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3章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黎欣彤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朝薄景宁看:“什么?我?你让我和你一起去?”

    黎欣彤的声音过响,反应过大。薄景宁有些诧异地反问道:“是啊。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去吧?两个人有个照应。你不用害怕,到时候我去交赎金,你在附近躲好,万一我没有出来,也可以及时和外界联系,取得救援。”

    黎欣彤的嘴角尴尬的抽了抽,这丫头还真不愧为警察。胆大心细,敢只身赴会穷凶极恶的绑匪,甚至连最坏的打算都考虑到了。貌似为了照顾她,还把她安排在比较安全的点位。真是巾帼英雄,豪气盖天呐!

    可问题是……

    哎……好尴尬!

    “景宁,你听我说。”黎欣彤粗略地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谢谢你为了照顾我,把危险留给自己。可是,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不是因为我害怕,更不是因为我胆小。而是,我已经和薄景轩分手了。关于他的事情,我不方便插手了。”

    薄景宁愣住了,杏眼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目光从震惊、质疑最后渐渐转化为鄙视。

    “呵呵!”薄景宁冷笑道,“黎欣彤,我没想到你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我哥被绑架了,生死未卜?你是她的未婚妻,将来是她的妻子呀。如果你老实说,你是因为害怕才不敢去,我倒还能理解。可你却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来。他一遭难,你就要和他分手。是不是太过分了?呵呵!果然印证了那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黎欣彤被她说懵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哎,真是秀才碰上兵有理说不清了。

    “景宁,我没有骗你。我已经和你哥分手有一段时间了,这事儿你爷爷也知道,不信你可以去问他。”黎欣彤说,“如果我现在还是你哥的未婚妻,那我去是义不容辞。就算让我只身赴会,我都没有半句怨言。可是现在的情况,我真的不能去。希望你能理解我。”

    薄景宁的眼神从鄙视变为嫌恶,她腾地从位置上站起来,“你不必再解释了。黎欣彤,算我错看了你。不管今天我哥能不能安全地被救出来,都与你无关。今后咱俩再不是朋友,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豪气地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拍在桌子上,对站在一旁的服务员道:“买单!”

    服务员拿起桌子上的钱点了一下,一共是500元,“这位小姐,你们的账单一共是280元,您给我300元就可以了,您稍等,我去给您找钱。”说完,把多余的两百块递给薄景宁。

    黎欣彤从包里掏出一张信用卡,“服务员,刷我的吧,不用找零,方便。”

    薄景宁一把从服务员手中拿过那张卡,扔还给黎欣彤,“既然是本小姐把你叫出来的,自然由我请客。还要喝什么尽管叫,别跟我客气。那多出的两百块钱够你喝一下午的。”说完,潇洒转身,留给黎欣彤一个趾高气扬的眼神。

    黎欣彤叹了一口气。这误会怕是只有等薄景轩亲自出来解释才行了。

    “这位小姐,这……”服务员手里拿着钱,眼睛盯着桌子上那张信用卡,有些为难的问道,“这账您打算怎么付?”

    黎欣彤将信用卡重新递给服务员:“刷我的卡吧,钱给我,我去还给她。”

    服务员点了点头,接过了卡。

    付完账,黎欣彤走出门去,看到薄景宁还在路边等车,神色十分焦急。看到黎欣彤走过来,就像是看到瘟神似的,朝旁边挪开了好几步。

    黎欣彤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丫头是真的打算和自己绝交了。

    可即便是这样,有些话她还是得说,“景宁。你一个人去会有危险,那么多钱你取出来后,一个人怎么拿?不如叫上家里其他亲戚帮忙。”

    薄景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我知道该怎么做,轮不到你来教我。哼,假好心!”

    黎欣彤对于她这样的反应并不感到意外,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继续说:“不如报警吧。你快要成为警察了,为什么不相信警方呢?”

    “黎欣彤!你烦不烦呐!”薄景宁终于受不了了,朝她大声吼道,“不和我一起去就算了,还在这儿叽叽歪歪,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黎欣彤好脾气的说:“我不是指手画脚,我只是建议。警方对如何处理绑架有经验,前段时间新闻里还报道说,西城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绑架案……”

    “够了!”薄景宁大声呵斥道,“别再说了。我告诉你,我不会报警。还有,如果你敢报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景宁……”黎欣彤还想说什么,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跟前。

    薄景宁再不看她一眼,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汽车扬长而去。

    黎欣彤站在路边,直到汽车消失在视线里,才回过神来。

    薄景宁一个小姑娘,只身赴会绑匪,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可她又不让报警,怎么办?

    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小姐,坐车吗?”

    黎欣彤只愣了一下,便坐进了车里。

    “去哪儿?”

    “去西郊码头。”

    她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薄景宁一个女孩子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儿。

    可她也不会傻得一个人跟过去,必须得找帮手才行。

    找谁呢?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薄衍宸打来的。黎欣彤的眼前一亮,她怎么没想到他呢?

    “彤彤,你在哪儿?”

    “阿宸,我……”

    “怎么那么吵?你在街上?膝盖有伤还到处乱跑,赶紧给我回去!”薄衍宸严肃地命令道。

    “阿宸……出事了!!”黎欣彤低低的开口。

    “出事儿?怎么了?是不是膝盖上的伤复发了?”薄衍宸焦急的口吻。

    黎欣彤:“……”怎么他的脑子里除了自己媳妇儿的伤,似乎压根儿没别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