了点,可心眼却一点都不坏,人挺正直。这是黎欣彤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慢慢得出的观点。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黎欣彤收回视线,重新走回办公桌边,拿起笔继续工作。

    另一边倪紫颖去茶水间用一次性杯子装了几块冰块,转身往回走。

    她心里担心着黎欣彤的伤,步伐不自觉的加快,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人。

    啪的一声,杯子掉在地上,冰块撒了一地。

    倪紫颖刚想开口抱怨,一抬头,顿时愣住了:“芮特助!”

    芮文涛盯着一地的冰块,满头问号:“你……拿着那么多冰块干吗?哪里不舒服吗?”

    女装部这几天忙的昏天黑地,难不成这妞是中暑了?

    “不是。”倪紫颖边说边蹲下身来捡地上的冰块,“欣彤的手被热水烫伤了,我拿点冰块帮她冷敷一下。”

    “什么?!”芮文涛几乎是脱口而出,“简直是胡闹,用冰块敷怎么行?得马上送医院!”

    倪紫颖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一脸懵圈地抬起头,“不用去医院那么夸张吧?她只是皮肤有些红而已,应该不算严重。本来我要送她去医务室,她说不用,拿冷水敷敷就行,我觉得还是得拿点冰块比较有效果。”

    芮文涛神情严肃:“我去看看。”说完,径直朝女装部走去。

    倪紫颖:“……”这是几个意思?能让芮文涛那么在意的人,公司里除了薄衍宸,似乎没有第二个了吧?

    黎欣彤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让公司第一特助那么紧张?难道真的和薄衍宸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

    倪紫颖看着芮文涛的背影,两道眉毛搅在了一起。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黎欣彤以为是倪紫颖,头都没抬,继续工作,“紫颖,谢谢你,你把东西放下吧,我自己会敷。”

    “天哪!夫人!您不是烫伤了吗?怎么还在画图?”芮文涛激动的声音把黎欣彤吓了一跳。

    她猛地转身,看见芮文涛站在门口。

    “芮特助,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吗?”

    “小倪说你烫伤了,伤的严重吗?”芮文涛的视线在她的两只手之间徘徊。

    “没事了。其实,连冰块都不用敷。”黎欣彤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红的地方没有起水泡,说明问题不大。如果不放心,待会拿冰块敷敷就好。”

    芮文涛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你该不是为了这事儿过来的吧?”黎欣彤问。

    “哦。”芮文涛这才想起来,朝门外看了看,然后关上门,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小的袋子,“这个是薄少让我拿给你的。”

    黎欣彤接过袋子一看,是最新款的iphone手机。

    “这个……太贵了吧?”

    她一直觉得手机不需要追求时尚,也无法理解有些女孩为了得到一款最新款的手机,竟然会去卖肾。

    手机嘛,基本功能齐全,能用就好。

    “呵呵。”芮文涛抓了抓头皮,“这个是我自作主张买的。薄少让我看着办,我就挑了个最新款、功能最齐全的,也没看价格就买下了。您看看,好不好用。”

    黎欣彤:“……”这不废话吗?这么贵的手机不好用的话,她能把生产商给打死!

    不看价格就买下,真是有钱就任性。

    既然买都买了,也没道理拿去退,黎欣彤只好收下了,“有劳芮特助了。”

    “哪里的话。夫人太客气了。”芮文涛说,“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先出去了。”

    黎欣彤朝他挥挥手:“慢走。”

    芮文涛刚一转身,黎欣彤突然想到了什么,把他叫住道:“芮特助,有件事儿我可以问一下吗?”

    “您说。”

    “那个……”黎欣彤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那个,董事长是不是让你去打断黎筱筱的腿?”

    “啊?怎么这事儿您也知道。”芮文涛惊讶的问。

    “董事长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边上。”黎欣彤解释道。

    “哦。”芮文涛点点头,“夫人,您放心,我们的人一定会做的很干净,警察想查也查不到。”

    黎欣彤的嘴角抽了抽,怎么听着像是要毁尸灭迹的节奏。

    “我不是这个意思。”黎欣彤说,“你能不能让派去的人手下留情,把她弄成骨折就成,不要真把腿给弄断,可以吗?”

    她不是圣母婊,只是……实在不忍心看着一个花一般年纪的女孩从此瘸着一条腿。

    “这不可能。”芮文涛拒绝的很干脆,不留一点余地。

    “为什么?”黎欣彤问,“你是怕董事长会怪罪你吗?不用怕,我有信心说服他。”

    芮文涛叹了一口气,“夫人,我不是怕董事长怪罪,也不是不想帮你。而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派去的人恐怕已经动手了。”

    黎欣彤惊恐的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夫人,您不必难过。”芮文涛劝道,“黎筱筱虽然是您的妹妹,但她是怎么对您的?我可是亲眼所见。那次,要不是我敲昏了薄景轩,你恐怕就被拍下了那种视频。您现在为她求情,可当时也没见她为您求情,反而和薄景轩狼狈为奸一起害你。这次又差点把你撞伤。对这样的心肠歹毒的人,您如果心存善念,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亵渎。因为下一次,不知道她又会用什么恶毒的招数来对付你。您别怪薄少狠心,至少我觉得他这次做的一点都不过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