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08章 我以后就赖定你了

    薄衍宸骂起人来绝对是不留一点情面,今天黎欣彤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她心里觉得……爽!

    黎建国大概一辈子都没有被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过,而且还是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当众被骂。

    有好些路过的人,纷纷停下来驻足观看,有的还指指点点,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和邱爱华两个。

    两人的面子上挂不住了,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但无奈薄衍宸的气场太强大,周身笼罩着王者的霸气。吓得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正在这时,急诊室的门开了,一个医生走出来:“谁是黎筱筱的家属?”

    “我是!”

    “我是!”

    黎建国和邱爱华几乎异口同声。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啊?”邱爱华扯住医生的袖子急切的问道。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救她!”黎建国的神情看上去似乎比邱爱华还要焦急。

    看的黎欣彤心里一阵寒凉。

    记得她十九岁那年,因为意外事故昏迷了很久,那时候只有外婆陪在她的身边。黎建国明明知道,却一次都没来看过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她过。

    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待遇差那么多?

    黎欣彤在心里苦笑着。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有些冰凉的小手。

    黎欣彤抬头正对上薄衍宸温柔的快要腻出水来的目光。她的心头像是被羽毛刷过一般,这一刹那,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你们不用急。”医生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面无表情的说,“伤者并没有生命危险。”

    “哦,那太好了。太好了。”黎建国松了一口气。

    “真是谢天谢地!太好了,谢谢医生!”邱爱华双手合十。

    医生接着开口:“不过你们也别太乐观。她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右腿上的伤很重,小腿腿骨断裂,需要马上做手术。你们谁签字?”

    “什么?!”邱爱华差点瘫倒,“腿断了?怎么会这样?!”

    医生说:“嗯,断了。应该是被类似铁棍这样的钝器打断的。”

    “是谁?是谁那么残忍?”邱爱华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好了,老婆,先别研究这个了。救人要紧。”黎建国劝导妻子。

    “你们到底谁签字?”医生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不签字手术没法做。”

    “我来我来!”黎建国刚拿起笔,突然哎呦一声叫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骨折了,根本写不了字。

    “我来签吧。”邱爱华拿起笔来,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医生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重新走了进去。

    邱爱华看着痛的龇牙咧嘴的黎建国:“老公。要不,你自己去看个医生吧。我要在这儿等筱筱的手术结果。”

    黎建国望着自己红肿的手腕,无奈的点点头:“嗯。我自己去。你留着吧,有事儿和我打电话。”

    黎欣彤有些纠结着要不要陪黎建国去看医生,却被薄衍宸搂住肩膀抱起来,“彤彤,咱们走。”

    直到坐进车内,黎欣彤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怎么啦?还在想刚才的事儿?”薄衍宸看着小妻子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嗯。”黎欣彤点头,看着薄衍宸的眼睛,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想说什么尽管说吧。”薄衍宸摸摸她的头发,柔和的视线看着她,“别好像一副害怕我的样子,这样会让我很受伤。”

    他总是能轻易的猜到她的心思。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她觉得自己在薄衍宸面前完全就像是透明人。

    “阿宸。”黎欣彤有气无力的叫了他一声,仿佛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我知道自己不该心软。可是……在看到黎筱筱受伤的样子后,我心里挺难受的。还有我爸,刚才他的样子好像老了十几岁……他们始终都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真的做不到完全无视他们。”

    薄衍宸看着小妻子氤氲着水汽的双眸,心不由的抽痛了一下。

    她说的没错,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即使对方伤自己再深,也始终是自己的亲人。

    就像他一样,一面恨着薄修睿对母亲和他的无情,一面看着他病重躺在床上的样子又莫名的难受和烦躁。

    黎欣彤的心情他同样体会过,也完全可以理解。

    黎欣彤消瘦的肩膀轻轻耸动,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阿宸,我知道自己很没出息,被他们伤害的那么深,却还是对他们心软,这样的我一定让你很失望吧?”

    薄衍宸伸手,将黎欣彤揽进怀里,心中感慨万千,“傻丫头,你怎么会那么想?你是我老婆,我就算对全世界的人失望,也不会对你失望的啊!你是那么心地善良,能够娶到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福分。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薄衍宸用修长的手指帮她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可越抹,黎欣彤眼中的泪水越多,好像怎么擦都擦不完。

    薄衍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许哭了,听见没有。你看你,妆都花了,像个小花猫。这个样子,丑死了!再哭我不要你了哦。”

    黎欣彤破涕为笑,嘟起嘴,佯装生气道:“哼,你嫌我丑啊?再丑也是你老婆,我以后就赖定你了,你休想甩掉我哦。”

    薄衍宸笑了,心情甚是愉悦,“不哭了,这才是乖女孩。知道吗?你笑得样子最美!”

    不得不承认,薄衍宸的情话说得越来越溜了,而她也越听越顺耳。以前还会觉得别扭害羞,现在只会觉得甜蜜。

    “讨厌,油嘴滑舌!”黎欣彤被成功逗笑了,笑中带着泪,刚才郁结的情绪,现在荡然无存了,抬手看了下腕表,“好了,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忆同还在家里等着呢。”

    “好。”薄衍宸俯身帮她扣安全带,却突然用余光瞥到旁边的一辆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薄景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