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10章 他是不是当我死了?

    薄景轩愣了一下,立即听出电话那头的人是罗勇。

    那块地竞拍失败后,他不仅拒绝兑现当初承诺罗勇的1200万,还威胁了他一通后,将他的电话拉黑。

    本以为罗勇一定就此放弃了,没想到他又换了一个号码打过来讨债。呵!真是锲而不舍!

    “我上次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薄景轩口气不善道,“钱我是不会给的,随便你去举报好了。”

    罗勇冷笑道:“举报?呵呵!我才不会那么傻。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拿到钱。我举报了你,也拿不到钱,你觉得我会做这样的亏本生意吗?”

    “我不管你什么目的,反正一句话,我没钱!就这样吧!挂了!”

    薄景轩刚想挂掉电话,就听罗勇说:“如果你不给钱,那我就只能和你爷爷要了。听说薄老爷子心脏病犯了正住院,不知道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不会直接气死呢。”

    薄瑾轩浑身的血液腾地一下直冲脑门。

    上次竞拍失利,已经把老爷子给气病了。

    如果让老爷子知道,他不仅没拍到地,还欠了一千多万,一定会再次气得心脏病发。

    医生已经警告过他们,如果他再次病发,真的有可能会醒不过来。到时候他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薄家一大家子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到时候联合起来把他这个总裁给弹劾掉,那他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老爷子就算要死,也不能因为他而死。

    “你别乱来!”薄景轩急了,“有事儿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千万别去找我爷爷。”

    “哈哈哈!”罗勇狂笑着,“薄景轩,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现在一听到我要告诉薄老爷子,就怂了?”

    薄景轩气的牙痒痒,但又不好发作,耐着性子道,“罗勇,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私下协议,要解决也是我们两个商量着解决,别牵连其他人。你的目的不是要钱吗?我爷爷要是因为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捞不到一分钱好处。”

    “少废话。钱什么时候给?说个具体时间。”罗勇恶狠狠道,他要不是被高利贷逼急了,也不至于这么穷凶极恶。

    “你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薄景轩有意拖延。

    “一个礼拜?”罗勇吼道,“薄景轩,你耍我呢?明天……要是明天我拿不到钱,你就等着为薄老头收尸吧。”

    “你……喂,喂……”薄景轩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卧槽!!”薄景轩忍不住爆出一记粗口。

    一直以来他都花钱如流水,靠着公司给的薪水连日常开销都不够,更别说存钱了。

    薄家虽然有钱,但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每笔开销都需要登记在册。1200万现金不是小钱,一下子提取这么一大笔钱,公司财务肯定会知道,万一到时候惊动了薄老爷子,追问起来,这件事儿想瞒都瞒不住。

    怎么办呢?

    对了,找他的那些朋友。

    薄景轩拿出电话找了他最好的兄弟,西城一个富二代的公子哥。一听他是来借钱的,立马借口手头紧给回绝了。

    薄景轩低咒了一句,又拨通了另一个哥们的电话。结果一样,先聊得挺欢,可一听说他要借钱,对方就开始哭穷,说最近去澳门赌钱输惨了。

    第三个借口说钱都被老婆拿走了,手上只有一千块,如果要,可以给他,不用还。呵!还真是大方!

    第四个最离谱,一开口反而向他借钱。尼玛,是他要借钱好吗?

    ……

    打了一圈电话,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气的薄景轩差点把电话给砸了。

    他算是看透了,这帮人哪里是他的朋友?

    无非都是些酒肉朋友,平时前呼后拥,左一句薄少,右一句薄总,哄得他开心,哪一次不是他请客买单。

    有些朋友和他借钱,但凡他手头宽裕,总是来者不拒。

    借了以后就有借无还。

    现在他有困难了,和他们借点钱,怎么就那么难?

    薄景轩一生气,把这些狐朋狗友的电话全部拉黑。

    朋友那里没戏唱了,那就只能和亲戚借了。

    母亲吴美姿的钱几乎都压在了股市里,现在股市低迷,好多只股都被套牢了,低价抛售不亏死才怪。就算是打死母亲,她也不肯割肉的呀。

    对了,奶奶平时也不去投资,她那里兴许有点儿积蓄。嗯,待会儿就向她去借。

    现在嘛,得先上楼去应付老头了。

    薄景轩对天长叹一声,抬脚朝住院部大楼走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薄修睿的怒吼声。

    “这个畜生怎么还没来?他是不是当我死了?啊?”

    哐啷啷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母亲吴美姿的求饶声。

    “爸。您息怒。我已经打过电话了,景轩已经在楼下了,马上就到了,您再等等。”

    “马上到,马上到。这已经是你第五次这么说了!你当我老糊涂了啊?”薄修睿骂道,“这都一个多小时了。马上是多久?一分钟?两分钟?你说!”

    吴美姿低着头不说话。她也不知道马上是多久。心里把这个坑母的儿子骂了几万遍了。脸上却不能流露出半分的情绪,她陪着笑脸道:“爸。您别急。我再打电话催催。”

    薄修睿阴沉着脸。

    今天薄衍宸来了一趟,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觉得可疑,问了几个公司高层,不问不知道,一问,差点把他给气死。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薄衍宸会说出那些极端的话来。

    薄修睿一怒之下,还没到下班时间就让吴美姿立即叫薄景轩过来。

    可这小子拖拖拉拉快两个小时了,电话打了不下七八个,到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实在让人恼火。

    “不用催了。”薄修睿阻止正要打电话的吴美姿,“你再打给他最后一次。告诉他,既然他把我的话当放屁,那么明天我就把他总裁的位置罢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