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0章 突破了最后的防线

    苏暖虽然年纪小,可心思很细腻。

    每次打扫完房间后,都会留下便利贴。

    例如,刚刚为地板打好蜡,她就在进门的地方贴上一张小纸条:地板很滑,小心摔倒。

    薄修睿一工作就会忘了吃药吃饭,她就会在他的办公桌或者电脑上贴上:按时吃药、按时吃饭的小纸条。

    一开始,薄修睿看到这些小纸条,会觉得很幼稚。他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

    薄修睿的性格使然,自负又霸道,所以,他连私人助理都不配备。总觉得自己能搞定一切。

    于是,他只要一看到小纸条,就会撕掉。可是苏暖这姑娘却固执的很,薄修睿撕撕撕,她贴贴贴。

    薄修睿身边的人都对他惟命是从,这个刚来的小丫头竟敢和他唱反调。

    他一怒之下,把苏暖调到了茶水间,变成了公司低位最低的茶水小妹。

    尽管被贬,可苏暖却毫不在意,干起端茶递水的工作,依然勤勤恳恳,尽心尽力。薄修睿有好几次路过茶水间,都能听到里面传出苏暖欢快地歌声,那样的悦耳动听。

    薄修睿却对此不屑一顾。

    没有了苏暖的小纸条,他继续投入到紧张又快节奏的状态中去,觉得没人管束的感觉真好。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忙工作忙到忘记吃饭,结果胃溃疡发作,痛晕了过去。

    那天正好是苏暖值晚班,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晕倒在门口的薄修睿。

    身在异国的他,受到了苏暖无微不至的照顾。小姑娘守在薄修睿床边,忙前忙后,等他病好了,苏暖却病倒了。

    薄修睿并非铁石心肠,苏暖痊愈后,被调回了他的身边。

    从此,小纸条又开始出现在薄修睿的办公室里。

    和以往一样,那些小纸条依旧被撕下来,但不同的是,它们全部都被薄修睿收藏在了抽屉里。只要有一天,小纸条没有出现,薄修睿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

    渐渐地,大家发现薄修睿变了,他的生活开始变得有规律,按时吃饭,按时吃药,很少熬夜,甚至连烟酒都没有过去那么凶了。

    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薄修睿变得比以前亲切了,脸上甚至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许是寂寞,身在异国,两颗孤独的心就这样靠在了一起。

    有时候爱情就是那么奇妙,不知不觉就来了,这无关乎双方的年龄和地位。

    薄修睿结过婚,而且比苏暖大了差不多二十岁。他明白不能放任自己的感情。所以,即便和苏暖在一起,也没有任何过分的亲密行为。

    苏暖也从来都没有问过他的婚恋情况,其实她潜意识里也能猜到,像薄修睿那么优秀的男人,不可能到了这个年纪都没有结婚。

    不过,她不想问,也不敢问,怕自己失望。更怕说破后,两人尴尬。

    苏暖是个孤儿,在m国只有一个养母,后来养母去世了,她便一个人住在在养母留下的房子里。

    可不久后,养母的儿子回来了,收回了房子,把苏暖赶了出来。

    薄修睿收留了她,让她住在自己的家里。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薄修睿再君子,也不可能在自己心仪的姑娘面前当一辈子柳下惠。

    终于,在一个浪漫的夜晚,两人还是突破了最后的防线。说不出是谁主动,之后,两人正式同居了。

    薄修睿和妻子安惠瑛实际上早就貌合神离。要不是顾及家族的颜面,他早就打算离婚了。

    这次他选择和苏暖在一起,下了很大的决心,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离婚的理由。

    远在国内的安惠瑛,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不动声色地联合了薄家的亲戚朋友,轮番地去m国做说客。

    甚至还不远万里,让薄修睿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过去做劝说工作。

    薄修睿终于抵不过家族的压力,尤其是自己的老母亲以死相逼。

    他向苏暖提出了分手。

    很意外,苏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第二天便消失不见了。等薄修睿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既然分手了,薄修睿也不想留下一个孩子,作为彼此的拖累。

    他是个做事干脆利落的男人,绝对不会拖泥带水。于是,狠心地提出让苏暖打掉孩子。

    可苏暖死活不同意,再一次躲了起来。等薄修睿再次找到她的时候,薄衍宸已经满月了。

    苏暖不原谅他,连孩子都不让他看。每次,只要薄修睿找到了她,第二天她就搬家。几次下来,薄修睿放弃了。

    苏暖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地很辛苦。常年的颠沛流离,落下了一身病。在薄衍宸十岁的时候,便撒手人寰了。

    薄衍宸把母亲的死全都怪罪在薄修睿的身上。直到现在都不肯原谅他,更不肯认祖归宗。

    他恨死了薄衍宸。要不是母亲临死前叮嘱他,一辈子都不能改姓,恐怕他老早就不姓薄了。

    母亲死后,薄衍宸拒绝薄修睿的任何资助,勤工俭学,半工半读完成了学业。其中的艰辛不为人知。

    故事慢慢接近了尾声,后面的事情,薄衍宸即使不说,黎欣彤也多半能猜到了。

    “你父亲和母亲应该是真爱。”黎欣彤说。

    “真爱?”薄衍宸觉得讽刺,“我说了那么多,你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难道不是吗?”黎欣彤反问,“如果不是真爱,你母亲怎么会那么艰辛还把你生下来?”

    “呵!那证明我母亲傻,证明她爱错了人!”薄衍宸不屑一顾,“如果是真爱,那个人为什么忍心抛弃我母亲,还逼她打掉孩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真爱?”

    黎欣彤抿了抿唇,她知道薄衍宸最耿耿于怀的是当年薄修睿要把他打掉的事情。

    “三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也许只有当事人清楚。”黎欣彤说,“感情的事情,孰是孰非,谁能说得清楚?我们没有亲眼所见,作出的评价通常不客观。但是,有一件事情,你父亲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