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29章 试试夫人提出的方法

    听到这句话,薄衍宸忍不住冷笑起来:“怎么你们都帮着他证明。就算他不知道又怎么样?他是公司的董事长,公司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推卸责任了吗?笑话!”

    “没有,他没有想推卸责任。”秦淮解释道,“相反,董事长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后,第一时间停了薄景轩总裁的职务,然后派我来处理善后。他是很有诚意要解决这件事情的。”

    薄衍宸不屑地冷嗤一声:“怎么解决?赔钱吗?”

    “赔钱是其中的一部分。”秦淮说。

    薄衍宸挑眉:“一部分?难不成还有别的?”

    “嗯。除了立即停止销售侵权商品,赔偿red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薄氏还将会在西城主要的媒体、报刊、门户网站等地方刊登道歉声明,承认薄氏抄袭red作品的行为。你看这样,算是有诚意了吗?”

    薄衍宸眯着眼睛看着他,这倒真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老头不是一直都喜欢用钱来解决问题的吗?怎么这次转性了?

    要知道,如果这样的道歉声明一发布,对薄氏的影响可不是一点半点。说不定会引起广大消费者对薄氏产品的不信任。严重的话,薄氏的股价都可能因此下跌。

    老头子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他不相信。况且有些损失,不是发布一则道歉声明就能挽回的。

    “那么薄氏涉嫌盗窃red那五副主打款设计稿的事情,你们打算如何解决?”薄衍宸问。

    秦淮怔了怔,难道道歉声明加赔偿还不够?

    不过秦淮是老江湖了,不会轻易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你的意思呢?没关系,在我面前,你尽快说。”

    薄衍宸勾了勾唇:“那五副主打款你们已经上市,就算现在停止销售,我们也无法在发布会上使用了。所以,这五副作品,我们必须推倒重来。倒不是说我们red的设计师没有能力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而是……我担心,薄氏安插在red里的卧底会继续盗取我们的成果,到时候恐怕我们设计出再多的作品,也会成为废纸。”

    说到这儿,秦淮大致上已经明白薄衍宸的意图了。他在心里冷笑着,这个薄衍宸还真是厉害。

    可是即便秦淮心知肚明,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听着薄衍宸继续说着。

    “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薄氏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卧底是谁说出来。否则,一切免谈。”薄衍宸的语气很坚决。

    秦淮沉默了。

    安插卧底的事儿,是薄景轩干的,卧底是谁,也只有薄景轩才知道,他要是不肯说,恐怕连老爷子都拿他没辙。

    总不能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说吧?

    况且,他完全可以推说,自己是通过第三方得到的设计图。至于是red里的谁干的,不得而知。

    “阿宸,你何必强人所难呢?卧底除了薄景轩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不说,我们逼他也没用。”秦淮忍不住说到,“就算你真的要和薄氏打官司,法官也不可能判决薄氏交出卧底的啊。判决的内容无非就是我刚才提出来的和解协议的内容。说不定最后判下来,red得到的还没和解协议来的多。你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薄衍宸当然知道这些,如果对方是别的公司,说不定他早就选择和解了,可对方偏偏是薄修睿,那么对不起了,他不想和解!

    因为他始终不相信这些事情薄修睿事先会不知情。

    “秦淮,我不想为难你。”薄衍宸说,“你回去转告老头,我不会和解。想让我相信这件事情与他无关,拿出真凭实据来。”

    秦淮愣了愣。搞了半天,原来薄衍宸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呵呵!父子俩互相猜忌到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我懂你的意思了。”秦淮站起身来,“好吧。你的话我会帮你带到。今天虽然没谈成公事,但我希望下班后,我们还是可以和普通朋友一样喝茶聊天,把酒言欢。”

    薄衍宸笑了笑,“只要不聊公事就可以。”

    秦淮离开后,薄衍宸把芮文涛叫到了办公室。

    “薄少,有什么吩咐?”

    “内奸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薄衍宸问。

    内奸一天不查到,他的小妻子就可能会白忙。

    “我正要和您汇报这件事儿呢!”芮文涛说,“已经初步排除了几个。剩下的可疑对象就只有设计部的几个人了。接下去的排除难度有点大。而且现在谣言四起。怀疑谁的都有,夫人……就是其中之一。”说完,还加了一句:“而且她现在是最大的怀疑对象。”

    薄衍宸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怀疑他的女人已经很过分了,现在居然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几个意思?

    她长得慈眉善目,待人和蔼可亲,看上去像是会做这种出卖公司机密的事儿吗?这帮人要不是弱智就是瞎子。

    “理由?”薄衍宸几乎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来。

    “理由有些可笑。”芮文涛无奈地摇摇头,“因为在夫人来之前,公司从来没有发生过设计被盗的事情,所以……她自然成为最大的怀疑对象。”

    “荒谬!”薄衍宸气的一掌拍响桌子,震的茶杯都差点打翻,“这算什么狗屁理由?这些人的智商呢?”

    “薄少,您请息怒。这帮人确实过分,我听了也气到不行。夫人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能把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按在她头上呢?”芮文涛早就料到薄衍宸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但不告诉他后果更严重,“您看,是不是由您出面帮助夫人澄清一下呢?”

    薄衍宸眉头紧蹙,垂眸沉思,半晌他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出面,这只会让大家对我和彤彤的关系有更多的猜疑。不但消除不了她的嫌疑,反而会把她推到风口浪尖。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揪出内奸,以安民心。”

    芮文涛点头:“逐个排除来不及了。我看不如我们试试夫人提出的方法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