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48章 喜欢你野蛮又可爱的小模样

    薄衍宸淡淡一笑:“如果锁定了目标,再听声音,自然能判断出来。”

    “锁定目标?”黎欣彤惊讶道,“难道你早就怀疑这事儿是罗勇干的了吗?”

    “那倒不是。”薄衍宸说,“只是分析了一下觉得事有蹊跷。和一般的绑架套路不太一样。可能是直觉吧。也可能因为忆同曾经被绑架过,所以我才特别敏感。”

    黎欣彤心头蓦地一紧,情不自禁地握住他的手:“忆同被绑架的时候,你一定特别害怕,特别绝望吧?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私自行动,让你担心。”

    薄衍宸摸了摸她的头:“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吓我了。嗯?”

    “嗯。”黎欣彤点头:“再也不会了。哦,对了,你怎么会那么快找到那间仓库的呢?”记得那个电话打了一半就没电了。她还没来得及说出仓库的标号呢!

    薄衍宸把怎么遇到薄景宁的过程完成的叙述了一遍。黎欣彤听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什么?你说是芮特助把景宁给开瓢儿了?”

    “嗯。”薄衍宸点点头,“打完后晕了一会儿就醒了,根据他扇文涛那两巴掌的力道来看,我估计她伤的应该不是很严重。”

    黎欣彤的嘴角抽搐的厉害,“怎么景宁还会打人?”

    “嗯。我也没想到她那么能打。”薄衍宸说,“好像练过功夫似的。”

    “不能吧。”黎欣彤还是不信,“在我记忆里,景宁的性格似乎比我还要温和胆小,平日里看到一只蟑螂都会尖叫半天。怎么也不像会动手扇人耳光的啊,而且对方是男人,还一扇就是两个。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薄衍宸不以为然道,“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越变越野蛮吗。”

    噗!黎欣彤差点喷出来,“你胡说什么啊,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吧?”

    “不,现在改了。”薄衍宸一本正经道,“你看看你不就是吗?以前的你,敢拿着铁棍把绑匪给开瓢儿的吗?”

    黎欣彤呆了呆,她除了把绑匪开瓢儿了之外,好像还干了别的。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得坦白。”黎欣彤说。

    “什么?”

    “薄景轩之所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是我教唆罗勇打的。”黎欣彤的声音低低的。

    饶是见多识广的薄衍宸,此刻都有些无言以对。

    教唆打人!!他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况且被打的人还是薄景轩,她曾经的未婚夫。

    要不是她自己坦白出来,他还真不相信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野蛮?”看他不说话,黎欣彤心里更加没底,弱弱地问了一句。

    薄衍宸认真地点点头,“嗯,是野蛮。”

    黎欣彤幽幽怨怨的看着薄衍宸。

    完蛋了!她野蛮的悍妇形象就这样在自己心爱的男人心目中树立了。

    请问,这形象还能扭转吗?

    她一脸呆萌的样子甚是可爱,薄衍宸忍不住捏了捏女人柔嫩的脸颊,“不过,我就喜欢你野蛮又可爱的小模样。”

    黎欣彤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你又拿我寻开心。我现在担心的不得了。”

    “担心什么?”薄衍宸不解。

    黎欣彤咽了咽口水:“刚才做笔录的时候,警察问我,薄景轩的伤是不是罗勇打的。我……”

    薄衍宸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你该不会和警察说实话了吧?”

    “没有没有。”黎欣彤猛摇头,“我才没那么傻。我当然不会把自己供出来。而且……他本来就是罗勇打的嘛!”

    小女人义正言辞推卸责任的模样让薄衍宸忍俊不禁,“既然这样,那你还担心什么?”

    “当然担心啦。”黎欣彤说,“万一薄景轩醒过来向警方举报,说是我教唆打人怎么办?他这人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

    “别担心。”薄衍宸显得很笃定,“这么丢脸的事儿,我猜他也不会说。况且,这次绑架是他自己惹祸上身。他和罗勇之间的那个协议,恐怕已经瞒不住了。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老头的质问。大概没有精力来对付你。”

    听他这么说,黎欣彤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薄衍宸看她如释重负的样子,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怕?”

    “因为他该打呀!”黎欣彤义正言辞道,“我是替景宁抱不平。他明明知道绑匪就是罗勇,居然还让自己的亲妹妹以身犯险,实在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妻子义愤填膺的模样让薄衍宸的思绪渐渐飘远。

    当年,正是因为她爱憎分明的性格才吸引了他,让从不相信爱情的他无法自拔地坠入了爱河……

    正在这时,会客室的门被推开了,谢队长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二位久等了。我们派去华川医院的民警已经为薄景宁小姐做了笔录,对照二位之前已经做好的笔录,案情已经基本查清楚了。犯罪嫌疑人罗勇也已经醒了,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所以,你们的嫌疑已经排除了,可以走了。”谢队长有些抱歉地说,“谢谢你们对我们工作的配合和支持。”

    “谢队长,你客气了。”薄衍宸微笑着,“这没什么,配合警方工作是我们作为西城市民应尽的义务。”

    “谢谢。如果全西城的市民都像你们这样的高素质,我们当警察的就轻松多了。”谢队长还从来都没遇到过这么好说话的人呢。

    这些年,他在办案中也遇到过不少颇有地位和身份的人。如果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就算不闹腾,口气和心情肯定也不会好。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也许就在这儿吧。

    “那个……谢队长。不知道罗勇伤的如何?”黎欣彤问。

    谢队长愣了一下,“怎么他绑了你,你还关心他的安危?”

    “额……”黎欣彤尴扯了扯嘴角,“当时情况紧急,我下手也没个轻重,看他流了那么多血……”

    “他没事,你打中的不是要害,只是头被打破,缝了十几针。”谢队长轻描淡写道,“你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会被追究责任。不用紧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