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第282章 你真的没救了

    莫双双很少用这种正经的口气说话,黎欣彤收起了笑容,“关于我的?到底什么事儿?”

    “欣彤,上次你让我去打听的那件事儿……”莫双双说到这儿,顿住不说了。

    黎欣彤当然知道那件事儿指的是什么。

    这几天她忙着公司的事儿,又加上昨天闹了一回绑架,老早把让莫双双帮助查生育记录的事儿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现在看莫双双欲言又止,心里立即有种不好的预感。

    “双双,是查到了吗?”黎欣彤尽量克制住紧张的心情,“没事儿,你说吧,我听着。”

    “我让瞿师兄去查了。”莫双双顿了顿,接着说,“他刚刚给我回音。全市所有登记在册的医院都查过了,没有你的生育记录。”

    “怎么会这样?”黎欣彤不敢相信似的瞪大了眼睛,“你确定瞿医生没有漏查?”

    既然上次检查的时候,确定她曾经生育过,怎么可能查不到生育信息?

    “不会漏的。”莫双双说,“瞿医生和卫计委的领导很熟,他是通过全国联网系统查的,不可能有遗漏。除非是……”

    “除非是什么?”黎欣彤问。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当时生孩子的时候,去的是不合法的黑诊所。另一种是……你根本就不是在国内生的孩子。”莫双双说。

    黎欣彤愣住了。

    这两种可能对于她来说,似乎都不可能

    先说第二种吧。她从小到大根本就没出过国,更不可能去国外生孩子。

    第一种嘛。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黑诊所生孩子?她还没有混到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的地步。

    除非这个孩子是在非正常的情况下怀上的,说句难听的,她生孩子的事情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能被众人接受的。

    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然!黎欣彤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段缺失的记忆,怕是永远都找不回了。

    “欣彤,欣彤,你在听吗?”莫双双看她长时间不回话,有些担心地叫了她几声。

    “我在。”黎欣彤回过神来,“双双,谢谢你,我知道了。”

    “欣彤。你别太担心。”莫双双安慰道,“我寻思着吧,也许是体检的那个医生诊断错误。不如改天我带你去别家医院,找这方面的权威医生,再重新检查一次。”

    黎欣彤嗯了一声,“好。”

    挂掉了电话,黎欣彤的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

    真的是医生诊断错误吗?西城妇保院是全市最好的妇产科医院。薄衍宸预约的那个体检是该医院最贵的体检,用的是最先进、最昂贵的仪器,配备的自然是最好的医生。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误诊的话,那么她只能说,自己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之前,她在脑海中设想过各种各样可能的情形,却唯独没有猜到会是查无此消息这一种。

    虽然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但黎欣彤却觉得比起查不到,她宁可查到的是不好的消息。

    最起码,她能顺着这个消息查到自己失忆的那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现在……似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黎欣彤一屁股跌坐在座位上,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华川医院的vip病房里。

    薄景轩正躺在床上直哼哼。断了肋骨可不是小伤,痛得死去活来。他从小就娇生惯养,怎么经受得住这样的痛?

    薄修睿沉着脸坐在病床边的沙发上,一言不发。安惠瑛则坐在他旁边,心里虽然心疼孙子,可行动上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痛!痛!痛死了!”薄景轩试着动了动身子,立即痛的大呼小叫起来。

    “哎呀!景轩,你没事吧?”一直守在病床边的吴美姿像是触电般地站起来,焦灼的视线在薄景轩身上来回扫视,在确认了儿子只是翻身牵动了痛处,才总算松了一口气,责怪的口气道,“你这孩子,医生让你别乱动,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呢?

    薄景轩立即不耐烦地打断道:“妈,我都快痛死了,你能不能别啰嗦了?”

    “你以为我喜欢啰嗦?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让我省点心,行不行?早就和你说了,别去招惹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你看看你,好好的一个人,伤成这样。呜呜呜……”吴美姿看着病床上五花大绑,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儿子,刚刚止住的眼泪又不停地往下流。

    薄景轩烦透了母亲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好了!妈,你有完没完?我又没死,你哭个什么劲?”

    “放肆!混账东西,有你这么和自己的母亲说话的吗?”薄修睿突然大声吼道,一直沉默不语的他实在听不下去了。

    薄景轩委屈的看了薄修睿一眼:“爷爷,你不也总嫌我妈哭哭啼啼的烦人吗?”

    薄修睿冷哼一声:“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弄得全家不得安宁,你还有脸在这儿说话?”

    “我有什么错?”薄景轩义正言辞道,“我被人绑架,受了伤,我是受害者!”

    “受害者?”薄修睿目光阴鸷地看着他,“你别在那儿装无辜。好端端的,人家干吗要绑架你?为什么不绑架我?呵!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你和罗勇的那些勾当我不知道?要不是你把罗勇逼上了绝路,他会铤而走险吗?”

    “爷爷,你怎么帮着一个绑架犯说话?”薄景轩不干了,“我是你的亲孙子诶!再说了,我当时和罗勇的那个交易,也完全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要不是那块地被薄衍宸这家伙给中途截胡了,我早就把钱给罗勇了,也不会有这次绑架的事儿了。说到底,这全都是薄衍宸的错!是他,是他总是和我过意不去,处处和我作对。他恨不得我死……”

    “住口!”薄修睿厉声打断他,“直到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在一味的推卸责任。这次要不是阿宸赶到救了你,你恐怕早就被罗勇给打死了。你不知感恩,反而还诋毁污蔑他,你真的没救了!”
Back to Top