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2章 只恋过一次

    “受人之托?”黎欣彤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谁啊?”

    “这个嘛……”薄衍宸摸了摸鼻子,“暂时保密。”

    黎欣彤白了他一眼,切,反正她也不想知道。

    “其实这事儿挺奇葩的。”黎欣彤说,“陆飞的妹妹陆莉芸是莫双双的闺蜜,她看上了双双的男朋友杜志军,不仅抢了杜志军,还捏造双双暗恋倒追陆飞的事情,闹得全校沸沸扬扬。但是陆飞却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了出国留学,始终没有出来澄清事实,让双双无端背负了花痴的骂名好几年。直到现在,这件事情对双双的心里还有阴影,直接导致她不敢谈恋爱。哎……虽然陆莉芸和杜志军这对渣男渣女确实可恨,但我觉得陆飞这人也不咋地。起码他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很不地道。”

    顿了顿,她接着说,“他现在是你的法律顾问,照理说,我不应该对他评头论足,但是在他对待双双的这件事情上,我对他的人品有所保留。”黎欣彤的语气里充满了对莫双双的同情,和对陆飞的鄙视。

    薄衍宸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那我对他的人品也有所保留。”

    “啊?你也这么看?”黎欣彤惊讶道。

    “嗯。我必须和老婆的观点保持一致。”薄衍宸回答。

    黎欣彤:“……”这话让她没法接。

    “那么,莫双双到底有没有喜欢过陆飞?”薄衍宸问。

    “呃……”黎欣彤抿着唇,“怎么说呢?陆飞是学生会主席,长的帅,成绩好,家世又好,喜欢他的人不计其数。双双对他可能也就是暗恋吧。据我所知,她让陆莉芸帮助递过一次情书。”

    薄衍宸笑了笑:“看不出来,你的闺蜜挺主动的哈。你和她关系那么好,怎么没有被同化?”

    “讨厌!又不正经!”黎欣彤气的打了他一下,“我不喜欢主动!而且,那时候我一门心思读书,没空恋爱。”

    “没空恋爱,不还是恋了么?”薄衍宸吃味的说。

    黎欣彤:“……”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大学里谈过恋爱不是很正常吗?”黎欣彤不满地撇撇嘴,“难道你没恋爱过?”后面的话她不想说出来。

    岂止恋爱过,还和别的女人生了忆同呢!

    “恋过。”薄衍宸的眸色突然变得深邃,直直的盯着她看,“只恋过一次,在24岁那年……”

    黎欣彤被他的目光弄得有些错愕,“你……很爱她吗?”

    薄衍宸知道黎欣彤指的她是谁。

    “很爱。”

    黎欣彤:“……”她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她和薄衍宸之间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然……她不敢问。

    “好了,别提这些了。”薄衍宸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们好像扯远了。刚才不是在说我爸妈的事儿吗?”

    黎欣彤也笑了起来,他们还真是会聊,一聊就漫无边际。

    “好吧。我们言归正传。”黎欣彤说,“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你那么嫌弃自己的出生,为什么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奋发图强,成为一个那么了不起的人呢?”

    黎欣彤还以为薄衍宸会把他的整个奋斗史详细的说一遍,可是出乎意料的,他的回答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我想让那个曾经想要杀死我的人后悔,后悔他当初的决定。”

    原因如此简单,却又如此让人唏嘘。

    黎欣彤有些心疼他,“你现在已经做到了,不是吗?他现在更多的大概不是后悔,而是庆幸吧?”

    “庆幸?”薄衍宸不解。

    “嗯,庆幸!”黎欣彤认真的点头,“他应该庆幸当年你母亲坚持把你生了下来。如果不是这样,他岂不是失去了你那么个优秀的儿子。”

    薄衍宸的脸骤然冷了下来,“不曾得到的东西,何谈失去?”

    黎欣彤:“……”

    看来薄衍宸心中的积怨已深,不是她一句两句劝就能化解的。

    然,她还是不想放弃。

    “阿宸。我知道你很介意自己的出生,也很恨那个曾经想要把你扼杀在母体内的人。”黎欣彤说,“其实,我曾经也纠结过自己的出生。觉得自己很倒霉,怎么会投胎在这样的家庭里。父亲完全是个始乱终弃的人渣,母亲又是个懦弱的不敢反抗,只知道默默流泪的女人。我的童年里没有欢笑,家里每天都笼罩在愁云惨雾中。我唯一的快乐就是每天抱着我的布娃娃,对着她说话,对着她唱歌,把心事都告诉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心中的抑郁。”

    薄衍宸看着她,其实这些话,他早就听到过,几乎一字不差。可……他却还想再听一遍,只要是她说话,他都不会嫌烦。

    “然后呢?”薄衍宸装着很感兴趣似的问。

    黎欣彤看他似乎有兴趣听,故意清了清嗓子,“然后就是剧情反转啦。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布娃娃的裙子破了。补是补不好了,我就突发奇想重新做一件。于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设计出了一款公主裙,然后拿出了妈妈平时缝衣服的针线,又找了些碎布头,自己裁剪、缝制。你猜怎么样?”

    黎欣彤说起这段的时候,整个人眉飞色舞起来,“嘿嘿!效果比布娃娃原来的那件好看不知道多少倍。其他小朋友看见了,都吵着要她们的妈妈买。可哪里买得到?全世界只有一件。她们大概做梦都想不到,这是出自于一个十岁孩子之手吧。”

    黎欣彤得意的笑着。

    薄衍宸看着她,眼中闪着温柔的光。这个时候,倾听远比夸奖来的更加有意义。

    “从此以后,我就爱上了设计。到现在,把设计变成了自己的职业。”黎欣彤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我说这些,并不是向你炫耀,而是……想告诉你,其实有时候坏的事情也许会引出好的结果。如果不是父亲当年抛弃妻子,大概我也不会发现自己的设计天赋吧。可能我到现在还是个娇滴滴的什么都不会的黎家大小姐。还有……如果不是他把我赶出家门,我也不会去投奔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