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4章 被绑架了

    黎欣彤此刻的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感动呢,还是该焦急。

    “阿宸,你听我说,不是我出事儿了。”她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是……薄景轩出事了。”

    “什么?薄景轩?”薄衍宸的嗓音立即拔高了几分,“你遇到他了?他又想骚扰你对不对?”

    黎欣彤无语,她都说了,是薄景轩出事儿了,还怎么可能骚扰她呢?真不知道薄衍宸的脑洞到底有多大,难不成是以为薄景轩因为骚扰她而被打伤了?

    “不是的。”黎欣彤解释道,“我没有遇到他,他被绑架了。事情是这样的……”

    她觉得如果不一口气把事情说出来,指不定薄衍宸又要发挥他那深不可测的想象力了。她组织了最简短的语言,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薄衍宸听后,沉默片刻,才说了一句:“你现在在哪儿?”

    “我?”黎欣彤不敢撒谎,“我去西郊码头接应景宁了。她一个女孩子去,我不放心。”

    “你说什么?!黎欣彤,你是不是疯了?”电话那头的薄衍宸腾地一声站起来,激动地大声吼道。

    由于站的太猛,把椅子都给碰翻了,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阿宸,对不起。景宁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一个人去冒险。”黎欣彤猜到薄衍宸一定会有这样的反应,于是解释道,“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记得亿同也曾经被绑架过。对处理这样的事情,我想你一定比我有经验,你看,是直接报警还是立即通知薄家呢?”

    “黎欣彤,你马上给我回来,听见没有?!”薄衍宸几乎是咆哮地吼着,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和恐惧,“我……喂!喂喂!!”

    薄衍宸看着已经被挂掉的电话,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几乎是下一秒,他立即再次打过去,结果,黎欣彤的手机提示关机。

    关机!!这女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挂他电话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关机。真是蠢到家了。

    “该死!!”薄衍宸气的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晶摆件狠狠朝门口砸去。就在即将砸在门上的一刹那,门开了,芮文涛走了进来。

    咻的一声,水晶摆件擦着芮文涛的脑袋飞了出去,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我去!差点脑袋开花。

    芮文涛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怯生生地走了进去。

    薄衍宸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的吓人,眸子里射出冰冷犀利的光,即便在夏日炎炎里也让人瘆得慌。

    可不知道为什么,芮文涛总觉得这样凌厉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一丝焦虑、担忧和慌乱。这是他跟随薄衍宸以来,从未在他眼中看到过的。

    即便公司在最危机的时候,薄衍宸也依然镇定自若,何曾有过慌乱的表现。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关于黎欣彤的。

    “薄少,出了什么事儿了?”芮文涛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文涛,马上和我出去一趟。”薄衍宸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简短的说了一句,“薄景轩被绑架了,在西城码头。”

    “什么?被绑架?”芮文涛也吃了一惊,“他们报警了没有?”

    “没有。”薄衍宸摇头,“赶紧和我去西城码头。彤彤去那里了。”

    “啊?夫……夫人?”芮文涛吓得舌头打结,“她……她怎么……”

    “别废话了,我们走,路上说。”薄衍宸说着大步朝外面走去。芮文涛虽然有一肚子疑问,却也明白时间紧迫,不再多问,跟着薄衍宸跑了出去。

    上了车,薄衍宸把事情的经过和芮文涛大致说了一遍。

    “薄少,我觉得这事儿还是报警比较好。”芮文涛说,“我们不知道绑匪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万一他们人数众多,我们两个过去可能搞不定。”

    薄衍宸偏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由我报警合适吗?”

    芮文涛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您说的对。以您和薄景轩的关系,如果报警,薄家的人会觉得您居心不良。我看当务之急应该马上通知薄家的人,让他们选择报警还是私了。”

    薄衍宸睨了他一眼:“嗯。看来你还不算太笨。”

    芮文涛一万点伤害值。这到底是夸他呢,还是骂他?

    “薄少,通知谁您想好了没有?”芮文涛问,“另外,如果您要通知的话,可得抓紧时间了。”

    这个人选可不好定。

    薄家那几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薄老爷子又有心脏病,这事儿能不能和他说还是个问题。

    “我已经发信息给秦淮了。”薄衍宸淡淡的说。

    芮文涛:“……”好吧。Boss果然不是凡人。

    他刚想到,薄衍宸他老人家早就不动声色全部安排妥当了。

    放眼望去,秦淮大概是薄修睿身边最有能力的人了。

    “嗯。秦淮办事靠谱。找他最合适了。”芮文涛赞同道,“不过……他可是薄景轩最大的劲敌诶。他会不会……”

    “按照秦淮的为人,应该不会。”薄衍宸边说,边低头看着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击着。

    “嗯。那就好。”芮文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薄少,我有几个问题想不通。”

    “你说。”薄衍宸心不在焉地问道。

    “你想啊,薄景轩前脚被放大假,后脚就被人绑架,这事儿未免也太奇怪了吧?如果说他现在风头正劲,被绑架倒不奇怪,可这次他明显是被贬。绑匪就算要绑架,也不会选这个时候吧?更奇怪的是,绑匪怎么会打给他妹妹要赎金呢?如果说要赎金,打给薄老爷子岂不是更加有用。”

    薄衍宸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勾唇,“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会分析了?”

    芮文涛张了张嘴,他想问,这句话到底是算是夸他呢?还是在说反话。

    “薄少,难道您就不觉得奇怪吗?”芮文涛反问。

    “嗯,是奇怪。”薄衍宸表示赞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