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6章 男人,应该干大事

    薄景轩忙不迭地点头:“是,是。以后我一定多抽时间健身。”

    安惠瑛微微一笑:“你特地来找我,想必不是为了探讨健身经验吧?”

    她是何等聪明的人,对方想干什么,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更何况还是薄景轩这种道行尚浅的小辈。

    薄景轩嘿嘿地笑了两声,亲热地上前挽住安惠瑛的手臂:“奶奶,您果然料事如神。”

    “好了,别拍马屁了。”安惠瑛抬手戳了戳孙子的额头,“昨晚你爷爷骂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呀,就知道给我惹祸。”

    薄景轩心里暗暗发怵,安惠瑛确实是个厉害的角色。昨晚她压根儿不在现场,却能对所有的事情了如指掌,而且不动声色。

    薄景轩更加觉得自己找对了人,“奶奶……我该怎么办啊?爷爷,他……停了我的职诶。”

    安惠瑛冷哼一声,“停职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奶奶。不单单是停职诶。”薄景轩觉得安惠瑛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解释道:“爷爷现在把公司的事务都交给秦淮那个家伙,这样一来,他的风头岂不是更甚了吗?”

    安惠瑛皱了皱眉头:“一个小小的秦淮,就把你急成这样,真是没出息!”

    被说没出息,薄景轩很是不服气:“现在爷爷明摆着是要重用他,我怕……”

    “怕什么?”安惠瑛打断他道,“你爷爷就算再重用他,他也不会姓薄,也没有资格继承薄氏。”

    薄景轩张了张嘴,又觉得安惠瑛这话没什么毛病。

    “你爷爷其实很重视你。否则,又怎么会让你当总裁?薄氏终归还是要交到姓薄的子孙手中。放眼望去,薄氏的子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第二个人有资格吗?”安惠瑛反问。

    薄景轩想了想:“有!薄衍宸!他可是爷爷的亲生儿子诶。”

    “他?”安惠瑛轻蔑地冷哼了一声,“一个情妇生的儿子,能成什么气候。而且,他对薄氏也不感兴趣。对你够不成什么威胁。”

    “奶奶,我觉得你太乐观了。”薄景轩忍不住说,“薄衍宸,现在表面上看上去他似乎对薄氏不屑一顾,但您别忘了他同时也是个商人,不会和钱过不去的。万一到时候他和爷爷冰释前嫌,父子相认了,他会不要薄家的财产?还有秦淮,他的权力如果过大,大到可以操控公司的话,到时候薄氏易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安惠瑛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你还真是杞人忧天。一天到晚想些有的没的。累不累?秦淮也好,薄衍宸也好,这些都不是你该担心的事儿,就算你担心又如何?你搞的定他们吗?”

    薄景轩看了安惠瑛一眼,低下了头。他确实搞不定。要真能搞的定,他还来求她干吗?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你爷爷尽快原谅你。”安惠瑛说。

    “我这不是请您出马帮我说说情吗?”薄景轩说。

    “说情?”安惠瑛笑了,“我现在去说情,恐怕你会被罚的更重。”

    “啊?连您的话也不管用吗?”薄景轩失望地说,“那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安惠瑛说,“一个字:等!”

    “等?”薄景轩彻底懵逼了,他要是等下去,估计能疯,“您这是让我坐以待毙吗?”

    “笨!”安惠瑛恨铁不成钢地给了孙子一个爆栗,“我让你等,不是让你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你爷爷吃软不吃硬,最恨人家和他对抗。他让你放大假,你就给我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哪儿都别去,少给我出去惹祸。有时间陪我练练太极瑜伽。每天去医院,在你爷爷面前露个脸。让他知道,虽然你被他罚了,但心里还是对他孝顺。只要假以时日,等他气消了,自然会让你复职。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薄景轩似乎有些明白了。安惠瑛是让他用孝心感化薄修睿。来一招曲线救国。嗯……这倒兴许是个好办法。

    “嗯,我明白了。谢谢奶奶指点。”

    “你呀。年轻有冲劲,但是缺乏胆识。这点你还真得向你爷爷好好学习。”安惠瑛语重心长地说,“奶奶很好看你,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知道了,奶奶。”薄景轩突然想起今天要付那1200万给罗勇的事儿,“哦,对了,奶奶……”

    “什么事儿?”安惠瑛看着他。

    “没……没什么……”薄景轩摇头,“我是想说,时间不早了,要不要扶您回餐厅吃早餐。”

    他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先不说了。他不能前脚答应安惠瑛不惹事,后脚就马上向她伸手要那么大一笔钱。

    看来这事儿还得等一段时间再说。

    安惠瑛一听,眉眼弯弯:“不用,我自己会走!奶奶虽然老了,可身体好得很,没到要人扶着走路的地步呢!”

    “奶奶,您不让我扶,好歹赏脸让我陪您共进早餐吧。”

    薄景轩恳求的语气,逗地安惠瑛笑得合不拢嘴,“你呀。就会哄我这个老太婆开心。”

    走到餐厅里,吴美姿已经坐在那里了,看到安惠瑛走过来,忙招呼道:“妈,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然后,又对着薄景轩说:“景轩,还愣着干吗?快帮你奶奶盛粥呀。”

    哼!堂堂薄家小少爷,怎么能干这种杂事?薄景轩像个二老爷似的,双手插兜,对着厨房喊道:“小琴,快来盛粥!”

    说完,不满地看了吴美姿一眼。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懒?”吴美姿抱怨道。

    安惠瑛冷冷地瞥了吴美姿一眼:“盛粥这种事儿,让下人干就行了。景轩是男人,应该干大事。”

    吴美姿的脸变了变,忙点头:“是!您说的是。”

    饭桌上,三个人吃着饭,无言语。

    安惠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景宁这丫头什么时候回来?”

    “哦。我刚刚问了,她说今天就回来,大约下午1点左右到西城机场。”吴美姿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