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18章 连笑都笑的那么骚气

    “谁带的多,孩子肯定和谁亲。亿同现在明显更听你的话。”薄衍宸笑道:“你可别谦虚。”

    “你们俩都别谦虚了。”季叔听得牙齿发酸,这夫妻俩用得着在外人面前互相夸赞对方吗?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恩爱似的。

    “父母的行为对孩子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亿同这孩子的教养之所以那么好,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季叔很客观地总结道。

    这话倒并不是刻意恭维,而是发自内心。

    不仅是父母的行为,父母之间的关系好坏,也会影响孩子的性格和行为习惯。

    亿同每天都生活在充满爱和笑声的环境里,性格能不好吗?

    薄衍宸笑了:“季叔,你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了?”

    他笑的那么爽朗,把季叔看呆了。

    以前的薄衍宸很少笑,经常扳着一副扑克脸,深沉内敛。没想到他竟然会笑,还笑的那么好看。

    啧啧啧,娶了媳妇儿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连笑都笑的那么骚气。

    黎欣彤看季叔似乎有话要问薄衍宸,便说:“阿宸,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了,你陪季叔好好聊聊。”

    “好。我抱你上楼。”薄衍宸说。

    “不用了。”黎欣彤摆摆手,当着季叔的面,抱上抱下的好像不太好,“楼下也有房间,我先眯一会儿。”

    薄衍宸明白小妻子的意思,也没有再坚持,将她扶去一楼的房间后,很快回到了客厅。

    “季叔,找我什么事儿?”薄衍宸开门见山。

    季叔看了薄衍宸一眼,缓缓开口:“少爷,今晚您能去医院看望老爷,他真的很开心。这几天他一直闷闷不乐,就是盼着您去看他。”

    “哦?是吗?”薄衍宸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那他表达开心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大吼大叫、摔盘子摔碗,就差没骂他十八代祖宗了。呵呵!也许他是想骂的,只不过那些祖宗里有他自己在,不能骂而已。

    季叔尴尬地扯了扯唇角。

    晚上这父子俩见面的时候,他正好不在。是后来护士告诉他才知道的。看护士咂舌的样子,他就知道,当时的战况一定很激烈。

    “这个……您是知道老爷的,他就是这脾气。就算心里高兴,也不会承认。有时候发了脾气,过后立即就后悔了,还有……”

    “季叔!”薄衍宸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您大晚上专程来我这儿一趟,就是为了和我介绍老头的脾性?”

    季叔的脸一僵,半晌才说了一句:“少爷,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来这儿,并不是为了帮老爷说话。而是……来和您说一些事实。您今天和老爷说了那些话后,他立即就去做了调查。结果,他发现您说的那些事儿,是景轩小少爷趁着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背着他偷偷干的。他真的事先一点儿都不知情。”

    其实,薄衍宸早就猜到这事儿和薄景轩拖不了干系。可他不相信薄修睿这么老奸巨猾的人,会连一点风声都不知道。

    就算薄景轩刻意隐瞒他,其他人难道是死的?薄修睿的亲信那么多,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可能瞒得住?

    薄衍宸冷笑:“不知情?呵!现在他倒推得一干二净。他是董事长,一句不知情就可以了吗?我不管这样的行为是出自他之手还是薄景轩之手,反正代表的都是整个薄氏。”

    “少爷,这次您真的冤枉老爷了。”季叔解释道,“上次那块地皮竞拍失利后,老爷当天就气得心脏病发,在医院抢救了很久才醒过来。其间,公司的事情全都由小少爷处理。而且老夫人吩咐,除了几个近亲,其余人一概不准打扰老爷养病。所以……没有人敢和老爷汇报公司的事情。老爷自然什么都不知道。”

    薄衍宸看着季叔诚恳的表情,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如果是这个原因,倒是合情合理。原来是安惠瑛这个女人。薄衍宸在心里冷笑着,这个女人的毒辣手段,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吧?

    五年前,他出的那场意外,怀疑就是安惠瑛派去的人干的。但那些人后来离奇失踪,所以他根本没有证据指证那个女人。

    薄修睿却一直当她是个吃斋念佛,无欲无求的大善人。呵!连枕边人都不了解,真是可悲。

    薄衍宸却不想提醒他,反正就算他说了,薄修睿也不会相信。

    “少爷,您要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季叔看薄衍宸神色凝重,闷不吭声,以为他不信。继续解释道,“老爷了解到真实情况后,马上把景轩小少爷叫来,狠狠的骂了一顿,还把他放了大假,面壁思过。现在公司的事务都由秦副总全权负责。”

    “秦副总?秦淮?”薄衍宸挑眉。

    秦淮大概是薄氏集团唯一一个和他关系尚可的人了。

    秦淮虽然是薄修睿的人,却和季叔一样,在他最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薄修睿当然不知道这些。

    薄衍宸和秦淮也不是经常聚在一起。只是偶尔,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会互相问候一下。彼此间没有断了联络。

    “是啊!”季叔点头,“老爷连夜把秦副总叫到了病房,商量公司的事情。我想,他们大概是在商量如何解决薄氏和red集团的矛盾。”

    “哼!老头哪来的自信?”薄衍宸冷哼一声,“他以为派出秦淮就可以解决这件事儿?笑话!”

    季叔叹了一口气,“景轩少爷留下的烂摊子,总归要有人收拾吧。老爷现在躺在病床上,没法处理公司的事儿。只能找个可靠的人来办,除了秦淮,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人选了。”

    “谁说没有人选?”薄衍宸笑了笑,“季叔你不就是一个吗?”

    季叔呵呵地干笑了两声,“少爷您真会开玩笑,我只是一个管家而已,对于公司经营的事情,一窍不通。我来这儿,只是想把您走后的事情完整叙述一遍。我只是……不希望你们父子俩的误会越来越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