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2章 苦逼的落魄公主

    对方显然已经把电话挂断了,可薄景宁还是不甘心似的对着电话大叫:“喂!喂喂!!”

    喊了半天,她终于放弃了,用颤抖的手回拨过去,对方提示关机。

    薄景宁气的差点把手机砸到地上,“卧槽!”饶是有教养的千金小姐,此时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黎欣彤走到她面前:“出了什么事儿?”

    薄景宁这才回过神来,一把将她抱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欣彤姐,怎么办?我哥……我哥被人绑架了。绑匪……要两千万赎金。否则……否则就要撕票。呜呜呜……”

    说到最后,薄景宁已经泣不成声。

    一回国,还没见到亲哥哥一面,就遇到这样的事儿,她能不伤心吗?

    黎欣彤的心情也很复杂,即便他已经和薄景轩形同陌路。可听到他被绑架,还被威胁要撕票的消息的时候,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毕竟曾经爱过,就算对方伤她再深,在现在这样的情形下,她也无法做到置若罔闻。

    “别慌。”黎欣彤拍着薄景宁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冷静一下,想想办法。要不,直接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薄景宁摇头:“不行!绑匪……不让我报警。否则,就直接撕票。”虽然她过几天就要成为警局里的一员了,可在亲人性命交关的时刻,她还是退缩了。

    听到直接撕票四个字,黎欣彤吓得打了一个冷战,这绑匪还真够凶残的。

    “那怎么办?要不,你先和家里人说吧。”黎欣彤说,“那些绑架的人说不定是黑道上的。你爷爷人脉广,也许能打听到。”

    黎欣彤觉得自己的主意挺好,可薄景宁听了以后却把头摇的和泼浪鼓似的,“不行不行!爷爷他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这事儿告诉谁也不能告诉他。”

    “……”饶是一向机智过人的黎欣彤也没招了,“那……只能等绑匪再次联系你了。起码没有拿到钱,你哥还不至于有危险。”

    两人回到原来的位置,心境却大不一样了。刚才还眉飞色舞说得欢的薄景宁,这会儿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蔫蔫儿的靠在椅背上,一句话都不想说。

    她听取了黎欣彤的意见,坐在这儿等绑匪的再次来电。

    她没有告诉家里人。家里除了爷爷外,剩下的都是女流之辈。现在告诉她们也无济于事,说不定还会自乱阵脚帮倒忙。

    还是再等等,看看绑匪怎么说?然后再研究下一步对策。

    薄景宁愁眉不展,两眼死死地盯着手机,一瞬不瞬。

    黎欣彤看不下去了,“景宁。你歇会儿吧。喝点东西。”

    这丫头再这么看下去,非把手机看出个窟窿来不可。

    “我不渴。”薄景宁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哥生死未卜,我哪里还有心情喝东西。”

    被她这么一说,刚刚想拿起咖啡杯喝一口的黎欣彤,也不自觉地把手缩了回来。

    她想安慰薄景宁几句,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欣彤姐。”薄景宁突然抬起头望着她,“我哥被绑架了,怎么我感觉你的反应……好像有些……太平静了?”

    黎欣彤愣了愣,尴尬的扯了扯唇角。这话……简直让她没法接。

    平静?难不成要她哭天抢地吗?

    不过也难怪薄景宁会这么说。如果她还是薄景轩的未婚妻,那么她现在的反应,确实有些冷淡了。

    然,现在,她和薄景轩形同陌路,连普通朋友都不是。有这样的反应已经仁至义尽了,换了别人,事不关己又如何?

    看她一脸囧样,薄景宁意识到刚才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于是解释道:“欣彤姐,你别误会。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并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是我哥的未婚妻,怎么可能不关心他呢?你看我多傻,一紧张就胡言乱语。”

    听她这么说,黎欣彤的表情更加囧了。

    看来这事儿不澄清是不行了。“景宁,其实我和你哥……已经……”黎欣彤话音未落,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薄景宁像是触电似的跳起身来,颤抖地手指连按了好几次接听键才成功,一开口,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喂……喂……好,我马上去准备钱,可是……你在哪里?我怎么把钱给你……好,我知道了。喂……等等!你千万别伤害我哥。喂喂!!”

    薄景宁拿着电话的手垂了下来,整个人仿佛像是被抽了魂的破布娃娃,一丝力气全无。

    “绑匪怎么说?”黎欣彤问。

    薄景宁垂着眼眸,沉默了半晌才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两个小时内,准备两千万,拿到西郊码头的一个废旧的仓库。否则,就等着收尸。”

    “啊?”黎欣彤惊讶到不行,“两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凑到两千万啊?你的户头上有那么多钱吗?”

    黎欣彤最后那句话并非是个疑问句,而是个反问句。

    可没想到薄景宁却点了点头:“有!”

    黎欣彤:“!!”她什么也不想说了。她承认自己头发短,见识更短。

    真正的豪门千金和她这种苦逼的落魄公主的区别就是:人家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两千万来,可她最穷的时候,连两千块都拿不出来。

    看她这幅表情,薄景宁解释道:“从小到大,我的零花钱,加上出国留学时家里给我的生活费,我都存着或者拿去做了短期投资,赚了点小钱,不多。七七八八加起来,大概有个五千多万吧。”

    黎欣彤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

    我嘞个去。五千多万这叫小钱?那多少才叫大钱呢?薄家的子孙果然有经商头脑,做个短期投资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她觉得薄景宁真不该去转系,应该坚持读工商管理。若干年后,说不定能成为西城商界的美女总裁。而不是像现在,成为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女法医。

    正当黎欣彤天马行空地神游的时候,就听薄景宁说:“欣彤姐,你陪我去交赎金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