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35章 该不是私会情人吧

    “薄少,你也怀疑绑匪的身份有可疑?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查一查薄景轩这几天的通话记录,或许可以发现蛛丝马迹。”芮文涛建议。

    “嗯。”薄衍宸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很快会回复我。”

    芮文涛:“!!”上车后到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薄衍宸到底干了多少事儿?还干的那么不动声色。

    他想说,boss您能不能别那么神?这样会让他很怀疑自己的智商,怎么总是慢薄衍宸半拍。

    “如果绑匪是单纯求财,拿了钱,自然会放人。两千万对于薄家来说,也不算什么大钱。”芮文涛继续说,“可……如果绑匪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求财,而是寻仇,那么去交赎金的人可能也会有危险。”

    薄衍宸闻言没有说话,脸色明显暗沉了许多。

    “夫人那边还联系不上吗?”芮文涛问。

    “嗯。”提到黎欣彤,薄衍宸的眉头立即拧成了川字,“她关机了。”

    芮文涛张了张嘴,现在说任何安慰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只会让薄衍宸更焦虑,“薄少,这边离西郊码头不远,赶过去应该能来得及。我要加速了。您坐稳了。”

    芮文涛说完一脚油门踩到了底。汽车像离弦之箭飞驰而去——

    “小姐,到了。”出租车司机转头对正在对着手机发呆的黎欣彤说。

    “啊?这么快就到了?”黎欣彤朝着车窗外看了看,果然已经到了西郊码头,“师傅,多少钱?”

    司机一看计价器:“一共是四十一块,请问您是付现金呢?还是用微信、支付宝支付?”

    黎欣彤低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手机屏幕,叹了一口气。刚才讲电话讲到一半没电自动关了机。

    可惜她背不出薄衍宸的手机全号,本来倒是可以借出租车司机的手机用一用。

    都怪她,出门的时候忘带充电宝,关键时刻掉链子。薄衍宸一定急死了吧?

    “小姐,小姐……”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催促着,“一共是四十一块。”

    这小妞几个意思?长得那么漂亮,难不成想坐霸王车?

    “哦。”黎欣彤这才回过神来,“我付现金吧。”

    她打开包包,才发现自己的钱包里除了薄景宁的那五百块钱,只有一些零钱而已,加起来不足二十块。

    都怪自己平时用惯了手机支付,连现金用完了都浑然不知。

    这五百块钱是她打算还给薄景宁的,用了好像不太好吧?

    罢了,江湖急用,大不了一会儿和薄衍宸借了还给她。

    这样想着,她拿了其中的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司机盯着钱没有接,嘴角抽了抽,“小姐,不好意思,我的零钱刚好找完了。”

    “啊?这样啊?”黎欣彤又看了一眼皮夹,“可是我只有二十三元的零钱。”她想了想,“这样吧。钱你不用找了,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办点事儿,很快就回来。到时候你把我载回去。”

    司机想了想,这边那么偏僻,一时半会儿也拉不到客人,就收下了那张一百块:“嗯,那好吧,你得快点哦。”

    “嗯,好。”黎欣彤说完,拉开车门下车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认真地用眼睛记下了出租车的车牌号。

    司机:“……”这妞几个意思,怕他吞没了这五十九块钱么?穿的那么漂亮,咋就那么抠呢?

    西郊码头在几年前早就停用,人烟罕至。

    那里有许多废弃的仓库。绑匪把交赎金的地点放在那里,只能说,真会找地方。

    可黎欣彤却不那么会找地方。

    女人的方向感天生差,她绕了半天,也没能找到绑匪告诉薄景宁的那间仓库。

    也不知道薄景宁是不是已经到了,可惜手机没电,想联系她也不可能。

    在这儿漫无目标瞎转悠也不是个事儿,黎欣彤正打算往回走,突然听见背后有脚步声传来。

    一定是薄景宁吧?还没等黎欣彤转过身来,突然脖子后面一痛,像是被钝器打了一下,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薄衍宸和芮文涛赶到的时候,看到前方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

    芮文涛把车子停稳:“这车好像在等人。薄少,您坐着,我去问问。”

    薄衍宸解开安全带:“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跑过去,隔着车窗看到司机正在打盹。

    “弄醒他!”薄衍宸说。

    砰砰砰!

    司机被一阵急促的敲窗声吵醒,看到两个阴沉着脸的大男人站在车外,吓得一个激灵,什么瞌睡虫都跑光了。

    荒郊野外的,该不是遇到打劫的了吧?不过看这两个人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劫匪。

    “你……你们干吗?”司机将车窗降下来。

    “你在这儿等人吗?”芮文涛问。

    “是啊!”司机点头,“你们问这个干吗?想坐车?可是……你们不是有车吗?”

    “我们不坐车。”芮文涛说,“向你打听个事儿。刚才你是不是载了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来这儿的?”

    司机愣了愣,“啊?你怎么知道?”

    芮文涛没有回答他,转头对着薄衍宸说:“薄少,没错了,这车是载夫人来的。”

    夫人?司机呆了呆,迅速把视线转移到薄衍宸身上,这么说,这男人是刚才那个小妞的老公咯?

    这小妞来这儿该不是私会情人吧?

    此时的薄衍宸,周身笼罩着浓浓的戾气,光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栗。

    这就更让司机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并且已经立即补脑了一出捉奸记。

    “是刚才那位小姐让你在这儿等她的吗?”薄衍宸突然沉声开口。

    “是啊!”司机怯生生地答道,“那位小姐给了我一百块,我找不出零钱,她就让我在这儿等,一会儿再载她回去。其他的事儿我真的不知道!”他必须得把事情解释清楚,可不能让自己遭受不白之冤。

    薄衍宸的眸色暗了暗:“她进去多久了?”

    “我……我没看表,大概……大概已经有二十分钟了。”司机已经吓得口齿不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