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00章 我肯定比他帅

    对于小忆同超乎年龄的小大人口气,黎欣彤有些哭笑不得,“异性相吸?呵!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叫异性相吸吗?”

    “谁说我不懂了?”小忆同骄傲地扬扬下巴,“异性相吸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相互吸引。我们班里有好几个女生都想追我,就是这个道理。”

    黎欣彤:“……”我勒个去!现在的孩子真是早熟啊!这么小的孩子就被人追了。长大了还了得?

    黎欣彤不禁回忆自己童年的时候,五岁?呵呵!五岁的时候她完全没有男生女生的概念好吗?

    “有这么多的女生追你,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黎欣彤问。

    “知道。”小忆同的眼神闪亮亮,透着自信的光芒,“当然是因为我长的帅啦!”

    噗!这孩子也真够不谦虚的,动不动就把帅放在嘴上。

    “那你和爸爸哪个比较帅?”黎欣彤故意逗他。

    因为事实上,两人根本没有可比性。小忆同长的最多算是漂亮,他还那么小,完全没有上升到帅的地步。

    小忆同托着腮,认真地思索着,半晌终于得出了结论:“在外形和身高方面爸爸虽然比我强些,但我的优势也很明显。”

    “哦?”黎欣彤来了兴趣,好以整瑕的看着他,“你的优势在哪儿,说说看。”

    “我比爸爸年轻啊!我比爸爸年轻了二十多岁。等我长大了,爸爸已经老了,背也驼了,皮也皱了,到了那个时候,我肯定比他帅!”

    噗!黎欣彤只觉得耳边天雷滚滚。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二十年后,薄衍宸变老了的样子。不过,她可认同小忆同的说法。

    薄衍宸就算老了,也一定是个脊梁挺直的帅老头。

    “你这孩子,有你怎么形容你老爸的吗?”黎欣彤嗔怪道,“要是被你爸听到了,非修理你不可!”

    “怕什么?我爸又不在。”小忆同顽皮的吐吐舌头,“而且我知道妈妈最好了,肯定不会出卖我的。是不是?”

    黎欣彤:“……”这马屁拍的,让她都没法接。

    “再说了,人本来就会变老。这是自然规律。所以,爸爸也会变老。”小忆同一拍胸脯,“爸爸老了以后,我养他!”

    噗!

    黎欣彤:“……”她彻底被小忆同打败了。

    “我们小少爷真是个孝子。”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祁妈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那是!”小忆同听到夸奖,更加得瑟了,牵起黎欣彤的手,郑重其事道,“妈妈,你放心吧。等你老了以后,我也养你。”

    黎欣彤的嘴角抽了抽,她想说,其实她有交社保,老了以后有退休工资,不用他养活。

    话虽如此,可她心里还是感动的紧。忆同还那么小,就懂得孝顺父母,可见薄衍宸的家教极好。

    “妈妈,我们快上楼吧。我还没和你说重要的事情呢!”小忆同拉着黎欣彤往楼上去,“要不然等爸爸回来了,就说不成了。”

    黎欣彤膝盖有伤,走不快,被他拉着走,伤口扯的有点疼,她皱了皱眉头,怕扫孩子的兴,忍着没有吱声。

    好不容易到了二楼,伤口由于摩擦,疼的厉害,额头上都渗出了些许冷汗。小忆同却没有察觉,一口气将黎欣彤拉到自己的儿童房里,关上门。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黎欣彤扶着床沿坐下来,疼痛稍微缓解了一点,她长吁一口气,

    “妈妈,你知道吗?我们学校出大事了!”小忆同的声音有些激动。

    “真的?到底什么事儿啊?”黎欣彤故意装作很八卦的样子。

    其实,她并不觉得小孩子口中的大事儿会有多大。也许在他们大人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甚至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事儿。

    “一共有三件事儿。”小忆同竖起了三根手指头,在黎欣彤眼前晃了晃,“我们班的京京和满满,您还记得吗?就是上次和我打架的那两个。”

    黎欣彤当然记得,那两个熊孩子能骂出那么难听的话来,谁会忘记?当然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熊孩子的母亲。

    用泼妇来形容这两个女人一点也不为过。

    “嗯,记得。怎么啦?”黎欣彤紧张的表情,“他们是不是又欺负你了?啊?给我看看!”她边说,边在小忆同的脸上,以及手和胳膊等裸露的肌肤上打量着,差点就动手脱他的衣服来看了。

    “妈妈,我没事啦!”小忆同连忙阻止黎欣彤,他是小男子汉,不能让女生脱衣服,即便是妈妈也不行,“我没有被欺负。京京和满满今天没来上学,老师说他们转学了。”

    “转学?”这个消息让黎欣彤颇为惊讶。

    “嗯,是的。”小忆同说,“好像是全家都移民了。”

    黎欣彤:“……”

    这两个女人不是口口声声说,家里的老公是西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能让她三天内滚出西城的吗?

    怎么三天过去了,她倒一点事儿都没,她们反而举家迁移了呢?甚至连国内都待不下去,直接移民去国外了?

    这也太令人意外了吧?黎欣彤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薄衍宸出手了吗?可是……这动作也忒迅速了吧?才三天功夫,就能把两家人赶出西城,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赶出了中国。这得有多大能耐的人才能办到啊!

    “妈妈妈妈,你在想什么呢?”小忆同的声音拉回了她已经飘远的思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黎欣彤摸了摸小忆同的头:“宝贝,你接着说,妈妈听着呢。”

    “哦。”小忆同接着说,“京京和满满平时最爱欺负同学,班里好多人都被他们打过。现在他们走了,大家别提有多开心呢!都商量着办个party庆祝呢!”

    黎欣彤:“……”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送瘟神呢?

    “你们打算怎么庆祝?”黎欣彤问。

    “嗯……”小忆同想了想,“他们说,谁家最大,就去谁家开party。”

    黎欣彤笑了:“那你们班里谁家最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