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197章 伤透了他的心

    黎欣彤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芮文涛说的没错。她不应该对黎筱筱这样心肠歹毒的人心存善念。

    可每次在关键的时候,她骨子里的黎家血液就不自觉的冒了出来,总是想起她们是流着相同血液的姐妹。

    罢了!随他去吧。反正现在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黎欣彤叹了一口气,望向窗外,雨后的西城,天气变好,阳光驱散了乌云,或许也能驱散人们心中的阴霾……——

    华川医院,vip病房。

    “我不吃,你们都给我滚出去!”随着一声怒吼,杯碗瓢盆的碎裂声响起。

    “老爷,您息怒,身体要紧。”安惠瑛站在一旁,温柔的劝慰着。

    转头,对旁边的佣人道:“小琴,去把地上收拾一下。再换一盘来。”

    “我说了不吃,你听不懂人话吗?”薄修睿大声道,“你拿一盘来我摔一盘。不信你就试试。”

    “老爷,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安惠瑛继续柔声,“您现在是病人,医生让您多补充点营养。这样病才会好的快。才能早点出院。”

    “早点出院?呵!”薄修睿冷笑道,“你是不是照顾我几天,觉得烦了?没关系,你嫌烦就给我滚。我一个人在这儿,耳根还清净些。”

    安惠瑛的忍耐力超乎常人,即便薄修睿蛮不讲理,一言不合就出口伤人,可她却总是一副温柔贤惠的模样。

    这也是为什么薄修睿脾气那么火爆,还能和她共同生活五十多年的原因所在。

    “老爷,我觉得您没有说实话。”安惠瑛说,“您是那么喜欢热闹的一个人,平日里孩子们不回来吃饭您都会不开心。如果我真的走了,留您一个人在这儿,清净是清净了,可您真的受得了?”

    薄修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即便他对安惠瑛其实早就没有了男女之间的爱情,可不得不承认安惠瑛才是那个最懂他的女人。三两句话就能把他分析透彻。

    “老爷,一会儿美姿来和我换班。我先回去,帮您煲个汤,晚上我来陪夜。”安惠瑛说,“还有景轩,下了班也会来看您的。”

    薄修睿冷哼一声:“谁稀罕他们来看我?”

    他已经住进来好几天了,来看他的人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波。可却始终没见到他最想见到的人来。

    “那您稀罕谁来看?是阿宸吗?”安惠瑛干脆帮他点破。

    “谁说是这个臭小子了?”薄修睿死不承认,瞪眼道,“我才不稀罕他来看我呢!他敢来,我立马把他轰走!”

    “哦?是吗?”安惠瑛似笑非笑,“那一会儿我倒要看看您是怎么轰他走的。”

    “什么?他要来吗?”薄修睿蓦的从床上坐起身来,顿时来了精神。可人毕竟上了年纪,躺了好几天,突然起的快了,眼前一黑,又仰面倒了下去。

    “您慢点!”安惠瑛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医生说了,您的病情刚刚稳定,动作幅度不能太大。”

    “少废话!”薄修睿不耐烦的推开安惠瑛,“刚才你说什么?阿宸一会儿要来吗?你怎么知道?”

    安惠瑛朝他神秘一笑:“因为……是我让老季去请他来的。”

    “是你?”薄修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瞬间消失,“哼!谁要你多管闲事?我有说要见这个不孝子吗?”

    “好,就算是我多管闲事吧。”安惠瑛好脾气的说,“可你们始终是父子俩。就算阿宸不愿意认您,可您终归是他的父亲,不是吗?我知道您因为他抢了您的地生气,可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了他现在的能力变强了,能和您抗衡了。您应该高兴才对,是不是这个理?”

    安惠瑛这番话表面上是在劝说薄修睿,字字句句像是在为薄衍宸说话,从而调和他们原本僵化的父子关系。

    可听到薄修睿耳朵里,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薄修睿最恨的就是薄衍宸不服他的管束,和他对抗,和他作对。安惠瑛当然了解这一点,

    她这番话正是在提醒薄修睿:这小子翅膀长硬了,要造反了。

    薄修睿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想和我抗衡?痴人说梦!”——

    薄衍宸在接到季叔电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快要下班的时间。

    听到薄修睿生病住院的消息时,薄衍宸的心情有那么一丝烦躁,不过,让他去医院看望薄修睿,他做不到。

    薄修睿这次做的那么绝,抢占市场,安插卧底,盗用设计,无所不用其极,伤透了他的心。

    本来他已经一口拒绝了,可季叔却锲而不舍,软磨硬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差点把五年前救他的事情搬出来。

    薄衍宸最受不了他提这个事儿。当年,他被人暗算,差点死掉。如果不是季叔及时出现把他救出来,估计他已经去地下和母亲见面了。

    季叔对他有救命之恩。

    所以,对于季叔的请求,他真的无法拒绝。

    下班后,他先让阿斌送黎欣彤回家,自己开车去医院。

    薄衍宸连东西都没买,更没打算久留。他愿意去已经很好了。

    别的,呵!免了吧!

    推开病房的门,薄衍宸一眼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薄修睿。

    才没过多久,他看上去似乎老了好几岁,人也瘦了许多,脸色发黄,看上去很憔悴。

    听见动静,薄修睿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站在门口的薄衍宸的那一刻,眸子蓦的亮了亮。

    薄衍宸也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父子俩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似乎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有些事情已经了然于心。

    安惠瑛看着父子俩的眼神互动,皱了皱眉,起身热情的上前招呼:“呦,阿宸来啦。好久不见!”

    薄衍宸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绕过她,走到病床边,“季叔说你病了,让我来看你。”

    薄修睿的脸色变了变:“如果你季叔不让你来,你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来,是吗?”

    “既然您什么都知道,还问我做什么?”薄衍宸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