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8章 何必为难一个小姑娘呢?

    “小崔,你坐在门口干吗?”黎欣彤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

    小崔听到响动,连忙站起来,手里还端着一个餐盘:“太太!您饿了吗?哎呦,我的腿……腿麻了……”

    黎欣彤看她歪歪斜斜地站不稳,急忙扶住她,“我饿了的话,会自己下楼吃的。你这丫头,傻不傻呀,坐这儿等?”

    “哦。先生吩咐我,如果您饿了,就把早饭送进来。但是不许打扰您工作。所以……我就在这儿等着了。”小崔解释道,“夫人,您……现在饿了吗?”

    原来是薄衍宸吩咐的,难怪这丫头不敢进来。

    黎欣彤心头一暖,“嗯。有点饿了。”说着接过小崔手中的餐盘,“我吃好了会自己拿下去的。你去忙吧。”

    小崔用手摸了摸餐盘里的碗,“哦。粥可能有点凉了。我再去帮你热一热。”

    “不用了,夏天热,不用吃的那么烫。”黎欣彤说,“下次你就直接端进来吧。别坐那儿傻等了。”

    “哦。”小崔应了一声,“夫人,您中午想吃什么?今天祁妈不在,午饭由我来准备。”

    “现在才吃早饭。中午吃晚点吧。至于吃什么嘛,我不挑食,随意吧。阿宸和忆同都不在,简单点好了,烧太多菜吃不完浪费。”

    “好的。”小崔点头,“我这就去准备。”走了几步,突然又回来过来,“那个……太太,下午我想和您请个假。”

    “请假?你有什么事儿吗?”黎欣彤问。

    家里只有两个佣人,今天祁妈已经请假了,照理说小崔不应该同时请假。否则就是不合规矩。

    “下午,我老家的男朋友来西城看我,所以……”小崔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衣角。

    黎欣彤笑了:“哦。原来是要去会情郎啊?”

    “太太,您别笑话我了。”小崔脸皮薄,被黎欣彤一调笑,脸红到了耳根子。

    “好了,我不笑你。”黎欣彤说,“既然你有事儿,就去吧。”

    “好的。谢谢太太。”小崔连忙鞠躬表示感谢,“我一定会在晚饭之前赶回来的。”

    黎欣彤勾唇,这丫头鬼灵精。感情是故意趁着薄衍宸和祁妈不在家的时候,看她好说话,才向她请假的。

    不过黎欣彤也不刻意戳穿她。与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何必为难一个小姑娘呢?

    反正她也不习惯被人伺候着,家里没人,她还落得清静呢!——

    Red董事长办公室。

    薄衍宸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好以整瑕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

    “阿宸,好久不见,别来无恙。”秦淮笑着说,“最近过得好吗?听说你领证了?还没有恭喜你呢!”

    薄衍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却不笑:“秦淮。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你是专程来找我叙旧的,还是代表薄氏来的?”

    秦淮尴尬地笑了笑:“阿宸,你总是那么严肃。我们很久没见面了,话几句家常,不可以吗?”

    “如果你是以故友的身份来,话多少句家常都随你。”薄衍宸说,“不过,如果是为了薄氏来做说客,那么抱歉,我很忙。关于薄氏和red的纠纷,我已经全权委托给银飞律师事务所的陆律师处理了。你可以直接和他联系。”

    秦淮似乎早就料到薄衍宸会有这样的反应,笑着说,“昨天,我已经和陆律师见过面了。他表示,如果要和解,必须由你亲自做出决定。因为和解涉及到处分当事人的权力,他作为代理律师,不能替你作出和解的决定。”

    秦淮这番话可谓是说的滴水不漏,潜台词就是:我不是不懂规矩的人,我早就和你的代理律师碰过面了。我来这儿找你,也是你的律师提出的建议,并不是我自说自话,不懂规矩过来的哦。也不是因为和你认识就想和你套近乎。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我这人很讲原则的呢!

    秦淮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说话圆滑那一套早就练得如火纯青了。

    然,薄衍宸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秦淮话里的含义呢?

    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和解?你觉得可能吗?”

    这话听着是反问句,实则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然,如果那么容易被击退就不叫秦淮了,老爷子也不会那么器重他了。

    “怎么不可能?”秦淮反问,“如果薄氏表现出最大的诚意,赔偿数额方面,我们会做到让red满意。”

    薄衍宸挑眉:“怎么?想用钱来砸死red?你觉得red是因为缺钱才和薄氏对簿公堂的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淮不急不缓地解释道,“red能轻轻松松拿出将近七个亿的流动资金来拍得城东那块地,实力不容小嘘。”

    薄衍宸冷冷地睨了他一眼,“你也不必恭维我。薄氏做的那些事情,想必你很清楚,我不屑一一举例说明。总之,一句话,要和解,不可能。”

    如果这种情况下,他还选择和解的话,外人还以为red有多好欺负呢!这让red以后还怎么在商场上立足?就算他愿意,公司的其他高层也未必同意。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选择诉诸法律,那么就硬拼到底吧。

    “阿宸,我知道你这次是气大了。”薄衍宸几次三番的回绝,不但没有让秦淮知难而退,反而让他越挫越勇。这次,他改变了策略,“那些事情,我也是昨天才从董事长嘴里知道的。因为我父亲的缘故,我对薄氏有着深厚的感情,看到有人不惜冒着毁坏薄氏声誉的风险,只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我很愤慨,也很痛心。”

    秦淮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他话里的那个为了满足个人私欲的罪魁祸首已经不言而喻了。

    薄衍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秦淮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因为薄衍宸知道,现在的薄氏是薄修睿和秦淮的父亲秦振飞两个一起打拼来的。

    顿了顿,秦淮继续说:“这件事情董事长事先真的毫不知情。这点我可以证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