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55章 你到了地下还在恨我吗?

    “借刀杀人?”薄修睿的眸子变得深沉起来:“什么意思?”

    吴美姿咬了咬唇:“他一直把景轩当成了最大的劲敌。绑匪放话出来说,如果报警就要撕票。他便抓住了这个最好的契机,想借着绑匪的手,除掉景轩。”

    看薄修睿不吭声,吴美姿觉得不下一剂强心药是不行了,“爸,这次是因为景轩命大,侥幸逃过了一劫。我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简直防不胜防!万一还有下次,可怎么办才好?这事儿您可要替我们娘儿俩做主啊……薄衍宸,他自以为做的滴水不漏,其实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是景轩的小叔呀,竟然为了争权夺利,想要侄子的命……”

    她越说越激动,却没有注意到薄修睿的脸色越来越差。安惠瑛朝她使了好几个眼色,她愣是没看见。

    “住口!”薄修睿再也听不下去了,大吼一声,吓得吴美姿立即闭了嘴。

    “你这个没脑子的混账东西,情况都没了解清楚,就在那儿乱吠。你还有没有一点薄家少奶奶的样子!简直像个市井泼妇!”

    吴美姿不服气:“爸。我说的都是事实!”

    “闭嘴!”薄修睿狠狠地瞪着她,“你口口声声说是阿宸报的警,我问你,你有证据吗?”

    吴美姿动了动嘴,似乎真的没什么证据证明报警的人是薄衍宸。“可是……景轩被绑架的事情知道的人只有那么几个,除了他,我想不到其他人了。”

    “愚蠢!”薄修睿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如果阿宸想要报警,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去通知秦淮。这不是更加遭人怀疑吗?他大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选择偷偷报警,岂不更好?这样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来。你不要什么脏水都往阿宸身上泼。你以为你儿子是个什么好东西?”

    听薄修睿这么说,吴美姿不干了,“爸,您怎么能这么说景轩呢,他可是您唯一的孙子呀!”

    薄修睿冷哼一声:“如果不是看在我他是我孙子的份上,我早就把这个混账东西给赶出去了。刚才夏局长打电话给我了,他告诉我,案子已经查清楚了。绑匪是因为景轩欠了他钱,不得已才把他给绑架了。”

    “怎么会?”吴美姿不相信,“堂堂薄氏总裁怎么会和绑匪借钱?爸,您是不是弄错了啊?”

    薄修睿阴鸷的眸子一瞪:“怎么可能弄错?绑匪是苏氏集团的副总罗勇。当初景轩说服罗勇放弃城东的那块地,承诺给人家1200万,可后来地没到手,他就变卦了。罗勇被高利贷追杀,铤而走险也很正常。事情是你儿子自己惹出来的,说句难听的,他就是活该!作死!”

    “怎么可能?”吴美姿拼命摇着头,“景轩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而且您不是说景轩欠了绑匪1200万吗?为什么绑匪要的是两千万?”

    “高利贷懂吗?利息一天翻几番都正常。利滚利,1200万变2000万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连我说的话都不信了?”薄修睿简直快被自己这个蠢到家的儿媳妇给气死,“这些事情没人冤枉你宝贝儿子,他自己都已经承认了!还会有假吗?”

    吴美姿张了张嘴,不敢再有所怀疑,可她却不甘心:“可……景轩这么做也是为了得到城东那块地,说到底也是为了公司呀!”

    “呵!为了公司?”薄修睿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冷笑起来,“是不是为了公司,他自己心里清楚。算了,生意上的事情,我也懒得和你废话!”

    薄修睿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安惠瑛立即走过去,帮助他按摩。

    “美姿,你先回去。老爷要休息了。”说着朝吴美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离开。

    吴美姿却不愿意走,“爸,那……景轩这次的苦就白吃了吗?从小到大,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罗勇都已经被抓了,接下来就是走法律的程序,等待法律的制裁。难道你还想动用私刑不成?”薄修睿没好气道,“这次的事情也是给景轩一个教训。让他别自以为是,做人做事老老实实的好,老想着走歪门邪道,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这次算他命大,如果他还不改改自己的毛病,我看,下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美姿撇撇嘴,心里十二万分的不服气,可嘴上又不敢多说。

    薄修睿睨了他一眼:“怎么?还不服气?夏局长说了,这次多亏了阿宸及时赶到,和绑匪周旋斗智斗勇,拖延了时间,才能使得警方的救援如此顺利。你不感谢人家也算了,反而在这里恶意中伤,你真是……”

    薄修睿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这个儿媳妇了,他后悔当初怎么会同意让这样的蠢女人嫁进来。

    “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好在有惊无险,景轩这次也知道厉害了,相信他以后会有所收敛的。”安惠瑛打圆场道,“对了。景宁呢?她不是受伤来医院了吗?”

    吴美姿说:“哦。她还在病房里输液,一会儿就让她过来看您。”

    “嗯。”薄修睿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是景宁这丫头有情有义,一听哥哥有难,马上出钱出力,有担当,有胆识,还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如果景轩有他妹妹一半懂事,我就安心了!哎……可惜她是个女儿身……要不然……”

    后面的话,薄修睿没有说出口。如果薄景宁是个男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薄氏传给他。

    薄修睿长叹一声,缓缓闭上眼睛。

    最近,烦心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接踵而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孙子不争气,天天给他惹出幺蛾子来。

    仅剩的一个儿子不仅不肯认他,还和他对着干。

    今天秦淮和他汇报,薄衍宸不肯接受和解,一定要对簿公堂。

    他真心好累。

    不知道自己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要这样惩罚他!

    苏暖……你到了地下还在恨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