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5章 薄衍宸最近的人设有些崩坏

    薄衍宸暧昧地挑眉:“陪我?你打算怎么个陪法?”

    黎欣彤心里粗口泛滥,陪你个大头鬼!嘴上却笑嘻嘻道:“随你高兴。”

    “真的随我?”薄衍宸笑道。

    “嗯嗯。你先出去啦。”黎欣彤一个劲地把男人往外推,“不然一会儿我的灵感跑了,你负责?”

    “好吧。”薄衍宸又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几口,“你慢慢画,我再去睡一会儿。”

    “嗯。去睡吧。”

    “亲我一口就去。”薄衍宸指了指自己的唇。

    黎欣彤:“……”噗!昨天还说她粘人,我去,到底是谁粘人?

    为了早点把他打发走,黎欣彤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

    “嗯,真乖!”薄衍宸满意地笑了,抬手像摸宠物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好好画哦。小宝贝!”

    “……”黎欣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觉得薄衍宸最近的人设有些崩坏——

    薄家老宅。

    薄景轩辗转反侧了一晚,最近闹心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让他寝食难安。

    直到凌晨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睡着,却又梦到自己被老爷子赶出了家门,落魄到沿街乞讨。

    没有人肯施舍给他一分钱,甚至连一块面包都不肯给。

    就在他快要饿死的时候,突然遇到好心人在他的破碗里扔了一百块钱。他激动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抬头却发现施舍的人竟然是薄衍宸和黎欣彤,他们挽着手,分外恩爱的样子。

    他羞愧难当,抱着破碗就想跑,却被薄衍宸踹翻在地,一脚踩在他的背上。他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快要被踩碎了,连连叫救命,得到的却是薄衍宸刺耳的嘲笑声。

    正在这时,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薄景轩猛地惊醒过来,原来是梦,吓得他一身冷汗。

    天哪!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莫非薄衍宸真的会害他?

    不,他是薄家唯一的孙子,有薄家这个后盾,薄衍宸怎么可能动的了他呢?

    不对,爷爷已经开始对诸多他不满了,昨天二话不说就停了他的职,下一次说不定会直接把他踢出公司。再下一次被赶出家门也不是没可能。

    不,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寻求保护。

    对了,奶奶!眼下只有仰仗她老人家了。在老爷子面前能说得上话的也只有她了。

    薄景轩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一看时间,才早上六点半。他知道安惠瑛有起早晨练的习惯,这个时候应该早就起床了。

    薄景轩胡乱地洗漱了一番,走到衣柜跟前,挑了一套运动服换上后,下楼去找安惠瑛。

    “呦,儿子,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吴美姿看到薄景轩这个点从楼上走下来,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以前,哪一天早上不是让佣人三催四请,拔萝卜都拔不起。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

    薄衍宸懒得解释,双手插兜,靠在楼梯栏杆上:“奶奶呢?”

    吴美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在院子里锻炼呢,你找她干吗?”

    “昨天你不是让我去求她的吗?”薄景轩说。

    吴美姿无语地朝他翻了个白眼:“我的傻儿子。我是让你去求她。可也不用这么急吧?你爷爷昨天刚发了火,还在气头上。你现在去求你奶奶,也无济于事。”

    顿了顿,她用命令的口气道,“听我的话,过几天再说。这几天你就给我安分点,在家待着。让我省心点!”

    “在家待着?”薄景轩像是看白痴似的看了母亲一眼,“你倒是省心了。呵!妇人之仁!老爷子现在那么器重秦淮,等我再回到公司,恐怕连站的位置都没了!到时候,你别哭丧着脸就成。”

    吴美姿愣住了。这点她倒是没想到。秦淮的能力有目共睹,虽然在公司的职位不如薄景轩高,可威信和号召力绝对在薄景轩之上。

    如果让他主政一段时间,恐怕到时候薄景轩的地位真的会不保。

    “那……那现在怎么办?”吴美姿毕竟不是什么女强人,在这个时候,她也有些手足无措,反倒问起儿子来。

    “还能怎么办?现在除了仰仗奶奶之外,还有第二个人肯帮我吗?”薄景轩闷闷地开口。

    吴美姿抿了抿唇,也不得不赞同。

    “好吧。那你去找奶奶吧。”吴美姿说,“说话的时候注意技巧。别顾及自己的面子,还有……”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薄景轩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身朝外面走去。

    “哎!”望着儿子的背影,吴美姿长叹一声。她可真是命苦,好不容易嫁入豪门,本以为能过上无忧无虑的阔太生活,却遭遇中年丧夫,唯一的儿子又不争气,一天都不让她省心。

    幸好自己有个乖巧的女儿,算算日子,女儿应该快回国了。

    吴美姿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景宁,是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哦,今天上午的飞机?下午就可以到了?好,到时候我让司机去机场接你……”

    薄景轩走到院子里,果然看见安惠瑛正在打太极拳。

    “奶奶,锻炼呢?”薄景轩走到安惠瑛旁边,假模假样的学着她的样子做动作。

    安惠瑛偏头看了他一眼,笑了:“哎呀,这个姿势不对!”

    她停下来,帮助薄景轩纠正姿势,“应该是这样,马步再蹲的低一些,手掌要往上,像这样打开……对……就是这样。嗯……现在比刚才标准多了,这个不难,多练练就好。”

    “奶奶,我觉得好难哦。”薄景轩停下来,甩了甩胳膊,“这些动作看似简单,做起来对身体的柔韧性要求很高呢!我才做了这么几下,就觉得力不从心。奶奶,您怎么就那么厉害?”

    薄景轩这个马屁拍的水准很高。听的安惠瑛浑身哪儿哪儿都舒服。

    “你呀,就是缺乏锻炼。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动都不动一下。回家了就知道躺在床上玩手机。”安惠瑛说,“这样下去,对身体肯定不好。生命在于运动。你要向奶奶学习,多做运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