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47章 罚你下不来床

    既然这个女人被绑架了,怎么又能把绑匪给打晕呢?

    人质把绑匪打晕,还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性人质。天啦噜!他当了那么多年的警察,还从来都没看到过这么离奇的事情呢。

    不过,现在却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伤者立即送医院。你们俩跟我去局里一趟,做一份详细的笔录。对了,薄景轩少爷呢?”谢队长问。

    “在哪儿绑着呢!”黎欣彤指了指仓库的角落。

    众人跑过去一看,角落里果然躺着一个被打的惨兮兮的年轻男人,已经昏了过去。

    谢队长细细看了看:“嗯,是薄景轩。立即送医院。”

    薄衍宸和黎欣彤坐着警车去了警局。一路上,两人的手始终紧紧地握在一起。

    “阿宸,刚才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架了,那一刻,我真的好怕,怕再也见不到你了。”黎欣彤靠在男人怀里,悠悠地说着。

    当时的她担心绑匪要灭口,倒不是她怕死。她是怕死之前见不到薄衍宸,会抱憾终身。

    薄衍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黎欣彤立即换上一副兴奋地表情:“后来,看到你来了,我真的很开心。”

    这是劫后重生的喜悦,即便过程有惊无险,但薄衍宸着实被吓得不轻。

    “以后看你还敢不敢逞能!”薄衍宸抬手给了黎欣彤一个清脆响亮的爆栗。

    “哎呦,你干吗呀!绑匪没打我,你倒打起我来了。”黎欣彤委委屈屈地抱怨道。

    薄衍宸阴沉着脸:“幸好这次遇到的不是穷凶极恶的绑匪,否则,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地和我说话?”

    黎欣彤自知理亏,吐了吐舌头,心虚地低下头来。

    “下次你如果敢一个人去冒险,看我怎么收拾你!”薄衍宸板起脸来,很凶的模样。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黎欣彤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我发誓。如果我再犯,随你怎么罚我!”

    薄衍宸挑眉:“真的随我?”

    黎欣彤以为他不相信,连忙重重地点头,表态道:“嗯。要打要骂都随你!我保证不吭一声。”

    看着小妻子认真的模样,薄衍宸忍不住笑了:“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不过我的惩罚,你可能做不到一声不吭。”

    “啊?”黎欣彤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惩罚啊?”

    薄衍宸笑着拧了拧她的小鼻尖:“当然是老规矩咯。罚你下不来床。”

    黎欣彤:“……”

    “你说,你能做到一声不吭吗?真忍得住?”薄衍宸继续说。

    “讨厌!让你不正经!”黎欣彤红着脸拧了他一把。

    薄衍宸笑得更加得瑟:“是你说的,任何惩罚都接受。说话要算话的哦!”

    黎欣彤:“……”她觉得这次是自己把自己带坑里去了。

    前方驾驶室里,开警车的司机方向盘都差点打滑,这对小夫妻当他是透明人吗?这是在警车里,好歹也收敛点吧。要秀恩爱回家秀去。

    黎欣彤从反光镜里看到了司机窘迫的表情,额头上顿时掉下了三根黑线。她用鞋尖儿踢了踢薄衍宸,朝前方努努嘴,示意他说话注意点分寸。

    薄衍宸不以为然地将小妻子搂在怀里,“合法夫妻,没事儿。”

    黎欣彤眼前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谁也没说他们不是合法的呀。

    挣脱不了他的怀抱,黎欣彤只能僵着身子,直到车子到达目的地。

    到了警局,黎欣彤和薄衍宸分别被带去做了笔录。

    由于现场的情况比较复杂凌乱,除了他们夫妻两个,其他人都是晕的。警方不能按照两人的口供定案。要等待本案的另一位重要证人薄景宁的笔录做完后,将所有人的笔录综合起来,才能定案。

    薄景宁还在医院,警察已经亲自赶过去为她做笔录了,所以时间没有那么快。

    按照程序,薄衍宸和黎欣彤的笔录做完后,暂时不能离开警局。夫妻二人倒也十分配合警方的工作,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

    由于薄衍宸的身份特殊,警局也不敢怠慢。把他和黎欣彤安排在单独的会客室里等候。

    “阿宸,是你报的警吗?”黎欣彤问。

    薄衍宸摇头:“没有,我只告诉了薄氏的副总秦淮,也许是他报的警吧。”

    “哦。”黎欣彤点头,“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去报警。”

    薄衍宸挑眉:“我为什么不能报警?遇到绑架这么大的事儿,报警不应该吗?”

    “报警是应该。”黎欣彤说,“可不应该由你来报。毕竟,以你和薄景轩之间紧张的关系,如果你报警的话,会落人口实,说你想借刀杀人。我猜想,你应该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尴尬境地。”

    薄衍宸看着她,缓缓地笑起来,“你……还真是了解我诶,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黎欣彤气的打了他一下:“去你的!你才是蛔虫呢!”这男人会不会比喻啊?居然把她比喻成蛔虫?丫的,见过那么美的蛔虫吗?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秦淮会选择报警。”薄衍宸说,“我以为他会先和薄景轩的母亲和奶奶商量。毕竟,这么大的事儿,他一个外人没法做主。”

    “你以前不是说过,秦淮是薄老爷子身边最得力的助手,最靠谱的人吗?怎么这次他会那么没脑子?”黎欣彤有些生气。他一报警,岂不是陷薄衍宸于不义?

    “这个……我也不清楚。”薄衍宸说。

    “幸好这次没出人命,否则,你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黎欣彤心有余悸,“这个秦淮,真是不靠谱!”

    薄衍宸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这事儿,他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次他真的所托非人吗?

    “对了,阿宸,你怎么一下就猜出绑匪是罗勇啊?”这个问题黎欣彤早就想问了,“真的是只听他的声音就猜出来了吗?可是你见过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凭着一句话就能分辨出谁是谁。况且还是在这么紧张的环境下。你会不会太神了点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