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49章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黎欣彤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罗勇绑了她,可毕竟没伤害她,要不是为了救薄衍宸,她也不会下狠手。

    “那……薄景轩呢?他伤的怎么样了?”黎欣彤问。

    不管怎么样,薄景轩会被打的那么惨,都是她挑唆罗勇的。万一他要是有个好歹,她心里也挺过意不去。

    “他?”谢队长叹了一口气,“他就伤的比较重了。头上挨了几棍,有轻微脑震荡。最严重的还是在身上,肋骨被打断了两根,恐怕得在医院躺上好一阵子呢。”

    黎欣彤:“……”

    完蛋了。果然男人和女人的力气还是不能同日而语。

    罗勇打的那几下子看来真的是往死里打了。

    薄衍宸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小妻子,怕谢队长看出端倪来,忙说:“谢队长,如果没什么事儿,我们先走了。”

    “嗯,好。二位慢走。”谢队长将门打开,送夫妻俩出门。

    一直到坐进了车里,黎欣彤还没回过神来。

    “彤彤,怎么啦?”直到薄衍宸俯身帮她口安全带,黎欣彤才终于反应过来。

    “没,没有。”黎欣彤的眼神躲闪,“那个……阿宸,我们现在要去哪儿?是去医院吗?”

    薄衍宸挑眉:“怎么?想去看看薄景轩?”

    “没有,我才没有想去看他呢。”黎欣彤慌忙否认道,“景宁她不是受伤了吗?我是想去医院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

    薄衍宸勾当然知道这并非小妻子的真心话。可他却并不打算点破,勾唇道:“好。我们去医院。”——

    华川医院。

    芮文涛刚刚送走为薄景宁做笔录的办案民警,回到病房,就看见薄景宁正要下床。

    “喂……薄小姐,你想干什么?”芮文涛飞奔到病床前,摁住薄景宁,不让她下床。

    “放开我!”薄景宁甩开芮文涛的手,没好气道,“我想干什么管你什么事儿?”

    芮文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薄少吩咐我,要好好照顾薄小姐您。所以,不敢有所怠慢。”

    “哼!照顾我?”薄景宁冷哼一声,“我头上的伤是谁打的?是你!!现在假惺惺地说来照顾我,我才不用你照顾呢,你给我出去!”

    芮文涛皱了皱眉,得,果然是薄景轩的妹妹,那么蛮不讲理!

    不过,就算心里再气,他也不会赌气一走了之。Boss的命令不能违抗,就算咬着牙也得完成任务。

    “薄小姐。把你打伤这件事儿,我真的很抱歉。当时情况紧急,我以为你是……”

    “好了好了,别解释了。芮文涛还没解释完,薄景宁就不耐烦地打断他,“你这个说辞,我都听了n遍了,你烦不烦呐!能不能换点新的?没见过男人比你还啰嗦的!”

    芮文涛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忍耐。

    “薄小姐,抱歉,语言表达能力不是我的强项。我是真的对打伤你的事情很抱歉。您所需的医药费,误工费包括后续的一切费用,都将由我承担。如果你的额头因此留疤,整容费我也会负担。”

    薄景宁听完,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来说去都是费用的问题,这就是你的诚意吗?”

    芮文涛愣了愣,不知道除了费用之外,还需要什么诚意。

    “本小姐根本不缺钱,也不稀罕你那点小钱。”薄景宁一副财大气粗的傲娇样,“本小姐受的伤,岂是赔点钱就能了事的?”

    芮文涛按着发疼的太阳穴,他最烦这种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了,天生的优越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请问薄小姐,您打算怎么样?”

    薄景宁冷嗤一声:“很简单,本小姐要告你。”

    “告我?”芮文涛吃了一惊。

    “是啊。你打伤我,我不应该告你吗?”薄景宁反问。

    “我打伤你,算是假想防卫,最多算是过失伤害,不够量刑的。你最多只能提起民事赔偿。”芮文涛耐着性子分析法律问题:“到时候法官判决下来,还不是赔钱了事?反正我已经答应陪你钱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要带头为国家节约司法资源。”

    薄景宁的嘴角抽搐得厉害。本来她只想耍耍大小姐脾气,逗逗芮文涛。

    谁让他那么可恶,不分青红皂白就打破了她的头。

    她从小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万一真的破了相,让她还怎么活?

    可她只说了一句,他倒好,一大段一大段的话在那儿等着她。

    真没见过比他还啰嗦的男人。

    “难道受过高等教育,就不可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了吗?”薄景宁反问道,“既然都是让你赔钱,我觉得还是法院的判决更加让我信服。有了法院的判决书,我比较安心。”

    芮文涛为之气结:“说白了,你就是不相信我咯?觉得我会赖账?是吗?薄小姐,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助理,一个月的薪水也许还不够买你身上的一件衣服。可是,你不要看不起人。你放心,就算我不吃不喝,也会把该赔偿你的钱赔给你。”

    顿了顿,他接着说,“我虽然穷,可却是一个守信用的人,这点薄少可以替我证明。如果你还不信,可以让薄少把我每个月的工资打到你的账户。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

    芮文涛说到最后,声音有些激动,音量不自觉的高了许多。

    薄景宁怔了怔,看样子他好像生气了诶。啧啧啧,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好小气的男人。

    薄景宁在心里腹诽着。

    不过芮文涛最后的那段话对她还是有些触动。她不是不相信他,更不是看不起他。只是,她有些受不了他执拗的性格。

    她是千金大小姐,从小到大,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爷爷、爸爸、哥哥把他捧在手心里宠着,身边的追求者对她也是百般迁就。她已经习惯和男人这样的相处方式。

    可偏偏眼前这个男人却一味的和她唱反调。她心里气不过,想要捉弄他,想要让他向自己低头。

    不想却伤了他的自尊。

    然,她真的是无心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