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1章 大热天居然放我鸽子

    薄景宁的眸子里满是无奈,“就算我不喜欢,也不能反抗。因为我是薄家的子孙里年纪最小的,谁都可以命令我,指挥我,我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洋娃娃,只能任由他们摆布!”

    黎欣彤看着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豪门千金的无奈吧。在外人眼里看似光鲜亮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其实,就像一个傀儡,没有任何自由。连选择自己人生的资格都没有。

    “我必须按照长辈们给我规划好的轨迹走。按照爷爷为我选择的学校和专业读完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薄氏。也许从基层开始,锻炼个几年,最后进入公司董事会。”薄景宁说到这儿的时候,笑了,“欣彤姐,你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呵呵!”

    黎欣彤看着她,没有回答。因为她从薄景宁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悲凉。

    薄景宁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勾了勾唇:“本来,我以为我的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在大学里,一次意外的经历,让我彻底转变了观念。你也知道,我这人特没方向感,大一入学的第一天,我就走错了教室。那天正好在上新生的开班动员课。老师在讲台上说了半天,我才发现我进的居然是法医系的教室。可我并不打算退出来,因为我被老师说的东西吸引了。那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比我大不了多少岁。她说,别以为法医是男人的职业,其实,最最优秀的法医往往是女人。因为女人比男人的心思更加细腻缜密。能发现男人发现不了的线索……听完了她的报告,我就打算转系了。学了法医后,我胆小的毛病也治好了。不再怕鲜血,甚至尸体。因为,在面对每一具尸体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

    黎欣彤:“……”这情节好狗血。

    不过同时,她很赞成薄景宁的选择,“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法医专业。恭喜你,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嗯。”薄景宁开心地笑,“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市刑警支队法医,明天就去报到。”

    黎欣彤瞪大了眼睛,“哇,好厉害,你……你成了女警了耶!”

    “是啊!可以每天都穿警察制服,想想就开心。”薄景宁兴奋地说。

    “可是……你家里人知道了吗?”这是个大问题,黎欣彤不得不煞风景一下。

    薄家三代从商,还没有出过一个警察呢!尤其还是……法医!薄家的长辈会反对是毋庸置疑的。这事儿连黎欣彤这个外人都能肯定。

    “还没有。”薄景宁显得无所谓,“反正早晚要知道。我早就做好了被围攻的准备。”

    黎欣彤:“……”她觉得薄景宁真的转变好大。最大的变化就是,她变勇敢了,也变得更有自信了。

    “好了,别说我了。”薄景宁看着黎欣彤,“你呢?最近怎么样?”

    “我挺好的呀。”黎欣彤说,“还是做老本行,服装设计。”她说的很简单。因为她的经历远比薄景宁狗血,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说得清的。

    “哦。”薄景宁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哇,快两点了,我都下飞机一个小时了,怎么连个鬼影都不见。”

    黎欣彤听得一头雾水,“怎么?本来有人来接你?”

    “是啊。我哥啦。”薄景宁不满地撇撇嘴,“他说好来接我的。这么大热天居然放我鸽子,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黎欣彤一听薄景轩要过来,脸色变了变,“既然他要过来接你。那我先走了。”

    “喂……”薄景宁拉住她,不解道,“他要来,你走算怎么回事啊?你们俩吵架了?”

    黎欣彤:“……”岂止吵架啊!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薄景宁看她不说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你们真的吵架了啊?哼!肯定是我哥惹你生气了,是吧?我这就打电话骂他去。”

    “喂,你别打……”黎欣彤还来不及阻止,薄景宁已经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可响了半天,对方却无应答。

    “我去!居然不接我电话!”薄景宁气呼呼地挂了电话,“这家伙搞什么?”

    黎欣彤却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薄景轩没接,否则岂不是尴尬死了。

    “我们别站在这儿了,太阳太晒,快热死我了。”薄景宁说,“既然我哥失联了,那我们先走吧。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

    黎欣彤想了想,同意了。总比在这儿等薄景轩出现好。

    两人很快打到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

    到了目的地,薄景宁嫌拿着行李累赘,给了出租车司机双倍的价格,让他直接把行李送到薄家别墅。自己则只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和黎欣彤一起进了咖啡厅。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薄景宁便开始滔滔不绝地把大学四年发生的趣事一件件说给黎欣彤听。

    重点是,她怎么从害怕尸体害怕地晕过去,到现在一天不摸摸尸体就浑身难受的转变过程。

    有些恐怖的细节,听得黎欣彤直反胃。可看薄景宁说的那么开心,她又不忍心打断她,怕扫她的兴。

    于是,她只能猛喝咖啡,利用上厕所的时间,让自己的耳朵缓一缓,冷静冷静。

    幸好是白天,如果是晚上,估计她能被吓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薄景宁光顾着说自己的经历,还没想到问她。这样,她就不用那么快提起和薄景轩之间的事儿了。

    倒不是她不敢说,而是,每次想起薄景轩和黎筱筱苟合的情景,她就想吐。

    再一次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薄景宁正站在走廊的那头打电话,看她的神色似乎有些焦急,眉头紧蹙。

    黎欣彤走过去,就听见薄景宁说了一句:“你到底是谁?你把我哥怎么样了?什么?要钱?你绑架他了吗?”

    黎欣彤咯噔一下,怎么薄景轩被绑架了吗?难怪会放自己亲妹妹的鸽子。

    “有事儿好商量,你千万不要伤害他!喂喂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