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0章 我不想再做薄家的洋娃娃了

    黎欣彤吃完早餐,打了个电话给茆煜,向他请示今天自己在家里画图,就不来公司了。

    茆煜居然想都不想就同意了,还鼓励她,争取设计出高水准的作品。

    这人怎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好说话了?黎欣彤讶异于他的改变。

    挂了电话,她又把刚才设计好的那副作品做了一些修改。中途,小崔跑来叫她吃饭,她说不饿,继续画图。

    大约下午一点左右,一副作品总算是完成了。

    她站起身,想放松放松筋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薄景宁”三个大字跃然于屏幕上。

    因为薄景轩的关系,曾经薄景宁算是自己未来的小姑子。两人很熟,年纪相仿,关系也很好。

    薄景宁在国外读书的这几年,一直都和黎欣彤有联系。

    她入狱后的这一年来,也曾经收到过薄景宁寄来的信。虽然数量不多,但内容全部都是对她的鼓励,让她倍感温暖。

    黎欣彤很快接起了电话,“喂,景宁!”

    “欣彤姐!”薄景宁的声音有些激动,“你……你真的出来了?”

    “是的。我提前释放了。”黎欣彤的声音很平静,“你……还在国外吧?怎么会突然想到打给我?”

    “不是突然想到的。”薄景宁说,“我今天要回国了,很想见见你,但不知道你有没有出来。所以,我就……试着打了一下你的手机,没想到真的打通了。”

    “你……你今天就回来?”黎欣彤也显得有些激动,“几点到?我去接你!”

    “我已经在西城机场了。”薄景宁说。

    “好。等我半个小时。”黎欣彤挂掉了电话,回房间换好衣服,急匆匆出门去。

    运气不错,一出小区的大门就打到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别墅离机场不远,二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刚下车,就听见路边有人叫她:“欣彤姐!”

    黎欣彤一眼就看到了已经站在路边,推着两大箱子行李的女人,在拼命朝她挥手。

    可……这女人……

    黎欣彤看了半天,有些不确定地轻轻叫了一声:“景宁!”

    “是我!”景宁连行李都不管了,直接迈着两条细长的美腿,朝她奔了过来。

    跑到她跟前,一把将她抱住,在她两边的侧脸上啵啵吻两下:“好久不见!我都快想死你了!”

    黎欣彤被她亲懵了。

    我去,这妞在外国读了四年书,怎么人也变得那么热情奔放了?

    穿着吊带衫,包臀超短裙,一见面就熊抱加贴面吻。这是要闹哪样啊?

    以前那个说话会脸红,标志性的齐刘海,脑后扎着一个马尾,每天都穿得淑女范儿的乖乖女,哪里去了?

    黎欣彤被她抱得喘不过气来,“好了,放开我啦。人家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是蕾丝呢!”

    噗!

    薄景宁这才放开了她,“欣彤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幽默了?”说完,她的眸子突然亮了亮,“哇,一年多不见,你变得那么漂亮?”以前的黎欣彤就很美,可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一看,用惊艳来形容也不为过。“说,是不是因为和我哥很甜蜜啊?”都说爱情能让女人变得美丽,这是薄景宁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了。

    听到这句话,黎欣彤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看来薄景宁还不知道她已经和薄景轩分手的事情。但在这种重逢的喜悦之下,她不想提这么煞风景的事儿。

    “我看你才变了呢。”黎欣彤刻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扯开话题道,“你这打扮,要是不叫我,走在街上,我都不敢认。”

    薄景宁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怎么?这么打扮很难看吗?”

    黎欣彤摇摇头:“那倒不是。挺漂亮的,就是和你的气质有些不搭。”

    “那我应该是什么气质?”薄景宁说,“淑女?大家闺秀?”

    “难道不是吗?”黎欣彤反问。在她的印象中,薄景宁好像就是这样的范儿。

    她是薄家唯一的掌上明珠,从小得到的是公主般的待遇。各方面都按照豪门千金的标准接受严格的训练。一举一动都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不是。”薄景宁突然笑着摇了摇头,“欣彤姐,我还没告诉你吧。我已经毕业了。”

    “嗯。我知道。”黎欣彤说,“不然你也不会回来呀。你读的是工商管理系,回来是马上进薄氏吗?”

    “我没有念工商管理,其实……我大一就瞒着家里转系了。”薄景宁说。

    “啊?”黎欣彤很惊讶,乖乖女竟然会瞒着家里作出那么大的决定,“那你念了什么?”

    薄景宁深吸一口气,随后看向黎欣彤:“法医系……”

    黎欣彤吓得手里的包包都差点脱了手。

    天啦噜!这……这太令她震惊了。法医这个职业在她看来,离自己好遥远。也……好恐怖!

    “你……你怎么敢?”黎欣彤不相信,“法医经常要面对血淋淋的尸体,可是……我记得你那时候看恐怖片都能吓哭诶!”

    薄景宁笑了:“那是以前啦。现在,我就算在解剖室都能睡着。”

    黎欣彤:“!!”

    阴森恐怖的解剖室里,一个年轻美丽的、活生生的女孩躺在哪里,周围都是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残缺尸体……

    光想着这些辣眼睛的画面,她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夏天的正午,顶着烈日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你怎么会突然想当法医了呢?”这是黎欣彤最不理解的地方。

    转系正常,可这个转变也太大了吧?

    工商管理系和法医系……噢!买噶!都转到西伯利亚去了吧?

    “因为……我不想再做薄家的洋娃娃了!”薄景宁说。

    “什么意思?”黎欣彤表示没有听懂。

    “从小,我就按照家里长辈的意愿活着。他们让我学这学那,钢琴、舞蹈、书法、插花、厨艺……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把我培养成他们心目中的千金大小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