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19章 他的小女人真的不适合撒谎

    薄衍宸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突然低低地笑起来:“误会?呵!我和老头之间岂止是误会那么简单?”

    的确,薄衍宸和薄修睿之间不单单是误会,还夹杂着不可调和的深层次矛盾。尤其是母亲的死,让薄衍宸一直耿耿于怀。

    想到当年薄修睿的冷酷无情,想到母亲和自己所受的苦,他就无法做到原谅薄修睿,尽管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季叔愣了一下,他能体会薄衍宸心中的恨。

    “少爷。”季叔说,“其实,当年的事情老爷有自己的苦衷。只是那些事儿不方便告诉您罢了。您母亲的死,他很自责很内疚。这些年他一直试图在您身上作出补偿,可……您一直不愿意接受他。他心里着急,一急,脾气就更大了,其实,他心里是想对您好的。”

    薄衍宸冷笑:“这么说,倒是我的错咯?”

    “不是的。”季叔摇头,“您误会我的意思了。其实,老爷一直想认您,还有意想让您接他的班。真的,这话他亲口告诉过我,他还说,……”

    “好了,别说了!”薄衍宸不耐烦地打断他。

    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了不止一遍,每听一次,都是对他耳朵的亵渎。

    “他想认我,想让我接班?呵呵!很抱歉,我不想认他,更不会接他的班。我有我自己的公司,对他的薄氏根本不感兴趣。他想把薄氏交给谁,随意,千万别考虑我。还有,希望他找到接班人的时候,薄氏还没有倒闭。”

    季叔被他最后一句话给怔住了。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说话都那么不给人留情面。

    “季叔,如果您今晚是来和我叙叙旧,谈天说地,我乐意奉陪,甚至可以陪你小酌几杯,秉烛夜谈。”薄衍宸说,“可是……如果您来是为了做老头的说客,那么很抱歉,我要忙了。彤彤的膝盖受伤,我要照顾她。”

    季叔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吗?

    看来今天他来这一次,收效甚微啊!这父子俩的脾气还真是一样,又臭又硬!

    估计他再说下去,薄衍宸就要毫不客气地轰人了吧。

    “那好吧。”季叔站起身来,“既然少爷您还有事儿,那我就不打扰了。”

    薄衍宸也不打算挽留,站起来道,“季叔,我送送你。”

    “不用了。”季叔笑道,“这边的路我认得。”

    “那好吧。路上小心。”薄衍宸说着,朝门外喊了一声,“祁妈,送客!”

    “是!”祁妈从院子里跑进来,“季叔,这边请。”

    季叔刚想走,又回过头来,小声对薄衍宸说,“少爷,我最后再说一句。医生说了,老爷的心脏病很严重,如果下次再犯,可能会……”

    季叔没有再往下说,只是朝着薄衍宸看。

    余下的话在两人的对视中已然清晰明了。

    季叔走出去很久,薄衍宸还站在原地,回味着刚才季叔临走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

    薄修睿的心脏病真的已经那么严重了吗?可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不是应该对此无动于衷的吗?为什么他的心那么难受,就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突然,腰间多出一双温暖的手,紧接着传来黎欣彤轻柔的声音:“阿宸,季叔走了吗?”

    “嗯。走了。”薄衍宸转过身来,“你不是说累了要眯一会儿吗?怎么出来了?”

    黎欣彤靠进他的怀里,“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粘人了?”薄衍宸嘴上那么说,心里却甜蜜的很。刚才心底的阴霾也渐渐驱散了。

    “阿宸……”黎欣彤柔柔地叫了他一声,“刚才季叔和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薄衍宸的脸色变了变:“偷听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我知道啦。”黎欣彤说,“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房间的隔音太差了,而且我的听力又太好了,所以……”

    好蹩脚的理由。

    薄衍宸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小女人真的不适合撒谎。偷听就偷听呗,他又不会真的怪她。

    薄衍宸并不想戳穿她,“那你听到了以后,有什么感想?”

    “我觉得……”黎欣彤看了他一眼,在确认他没有生气的情况下,才继续说道:“父子之间有什么误会不能解开呢?难道你真的一辈子都不认这个父亲吗?”

    “我和他的事儿,太过复杂,你不明白。”薄衍宸说。

    “我不是不明白,我是不知道。”黎欣彤试探着问,“你……你能告诉我吗?”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的像蚊子叫。她害怕,怕薄衍宸不但不愿意提起往事,反而会大发雷霆。毕竟,为了这件事儿,他已经纠结痛苦了二十多年了。再说一遍等于把伤口再撕裂一遍。

    血淋淋的,他会疼,她更疼!

    没想到薄衍宸却在沉默了片刻后,抬眸问了一句:“你真的想知道?”

    “嗯。”黎欣彤怯生生的点点头:“可以吗?”

    薄衍宸看着她害怕又期待的眼神:“好,我告诉你。”

    反正这些事情,她迟早也会知道。他从头到尾都没打算瞒着她。况且,这些事情,曾经她都知道,只不过……忘记了而已。

    薄衍宸将小妻子抱上楼,两人躺在卧室的大床上。

    黎欣彤依偎在薄衍宸的怀里,听着他娓娓道来那些往事。

    三十年前,薄修睿的薄氏集团已经发展的很好了,分公司遍布国内外。

    M国的分公司无疑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也是薄修睿最为重视,并且亲自筹备的一个分公司。

    那时,m国的分公司刚刚成立,他的工作重心几乎都在m国。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一个叫苏暖的女孩。

    苏暖是分公司成立的时候,招录的一批行政秘书。她只有十八岁,才勉强高中毕业。

    由于学历不够,她的主要工作是清扫薄修睿的办公室,还有一些打字复印的工作。

    在行政秘书中的地位是最低的。

    不过苏暖很勤快,即便干的是最简单机械的工作,她也干的非常认真敬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