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1章 证明你接触过的男人太少

    黎欣彤还没有说完,薄衍宸突然冷声打断了她:“别用你父亲这三个字来称呼他,这让我感到恶心!”

    说完,他将黎欣彤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一个人下床去,走到窗口。从榻榻米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烟盒来,抽出一根,又去拿打火机。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烦躁地将手中的香烟扔回了抽屉。

    黎欣彤呆呆地看着他的一连串动作,半晌,才委屈地说了一句:“阿宸,你……生气了吗?”

    “没有,我干吗要生你的气?”薄衍宸的声音闷闷的。其实,他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总之,他不想承认薄修睿,更不想听到别人用“你父亲”三个字来称呼薄修睿。

    可这一切又关他的小妻子什么事儿呢?刚才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吓到她了?

    薄衍宸走回到床边,重新躺上去,将已经起身的小妻子搂进自己的怀里,“你刚才想说什么?”

    “哦。”黎欣彤想了想,整理了一下突然被他打断的思绪,“我想说的是……”顿了顿,她抬起头来,看着他,撇撇嘴,“算了,你这么凶,我不敢讲了啦。”

    薄衍宸看着小妻子嘟起小嘴分外委屈的模样,愣住了。以前,他每次生气的时候,小女人都会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话。

    这样,即便当时他心里有再大的火气,都会烟消云散。难怪景浩然曾经这样评价过,只有彤彤才能让薄衍宸活的像个人。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能让薄衍宸收起一身的芒刺。

    “说吧,我不打断你,也不生气。”薄衍宸柔声。

    “真的?”黎欣彤不相信似的看着他,“你保证哦。”

    薄衍宸笑了:“好,我保证。”

    “好吧。那我说了。”黎欣彤清了清嗓子,“我觉得,薄老爷子有一件事情确实做错了。那就是……他不应该在已经有家室的情况下和你母亲相爱。即便他当时和自己的妻子已经没有感情了,可这么做还是不道德的。正确的做法是,先结束了前一段感情,再投入第二段,否则,就是出轨。”

    出轨的男人,是黎欣彤最鄙视的。黎建国,薄景轩,都让她看不起。

    “出轨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怎么不批评我母亲?”薄衍宸突然问。

    黎欣彤愣了愣,看薄衍宸的表情似乎很平静,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

    顿了顿,她接着说,“你母亲应该是受害者。十八岁的少女,情窦初开。也许她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有家室的。等知道的时候,已经弥足深陷了。”

    “你错了。”薄衍宸一字一句的说,“她知道,虽然那个男人没有提过他的家庭,但是我母亲很聪明,她一早就猜到了。”他顿了顿,像是有些难以启齿道:“这是她在临终前,亲口告诉我的。这大概是她一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儿吧。”

    黎欣彤:“……”

    她没有想到苏暖小小年纪,竟然会在明知对方有家室的情况下,心甘情愿当了第三者。

    哎!爱情真是害死人啊!

    让黎欣彤更没有想到的是,薄衍宸竟然会把这么私密的事情告诉自己。

    此时的薄衍宸低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黎欣彤想,他肯定是鼓起了天大的勇气,才愿意把这些深埋在心底的秘密说出口吧。

    自己的母亲做了令人不齿的小三,而他则是小三的孩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私生子。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肯定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真相吧?而且当时的他才不过十岁而已,还是个孩子啊!

    “彤彤……”薄衍宸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她。

    他的眸子里透着不自信的光,这样的眸光是黎欣彤从来没有在他眼中看到过的。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样的自信,仿佛一切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此刻,他却突然不自信起来。

    “怎么啦?”黎欣彤很讶异于他的反应。

    “你……”薄衍宸顿了顿,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我只是一个……私生子……”

    “不,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黎欣彤连忙捂住他的唇,“这不是你的错。人不可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是可以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你很努力,也很优秀,我……很佩服你!”

    “佩服我?”薄衍宸努努嘴,似信非信的看着她,“佩服我什么?”

    黎欣彤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

    他值得她佩服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她都不知道该先说什么。

    薄衍宸看她不说话,自嘲地笑了:“怎么?想不出来了?其实,你不必说好话来安慰我。”

    “没有。我不是安慰你。”黎欣彤说,“你真的很优秀。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没有之一。”

    薄衍宸笑了:“那只能证明你接触过的男人太少。”

    “哪有!”黎欣彤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别小看我哦。西城大学人才济济,多得是优秀的男生。有许多在毕业后都很有作为。和我们同届就有一个叫陆飞的男生,现在已经是知名律师了。这人以前就追过我,不过我没理会他而已。这个双双可以证明。”

    “不用双双证明。”薄衍宸突然勾起一抹不明真意的笑容,“陆飞是red的法律顾问,我可以亲自问他。”

    黎欣彤:“……”

    卧槽!怎么会有辣么巧的事?西城未免也太小了吧?

    “呵呵!好巧!”黎欣彤呵呵的干笑着,心里却默默感叹道,幸好自己没胡说八道。本来如果薄衍宸真的去向陆飞求证,那她岂不是糗大了啊。

    看她紧张的样子,薄衍宸笑了:“我逗你的。你以为我真的那么无聊,会去问他吗?”

    黎欣彤撇撇嘴,“你要是真想问他,也无所谓,但是你千万别在他面前提双双。他们之间有些矛盾。”

    “哦?什么矛盾?”薄衍宸似乎是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你怎么那么八卦!”黎欣彤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我是受人之托,才会多问几句。”薄衍宸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