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51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于是,薄景宁认定,黎欣彤是因为认识了薄衍宸后,才开始慢慢疏远薄景轩的。

    黎欣彤摇头:“不是的。我和你哥分手后,才认识你小叔的。”

    薄景宁的视线在黎欣彤和薄衍宸的脸上来回移动,半晌突然摇起头来,“不对不对。你不是说你才出狱没多久吗?就算和我哥分手了,也不至于那么快就爱上别的男人,甚至结婚的呀。你和我哥谈了那么多年恋爱都没结婚诶……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黎欣彤会选择薄衍宸,这一点薄景宁还能够接受,可两人才认识没几天就闪婚,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说,这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属于头脑发热就冲动的人啊!况且,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那么草率行事呢?

    这个消息太突然太劲爆,她一时难以接受。

    “景宁。我没有骗你。我已经和阿宸领证了。”黎欣彤耐心地解释道:“我们认识的时间是不长,可结婚的快慢和恋爱的时间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我们一见钟情,彼此觉得合适,就选择结婚了。”

    黎欣彤的解释中规中矩,合情合理。

    结婚契约的事情,是她和薄衍宸之间的秘密,当然不能对外说。

    至于薄景轩出轨的事情,既然已经分手了,她也不想对前任横加指责。

    “欣彤姐。你和我哥谈了三年多的恋爱,三年多的感情呐……我没想到你是那么容易移情别恋的人。”薄景宁涨红着脸,语气有些不善,“我小叔是很优秀。可这世上优秀的男人多了去了。难道你每看见一个就要去爱吗?”

    黎欣彤怔了怔,她知道薄景宁一定是误会了,“景宁,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她刚想开口解释,就被薄衍宸制止了,他面色沉凝:“景宁。我和彤彤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在这件事情上,她并没有做错什么,更没有义务向你作出解释。在名义上,她现在是你的长辈。你没有资格用这种质问的口气和长辈说话!”

    “长辈?”薄景宁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呵呵地冷笑起来,“小叔,从前,我叫你一声小叔,是对你的尊重,但并不表示你可以用长辈的姿态来教训我!她抛弃了我哥,那么快就找了新欢。我可不承认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是我的长辈。”

    黎欣彤震惊地退后一步,没想到一直和她亲如姐妹的薄景宁会用“水性杨花”这么严重的字眼来形容她。这让她很受伤。

    “薄景宁!!住口!你实在太过分了!”薄衍宸怒了,他不允许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在这儿骂人,你和泼妇有什么两样?呵!这就是薄家教育出来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阿宸,别说了,算了。”黎欣彤拉了薄衍宸一下,“景宁,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没想到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多的话不说了,最后说一句,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哥。”

    说完,牵起薄衍宸的手:“阿宸,我们走吧。”

    “哎……”薄景宁可能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太重了,还想说什么补救补救,可薄衍宸已经牵着黎欣彤走出了门,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芮文涛也跟着走了出去。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来,看着薄景宁,严肃的开口:“薄小姐,你真的误会我们夫人了。”

    “嗯?”薄景宁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我们夫人没有对不起你哥。”芮文涛说,“相反,是你哥对不起她。”

    薄景宁听得糊里糊涂:“什么意思啊?”

    “夫人在狱中服刑的时候,你哥在外面风流快活,和夫人的妹妹黎筱筱搞在了一起。夫人出狱的当天,正巧将他俩捉奸在床。这还不算,你哥竟然还……”芮文涛说到这儿,已经气愤地说不下去了。

    薄景宁震惊地不行,贝齿都快把嘴唇给咬破了,“我哥还做了什么?快说呀!”

    看她急不可耐地样子,芮文涛叹了一口气,把薄景轩差点强暴黎欣彤并联合黎筱筱拍下视频的事情,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他觉得这事儿没必要瞒着薄景宁。

    薄景宁的眼中氤氲着水汽,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一缕鲜血从唇间溢出,可她却顾不得疼,“芮特助,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以前,她只觉得薄景轩这人爱玩,做事吊儿郎当,大少爷脾性严重。可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哥哥居然会作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更何况对象还是自己的未婚妻。

    “我有必要骗你吗?”芮文涛没好气道,“就算我要骗你,也不会拿我们夫人的名誉做赌注!”

    薄景宁心虚地看了他一眼,不敢再有所怀疑。

    “那我……我岂不是错怪了欣彤姐了吗?”薄景宁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刚才那么骂她,她一定不肯原谅我了。”

    芮文涛叹了一口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我们家夫人的人品有目共睹。你和她认识那么多年,还不如我认识他没几天。哎……让我怎么说你呢!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大概也只有我们夫人这么大度的女人能忍受,换了别人,早就抽你了!”

    “呜呜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薄景宁忍不住哭起来,“我无心伤害她。我……我只是接受不了她和我哥分手的事实。说到底,我只是……只是太想让她当我的大嫂了。我不知道原来真相是这样的……都怪我哥,这个坏蛋……他害死我了啦!!呜呜呜……”

    芮文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真是搞不懂女人的心思。舍不得这个嫂子,又为什么要出口伤人呢?难道这样,自己心里就能好受点吗?

    “好了。你也别太伤心了。”芮文涛看她哭,心里也不是滋味,安慰道,“俗话说不知者不罪,我们夫人大气得很,不会和你一般见识。”

    噗!这人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薄景宁在心底翻了翻白眼。

    芮文涛接着说,“她没法成为你的大嫂,但是她却成了你的小婶婶。兜兜转转,你们俩还是亲戚。这叫什么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